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戊戌贺岁 · 南部档案 06 百乐京门

2018年2月19日 更新

三个人傍晚进的百乐京城,到处是彩灯,还有人放鞭炮。一问是有人娶亲。

百乐京算是当地一方锦绣繁华的缩影了,一进峒就遇上有人娶亲不算稀奇,汉人将峒里的姑娘娶出峒外叫做拔寨子,姑娘的兄弟连襟都在峒里的各个桥上,过桥就要一盘子金烟土,这种烟土是用金箔包的,回来参上白膏泥,可以兑出六七盘来,是上好的烟团子。百乐京一共有六十几座大大小小的桥,寨子里的人各种哄赶,三十四十座桥是逃不过去的,还有讲究过大关的,姑娘家是当地地主的,必然姑爷所有的桥要全部踩一遍,对于当地汉人来说,是一笔巨资。

但百乐京出美女,峒里的姑娘能嫁出峒的,都是姿色俱佳,而且百乐京的姑娘,每个族的手艺都不一样,但几乎个个都能使刀。外地商贾做的好的,家里几乎都是百乐京的婆娘,骑着马儿,背着银刀,手里的串铃响起来,姑爷一般都穿着长衫跟在后面,拿着算盘。

张海琪进到京里,看到姑娘们如此,开始雀跃起来,小张哥的注意力也终于从张海琪身上挪开了。

这里的姑娘好不避讳人的眼神,小张哥看谁,对方也瞪着大眼睛看回来,小张哥越看越有意思。

烟火气,这种不一样的烟火气,空气中烧柴、饭响、酸汤鱼的酸油,烟火的火药味,油炸的油腻子,小孩子,大人,各色的花枝招展的服饰,银的顶冠。到处是彩灯。

还有酒和烟土。

族长狗日的很会生活么?

想起自己在南洋打鱼,刮鱼泡,看着南洋的姑娘一个个胡子邋遢的。还是南疆好啊。差一个字裆都要烂了。

小张哥回过神来,就发现张海琪不见了。

转头就看到张海琪在一处银饰的地摊边挑东西,“你在做什么?”小张哥就问,心中忽然觉得有些欣慰,总归这还是个女的。

“这里的姑娘不似其他,心里想的都挂在脸上,你看她们,要什么,想什么,眼里都有,想必拿起来也不会手软,老娘看着着实喜欢。”张海琪感慨道:“像我,像我。”

“这个不错,这个也不多,我觉得这三个显脸瘦。”小张哥也蹲了下来挑了三个递给张海琪,此时过桥的队伍就在前头,能看到舞龙的花灯,边上的摊位开始让位。

张海琪笑着看了他一眼:“献殷勤没用的,我是你妈,你少琢磨。”

“我不是给你挑的。”小张哥把银饰贴在自己的额头上,把他的头发拨弄了几下,脸上出现了刚才他看着的几个姑娘的生涩大方的笑容:“我也喜欢这儿,我也要体验一下。”

张海琪看着那几个银饰,贴着小张哥脸上,还真的很好看,他真是给自己挑的。

“我教的好,我教的好。不能当街打儿子。”她按压住心中的不爽。

张千军万马在路边发怔的看着迎亲的队伍,看着姑娘骑着马走过,和他对视,他才松了口气。转身就看到小张哥带着一身银饰,边上的老板们正在围观,都笑的不行。

张海琪一脸正色,“你在南洋呆久了,一脸鱼腥气,哪里像这里的姑娘。”小张哥饶有兴趣的看着手上的铃铛,一抬头,正好和路过的新娘子对上了眼。新娘子愣了一下,一下把马给停了下来,后面送亲的队伍全部停了下来。

一街的人都停了下来,瞬间安静。

新娘子下马,迅速走向了小张哥,小张哥穿着银饰有点不知所措,她来到小张哥面前,在尴尬的维持着刚才风骚动作的小张哥面前,一把扯开他的衣服,看他的脖子下方的纹身。

“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小张哥默默的说道:“姑娘,我妈在,你这样她会误会的。”

那姑娘忽然一口咬下去,咬在小张哥的肩膀上,小张哥疼的大叫,那姑娘低声道:“救我!”

还没说完,小张哥一下条件反射,一个肩膀的梅花桩直接把姑娘撞出去四五米,姑娘头磕在青石板地上,直接晕了过去。

小张哥莫名其妙,看着所有人,所有人也没反应过来,张千军万马走过来,拉住他的手,开始往小巷子里狂奔,几乎是同时,送亲的队伍里所有的姑娘小伙子全部银刀出鞘下马追了过来。

“你干了什么!”张千军万马大骂:“我们进来才一炷香都不到!”

“我没干什么,我就是——”小张哥低头后面一把刀丢过来,“骚了一下!”

评论
  • 张:

    沙发

    回复
  • 穷奇:

    咬我啊

    回复
  • 云灵:

    哇第一次这么近

    回复
  • 前排:

    1~呀

    回复
  • 小张哥:

    我就骚了一下。

    回复
  • 大张哥:

    骚一下也不行!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