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2012年8月31日 更新

他们一级一级下去,进入了一个海拔在两千米左右的山谷,那是雪山中非同寻常,满是绿色的山谷。

年轻人看到了农田、溪流,还有很多白色的石头房子。这就是康巴落人生活的地方,一共有一百九十多户,大部分都是藏民。

蓝袍人将年轻人带进了最高的大土司的房子,献上哈达的人告诉他,这里已经没有大土司了,上一任吐司离开后留下了一个命令,让他们等待下一任土司的到来,他们却一直没有等到。

年轻人看到了主位的毛毡后面挂着的土司画像,年轻人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董灿的画像。董灿竟然是这里的土司?他有一丝意外,盯着看了很久。这个董灿,和他有着相当特殊的血缘关系。

接着,献上哈达的领头者就在温暖的炭火下对他讲了一个十分离奇的故事。

原来,在所有进出西/藏的脚夫中,有很多人都来自这个隐蔽的地方,但他们并不是受不了这里的环境而离开这里,而是康巴落安排出去的。

真正懂得如何跋涉无人区雪上的,只有康巴落的人,因为他们知道一条雪上密道,就算是来暴风雪,这条密道也只是至多埋没他们的小腿。

这些出生在康巴落的脚夫,一直在做他们的土司交代的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就是等待一个要进入雪山的汉族年轻人。

他们的土司说,这个年轻人是他在汉地时的族人,在他离开之后,这个人的到来能帮助解决他们的灾难。在这个年轻人到来之前,这个汉族土司将雪山里的一个恶魔封闭在了一道巨大的青铜门之内,但这道青铜门每隔一段时间必然会打开。

汉族土司离开之前告诉他们,他一定活不到下一次青铜门打开的时候,但好在青铜门打开之前一定会有一个年轻人到达这里,接手他的工作。康巴落人必须保证年轻人能平安到达这里,并且要保证他们所接到的就是这个年轻人。

所以他们进行了一个计划,在等待的这些年里,被脚夫带到这里的汉族人有很多很多,但经过他们的测试,发现都不可能是董灿说的那个人。最后,是洛丹找到了最有可能的一个,所以徳仁喇嘛召集脚夫的时候,他便自愿参加了。

之前对着年轻人射击的蓝袍藏民叫丹,他是这批蓝袍藏人里伸手最好、最聪明的一个,他来攻击年轻人,是为了测试年轻人是否有好身手。所谓的蓝袍,是指这里成年男性狩猎时必须穿的冲锋衣。

听完这些叙述,年轻人嗯已经喝了四五碗酥油茶,寒冷的天气让他第一次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只能安静地听着,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他们继续说着董灿到达这里的经过,如何当上了土司,如何教他们对付雪山上的恶魔,又是如何离开的。这几乎是另一个故事了。

年轻人明白,所谓的恶魔,很多时候可能并不是字面的意思。董灿和其它几个人是从那个有着巨大球体的深谷出来后才来到这个所在的,其它几个人修整好后就离开了这里,到了外面的世界,拿着那些黄金过着富裕的生活。

而董灿留了下来,在这里进行“对抗恶魔”的事。他应该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才离开,接着把这里的消息带到了张家,但他本人却再也没有出现——后来别人才发现,他住在一个偏僻的喇嘛庙里,一直画着一幅油画。

年轻人了解董灿,虽然身手不如自己,但董灿也是一个相当冷静的人,这样的行为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有什么东西扰动了他静如死水一般的心,使得他心灰意冷。

上一篇:
下一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