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戊戌贺岁 · 南部档案 07 劫亲

2018年2月20日 更新

两个人在百乐京大街小巷一路逃命,亏得张千军万马还算熟悉道路,翻茶馆,冲染房,从人家家中翻过,一路冲过一座石桥,后面的人就不再追来,两个人仍旧不敢怠慢,继续往人群里挤去,就发现他们到了一个屠宰的地方,桥的另一边什么都没有,但这一边的河岸全是屠摊子,靠河的廊子梁山挂满了各种扒了皮的野味牲畜。肉腥和血味弥漫着整个河岸。

所有的血水都直接被冲进桥下的河里,带着油脂和内脏的脏水快速被冲走。

“送亲的人似乎对这里有所忌讳,没有追过来了。”小张哥在一个肉摊前停了下来,远远的看着桥的另一边,那些人还看着他们。

“你妈怎么办?”张千军万马想起张海琪,小张哥看着四周的肉摊子,心中觉得有些不安,为何那些人没有追过来,看桥上人来人往,这地方打开门做生意,不像是禁地。他说道:“她绝对比我们快脱身。”一边拉住张千军万马的手,“为什么他们不敢过来,你知道不知道原因?”

“这桥的这边叫做八两界,两边的牙司不合,一群人带着刀过来肯定是不妥的。但他们很快就通知八两界的牙司要人。我们得尽快走。”张千军万马指着前方:“河水今天朝这个方向流,五两界就在下游,这儿的穷人全在五两界,张着网捞河里的内脏吃,河水三天两头变幻流向,五两界的人都是两头跑,那儿没有牙司管。”

于是两人顺着河一路往下,很快过了一段不那么繁华的冷河廊,开始出现无数的吊脚老房子,灯光没有百乐京中心那么华丽,都搭的非常简陋,河中各种树枝插着横网。足有百来只。有木桶带着油灯的人在河里星星点点的。

两个人找了一个河边的煮物摊,就是一口大锅里面什么都有,坐下来。张千军万马就一拍桌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张哥看了看四周,吸了口冷气:“你也是张家人,你听闻族长是个什么样的人?”

张千军万马看小张哥的表情:“这是你的破事,为何扯到族长。”

“刚才那女的,是看到的纹身才停下来马来,他让我救他,我的纹身并不若普通,这个位置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还向我们求救,似乎知道我们是谁。”小张哥说道:“我们初来乍到,这里人如果知道纹身的事情,一定是族长告诉她的。族长无缘无故,和别人说自己的纹身,要么关系不一般,要么就是,被看到的时候说的,那关系就更不一般了。那纹身岂是普通人能看到的,必然是在——”

小张哥做了一个动作:“敦伦时候。但——族长听闻是个寡淡之人,不说男女的事情,连饭都不怎么吃。性情乖张,竟然在这南疆隐居之后,和别人聊聊纹身,敦伦入巷,这地方繁华三千,刚才那姑娘如花美眷,族长吃的一口好菜,行径是个狂徒。”

张千军万马吸了一口凉气,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小张哥继续说:“最离谱的是,这姑娘现在出嫁,还向我们求救,那嫁的不是族长,那就是族长还没被人家家里看上。”

张千军万马若有所思,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神迷离,喃喃道:“原来族长和我一样啊。”

“什么?”小张哥问道,张千军万马立即摇头:“没事,就是觉得,族长肯定很伤心。”

小张哥站了起来,摘掉身上的银饰,对张千军万马说道:“走吧。”

“干嘛去?”

“去劫个亲先,这个女的身上肯定有族长的线索,而且既然是族长的女人,我们肯定要先保下来。”小张哥说道。

评论
  • 第一:

    沙发

    回复
  • 张:

    三叔更的越来越不定时间了

    回复
  • 吴邪:

    族长的女人????小哥的女人???小哥过来,我们来聊聊女人史。

    回复
    • 。。。:

      小哥都不要你了

      回复
  • 稻米:

    我的妈呀!小哥?!。。。

    回复
  • 新年快乐:

    666 点个赞

    回复
  • 大张哥:

    小哥的女人??????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