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2012年8月30日 更新

  当时他一直以为会看到几个长得比较经典的那种精壮的老外,因为一直以来来这里旅游,想爬念青唐古拉山的都是这样的探险爱好者。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批人却不是那样,来的几个人年纪都不小了,四个男的只有一个长得还结实,其他三个都戴着眼镜,挺着个啤酒肚。倒是两个女的看上去都比较健康。此外随行的还有一个年纪比较小的中国女翻译,据说是在德国的留学生。

  他看着这几个人的体形就觉得够戗,不过当时也不好说什么,带他们上了汽车,路线是拉萨→派乡→松林口→多雄拉山→汗密→背崩→墨脱,能走车就走车,没车就走脚。开始的这一段墨脱的行程倒是没什么,背夫很多。沿途都能休息,进了多雄拉山基本上就能进墨脱了,因为进了山就没退路了,只能一路走下去。

  在西/藏当导游当这种向导不需要太多话,因为很多景色只要随便介绍介绍就可以了,阿噶就负责带路和联系休息点的事情,他跟在队伍里,看到有名的山就指着喊一声,几个老外就赶快拍照。一路倒不见他们有什么疲态,看来这几个人没他想得那么没用。

  比较痛苦是进山的头五小时,因为下午的天气变化很大,所以他们必须赶在中午过多雄拉雪山,那段他走得很郁闷,因为德国人不太合作,老是坚持要停下来拍照耽搁了不少时间。

  最后,从出发到进入墨脱他们约定好的落脚点,大概用了八天时间,走得算慢了,按照合同他们会在墨脱待一个星期,然后徒步穿越。这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休息的当天晚上,那个女翻译就带着一个老外来他们房间找他们,说想商量事情。

  他一开始以为他们想换路线,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谈钱不是他的强项,没想到他们拿出了一张墨脱的地图,指了一个位置,问他能不能带他们去那个地方。

  他对墨脱很熟悉,一看他指的位置,就发现那是雅鲁藏布江边的一个门巴山区,那里不是旅游区,但也有很多游客去,因为那里有一个很大很古老的喇嘛庙,它建在山腰上,不过不对外开放,过去只能在山下取远景拍照。

  接着女翻译开了个价钱,因为这本来不算是什么违规的事情,他们当时还松了一口气——一般这样的事情会在设定行程的时候谈好,到了墨脱再提出来,很少有人会这么干,因为只要他们心黑点,这时候就可以提一个很高的价格,他奇怪就奇怪在这里。

  当时只能考虑也许是这几个老外临时起意或者是入藏的整个行程比他们想的要轻松,所以他们想加大一些难度。

  这一点其实他也有点佩服这几个人,因为他们的体形实在不像那种运动细胞非常发达的人一但这一路过来却看不出一点疲态。阿噶还用英语夸过他们:“屎壮,尾锐屎壮!!”

  不过事实上他们现在也是刚进入墨脱,如果要去那个喇嘛庙,走的就不是旅游路线,那也意味着没有那么多脚夫会在路边等你。这是相当麻烦的事情,因为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很可能多余的装备就要他们来搬,甚至有可能要抬人——他才一米七七,那些老外都有一米九左右,他是打死也背不动的。

  他把这个情况和女翻译说了,表示如果要去那个地方,必须雇用专门的脚夫,这点钱是不够的,现在是旺季,脚夫比较吃香,现在的这批很多都是从四川过来,不太好谈价钱。

  双方开始讨价还价,德国佬显然在之前做过功课了,咬住那个价格不放,还做出非常愤怒的样子,威胁他们如果不答应就终止合同投诉他们。

  他和阿噶互相看了看就大笑起来,心说你都在墨脱了还和我玩这个.笑完站起就走,出门他就对那个目瞪口呆的女翻译说:“我们吃饭去,反正价格就是我们提出的那个.你们考虑完了再来找我们,要中止合同.那就不要来找我们了,自己想办法出去吧。”

  这不是讹诈.事实上确实那德国佬给他们的价格也能走成,但他们会吃力很多。他一向认为在西/藏干这行是刀口上的活儿,特别是走墨脱,来回过雪山确实十分的危险.所以收多少都不算贵,而且雇的脚夫越多越好,这也是对客人负责,来这种地方还省钱,不如在家里看探索频道的实在。

  他们去了当地的旅游酒吧,喝了几罐二十元的啤酒,女翻译就过来,说要和他们讲道理,说老外那个价钱是他从网络上那些游记里抄来的,他们给出的价格比老外抄来的高了一倍,他肯定会认为他们在讹诈他,这没有道德。

  他听了心里就郁闷,现在网络上的游记太多了,但往往很多游客把帮忙和雇佣搞混了,藏民是很好客和热情的,特别是那些单身进来进行生命体验的女孩子,在一些危险的地方,藏民都会来帮你背东西或者带路,让你早点通过。很多人就以为这是包揽生意,最后塞点钱感谢,人家认为是礼物,不要是下你面子,就要了,结果那些人回去就在网络上胡吹,殊不知人家完全是看你面子,有很多地方要不是碰巧碰上,就你想雇别人,再多的钱人家也不肯去。

  他这是大实话,酒吧里有很多的导游和游客,听了都附和他。那女的一看大概也觉得确实就这样,后来就回去和那几个老外说了,那价格就算定了下来。不过老外也实在,后来还和他道歉,倒搞得他不好意思。

  这事情拍板后,他和阿噶定了一下路线,就准备第二天出发,这样回来之后还有时间休息一下,再进行接下来的行程,因为还需要爬雪山,否则这么高强度的徒步旅行,他们自己都吃不消。

  这便是他第一次去到吉拉喇嘛寺,去了之后变喜欢上了那个地方,后来变在喇嘛庙下开办了自己的小饭店,再之后饭店倒闭,变成了锅炉房。但是,当时进入这个喇嘛庙的经历并不愉快,因为几个老外想偷偷的潜入寺庙之内,被几个喇嘛请了出来。

  德国佬由此迁怒于陈雪寒,陈雪寒就是在这次纠纷中和那些喇嘛们交上了朋友,据说,当时德国佬的目的非常明确,似乎本来就有计划,要进入到喇嘛庙中的一间房间,但是失败了,失败之后,后面的行程这些德国佬也没有走,而是直接被送回了机场。

  这件事看上去只是几个自大的老外任意妄为,其实,我在相当长时间之后,才意识到,它使得很多事都发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某某:

    沙发~

    回复
  • Xxx:

    天真在?

    回复
  • 回复
  • 守望的距离:

    哎,又是那股德国实力,藏海花,有的追喽

    回复
  • 程亚:

    我其实是来看第二遍的

    回复
  • 零下七度的长白雪:

    每页留下个脚印

    回复
  • 观后感:

    shit

    回复
  • 呼呼:

    这一章又变成四个男的,两个女的,和一个女学生……….上一章说好的六个人,四男四女呢!

    回复
    • 归灵:

      不允许三叔有笔误的时候么?何必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呢?

      回复
  • 十七:

    。。。。。

    回复
  • 陈浩然的老祖宗:

    啊嘎嘎嘎嘎

    回复
  • 缇雅:

    屎壮 尾锐屎壮……

    回复
  • 风定新月钓丝闲:

    他听了心里就郁闷,现在网络上的游记太多了,但往往很多游客把帮忙和雇佣搞混了,藏民是很好客和热情的,特别是那些单身进来进行生命体验的女孩子,在一些危险的地方,藏民都会来帮你背东西或者带路,让你早点通过。很多人就以为这是包揽生意,最后塞点钱感谢,人家认为是礼物,不要是下你面子,就要了,结果那些人回去就在网络上胡吹,殊不知人家完全是看你面子,有很多地方要不是碰巧碰上,就你想雇别人,再多的钱人家也不肯去。

    回复
  • 盖子:

    屎壮 尾锐屎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爱盗:

    天真呢,这还是以天真为第一人称的吗?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