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2012年8月30日 更新

年轻人非常听话,这让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他其实对这个年轻人有点好奇,就说是整个墨脱,一个人进雪山,而且是走这样道路的人,基本上没有,这应该都是第一次。这个年轻人,看年纪,看谈吐,都不知道是什么目的,实在让人觉得神秘莫测。

“您像是给外国人做事的?”拉巴休息了片刻,几个人挤在一起,他便问年轻人道,他需要说一些话,在这种疲倦下,如果坚持不住,人很可能会睡过去。

“外国人?”年轻人微微摇头,“为什么这么问?”

“以前雇我们走这些路的,大部分都是外国人,都高高大大的,有金头发的,有白头发的,眼睛有些是蓝的,还有些是绿的,像猫眼一样。”

年轻人不说话,雪沫都沾在他的脸上,看不清楚表情,似乎是在听,又似乎完全不想回答他。静了半响,年轻人才说道:“也是走这一条路吗?”

“走什么路的人都有。”拉巴说道,“每条路都有不同的凶险,不过外国人找的脚夫多,什么东西都想往里运,给的钱也少,而这一条路在这个季节却是少走的,否则,兴许我们还能遇到一个两个其他的人。不过这些路还都不是真正难走的,雪停了一切好办,后面您要走的没路的地方,才真正可怕。我说了,每走一里,我都会劝你一句。”

年轻人没有接话,每次一说到这里,他就不说话了,拉巴心里想着,进来的时间还不够久,只要自己走得慢一些,总有一天他会退却的。这里的环境,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那你为什么要来?”年轻人很久才问道。

拉巴沉默了一下,他想起了家里的孩子,当时为什么要答应那个喇嘛来这里,他是怀着私心的,他并不想继续走下去,只是如果这个年轻人不懂得回头,那他也没有办法。他摸了摸手中的藏刀,要杀一个人太简单了,简单到连刀都用不着。“欠了钱。”他简短地回答道。

这个非常小的动作,立即就被年轻人捕捉到了,但他并没有太过在意。

“我们会有什么危险?”年轻人并没有接着问他,而是问了一个比较实用的问题。

“危险?在这里不存在什么东西危不危险的,我和您说吧,在雪山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您的敌人,太阳、风、雪、讲话的声音、石头,随便哪一样发飙,你就死了。在这里不存在危不危险,整个一切都是危险,还有雪里的各种鬼,死在雪里的人,如果找不到回去的路,就会一直在这里徘徊。”

“鬼?”年轻人似乎听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你们也忌讳这个吗?”

“哪里人不忌讳?”拉巴说道,“只要是活的东西都忌讳。”

“人比鬼可怕得多了,人心看不透。”年轻人说道,“活人还不如鬼呢。”说完他看了一眼拉巴的藏刀。

拉巴有点紧张,心说他是不是看透了什么,迟疑间,藏刀已经被抽了过去,到了年轻人的手里。

“您?”

年轻人把藏刀抛入了身下的悬崖里,“没有用的东西,还是早些扔掉,放在身上,太重了。”

拉巴看着藏刀迅速坠落,撞在石头上弹飞出去,然后消失在雪地里,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狠角色,转头看去,就看到年轻人也在看他,眼神中满是淡然,似乎刚才的事情不是他干的一样。

也罢,在这里,刀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拉巴心想。而且,有刀的也不止一个人,在前路中,总有需要搀扶或者拉扯的时候,那个时候随时可以下手。

风渐渐小了,拉巴脸上刀刮一般的风压慢慢减轻之后,他感觉舒适了很多。接着,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前面的山路上,出现了一些他熟悉的东西。

那是另一队脚夫,正在他们前面走着,距离很远,在刚才的风雪中什么都看不到,如今才有黑点显露出来。

“奇怪了,今年冬天这条路这么吃香?”他自言自语道,在这里不能大声叫喊,也不能对话,因为会引起雪崩。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发现这些脚夫一个都没有动,没有任何的动作,所有的黑点都保持着那个样子。

“他们全部都死了。”拉巴看了半天,忽然说道,“那些是死人。”

那些一定都是死人,而且一定是冻死在了这里,他们就像他们一样,死死地靠在山壁上休息,最终全部冻死,被冰死死地黏在山壁上。

拉巴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他立即站了起来,对其他人说道:“风小了,我们还是继续前进吧。去看看,前面这些尸体,都是哪些人。”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守望的距离:

    人比鬼可怕得多了,人心看不透。”年轻人说道,“活人还不如鬼呢。”说完他看了一眼拉巴的藏刀。拉巴有点紧张,心说他是不是看透了什么,迟疑间,藏刀已经被抽了过去,到了年轻人的手里。“您?”年轻人把藏刀抛入了身下的悬崖里,“没有用的东西,还是早些扔掉,放在身上,太重了。”拉巴看着藏刀迅速坠落,撞在石头上弹飞出去,然后消失在雪地里,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一个狠角色,转头看去,就看到年轻人也在看他,眼神中满是淡然,似乎刚才的事情不是他干的一样。小哥好帅

    回复
  • 刀尸火海:

    就是

    回复
  • 嘟嘟:

    小哥啥时候变得这么爱说话了?

    回复
    • 蓝冰:

      以前爱说,现在不爱说了

      回复
    • 豆豆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明明平时跟吴邪就三言两语,怎么这里变成话唠?

      回复
    • 归灵:

      小哥并非不爱说话,只是不说废话,需要说的就说,不需要说的,撬嘴巴都撬不出来

      回复
  • Chandelier:

    小哥挺会说的嘛

    回复
  •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