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二十四章 结局了

2018年1月15日 更新

我缓缓的走向那个黑影,我为什么会对这个黑影感兴趣,因为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人对于自己还是非常熟悉的,我看到那个影子在雾气中,那应该就是我,但是我看到的我,正在地上爬。

我曾经查到过一些信息,在我的人生中,曾经有一段时间,世界上出现了很多个长的和我相似的人,他们用的是不可逆的易容方式,通过手术的方式,永远变成了我的样子。至今我不知道这么做的用意。也不知道这些吴邪来自于哪个地方。

张海客一直在猎杀这些人,我看到他收集了很多我的样子的头颅,泡在福尔马林里。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为了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差点把我的头割掉。

用脚趾头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有人在用我的脸做一些事情,我最开始推测,可能是汪家人用这种方式在探听三叔和解连环的整个计划的消息。但这种不可逆的易容方式,其实就是现代的整容术。而我也从来没有感知到,有人在假扮我做什么事情,我只是在各种调查中,发现过一张照片和一盒录影带,里面有人长的和我一模一样,做着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我所迷惑的众多时间中,有一条线,一直若隐若现,它不如闷油瓶,张家,青铜门这些万古洪荒的巨大谜团,但我却记忆非常深刻。

我从小学习的字体,瘦金,不似其它人一样,临摹的是古本中的字体,而是一直在临摹一个叫做齐羽的人字体。

这是三叔还是爷爷故意设计的细节,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为甚么他希望我写出别人的笔迹来,我觉得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希望有人会认为,我不是吴邪,我是齐羽。

而外面又似乎有很多人,假扮成了我的样子。

结合在南海王墓中的事情,三叔和齐羽之间,似乎有什么特殊的联系。

但是为什么呢?

我走向那团雾气,慢慢的,我来到一个狭窄的房间里,我看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在地上爬着,在房间的一边,放着一只老式的摄像机。

这个场面我见过,这是文锦寄给我的录像带里的图像。

在摄像机的后面并没有人,但是有一个窗户,我走到窗户的墙面,看到窗户后面站满了人。他们表情非常严肃的看着“我”在房间里爬着。但是我看不清他们的面孔。

我惊讶的发现,我一直以为这个地方是疗养院,但我从窗户看出去,近距离看着墙壁的质地,我发现这里不是疗养院。

这里是十一仓的某个仓房。

我转头去看地上的我,我看到地上的我的手臂上,画着一行字,那行代码我看着特别的熟悉,那是十一仓的货码。

只有十一仓的“货物”,才会有货码。

我看着这个人,浑身的鸡皮疙瘩的都起来,我忽然意识到,这个“我”,竟然是十一仓的货物,他被存在了十一仓巨大的地下仓库中,某个未知的位置。

我仔细的看这个编码,我发现那时我查出来过的,三叔的编码。

三叔把这个“我”存进了十一仓?

他现在还在那儿么?

我低头看着“我”,他的眼神模糊,无法聚焦。似乎在喃喃自语。

我低头仔细的去听,忽然他就笑了,他忽然转头看着我,似乎看到了我,我吓了一跳,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只是我的记忆,他看不到我的存在。

他的喃喃自语清晰了起来:“我们都在这里,听雷之后,来找我们。”

瞬间四周的一切全部犹如气流一样,一下就冲散消失了,我瞬间感觉到冰冷,四周的棺液和棺壁的触觉瞬间回归。我开始剧烈的咳嗽。

四周一片明亮,我从棺材里坐了起来,几乎是瞬间作呕,开始咳嗽出无数的红色的肉块一样的东西。这些东西喷射出来。

我咳嗽了十几分钟,我才停下来,转身看着四周,焦老板的人全部都下来了,汪家首领在一边站着,闷油瓶胖子和瞎子站在我的身边,棺材的四周全是雷管,所以他们没有打斗。

我转身去看焦老板,焦老板缓缓的也站了起来,他转身看了看我,他的眼神平静但是狂热,和之前完全不同。

“两位老板,你们的蜜月怎么样?”汪家首领在远处问道:“你们的问题都有答案了么?”

我看了看闷油瓶,他递给我裤子鞋子,我一一穿上,走出了棺材,焦老板因为没有人敢靠近,所以一直站着,他忽然开口说道:“我们的脚下,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所有人面面相觑,焦老板看着脚下,在我们刚才的分析中,在我们的脚下,就是这座巨塔的最后一层,这一层在这个邪教的计量中,是无限深的一层,没有尽头,叫做涅盘寂静,是一切的尽头。

“你们都跟我下去。”焦老板对焦家人说道:“我已经知晓了一切。”

说着焦老板看着我:“你问错了问题,和我第一次一样,你还会再回来的,吴邪,但没有希望了,我不会再给你听雷的机会,你们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你们可以离开了。”他看了看我嘴边的秽物:“唯一走运的是,你不会死了,但你还没有结束,雷声已经带走了你的疾病。”

我摸了摸胸口,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焦老板看着汪家人:“我们下去之后,你们要将这里炸掉,除了我之外,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可以听雷。”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照办?”

“你来。”

汪家首领皱起眉头,愣了一下,走了过去,焦老板在汪家首领的耳边耳语了几句。汪家首领惊讶的看着他退开了。

焦老板继续看向我,刚想说话,胖子忽然出手一个脑崩打在焦老板的脑袋上,焦老板哎呀一声,捂住脑袋,胖子大骂:“你知晓一切,你知晓个屁啊。”焦老板疼的抱头,胖子看了看上面,一把钳制住焦老板,对所有人说道:“我和你们讲,你们要是老老实实也就罢了,你们把我们花儿爷打成这样,在外面搞九门那么多伙计,现在装成功学大师,老子惯的你。”

焦老板忽然用一个特别特殊的频率,拍了拍胖子的肚子,胖子一下就松手了,惊恐的看着焦老板。忽然恼怒,就想动手。

我抬头阻止了胖子,我知道刚才焦老板那个动作,是云彩和胖子相处时候的小动作。

焦老板直起身子看着我,缓缓的走出了棺材,赤脚走到了自己的衣服边上,脚上已经全部是血。他穿上衣服和鞋子,对着四周吹了几声口哨,所有的簧片抖动,在一边的洞壁上,出现了一个暗道口。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走了进去。

焦家人陆续的跟了进去。整个空间里只剩下了我们和汪家人。

所有的汪家人对视了一眼,从我们身边路过,也跟着进去了最后一层,我看着那个洞口,我们没有一个人动的。

“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了么?”胖子在我耳边问我。“你三叔在哪儿?”

我已经知道三叔在哪儿了。我点头,抬头看了看上面,勾住了胖子的肩膀:“我出去告诉你们。”说完我看了看闷油瓶,他背上了装备没有看我,我又看了看黑瞎子,小花不知道死活,我们也不能耽误。
知道了很多东西,但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并没有结束。”我想着那个编码,但我要歇息一下了。

我们一路往上,踏上了归途。

长话短说,一路又走了很久很久,时空交叠,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坐到车上的瞬间,才意识过来回到了人间。

我非常少有清醒的从一次冒险中回来,回来的路途非常艰辛,甚至比来时更加的疲倦。但我一路都非常清醒,小花失血过多,一直在昏迷,胖子一直说应该引爆了直接把那些人都弄死。我累的没有话说。

小花醒了之后,我和他聊了很多,知道了更多的细节,但这里不易再多交代这些。

我没有回杭州,我有点不想面对我二叔,我只想安静的,恍惚一下,再去思索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从三叔的第一个短信,引出的一连串事件,比起我以往经历的事件,并不算复杂。

焦老板并不希望别人和他一样听到雷声,所以下了很多黑手,我却对于他听到的信息一点兴趣都没有。总之人救回来了,我也知道了三叔的去向。

从黑瞎子的调查来看,所谓的雷声中含有上天的声音,有可能是一种可以解释的现象,因为他在哑巴村发现任何的雷声经由特殊的地形反射,就可以形成相似的雷声。只是我在杭州听到的那熟悉的雷声,是否也是杭州的山势形成的错觉,却变成了一个谜团。

我看到的那些东西,都是在我记忆中的,还是雷声给予的,我也并不清楚。

但,我知道,谜题不在别处,就在十一仓里。

歇歇,再出发吧。

[极海听雷 完]
————————————–
谢谢各位捧场,匆匆结尾,也是为了尽快进入修改。
抱歉用了一个旧坑,如果用新坑做结尾似乎又要开启一个10年,大家都疲累不堪吧会。
旧坑,填一个少一个,还有点舍不得。
重启写的犹如草稿,但总算第一部分写完了。雏形都在,线索也算清楚,不足和失误也很多。
大体上我真的不适合连载,连载就是这个质量。
我还是传统的在房中一个字一个字琢磨的人,拿出手的可能更加好一些。
但连载的好处就是同乐。实体书出版的时候,还有第二次乐趣,更加严谨,更加清晰的情节。
有点疲倦,所以正式的尾声就留待明天了。
任何的不满意或者遗憾,就留待实体书吧。
很多人问有没有贺岁篇,今天也不回答,吃完饭的人总没什么食欲,所以今天的答案并不会精确,留待休息几天后思索回答。
总之谢谢你的宽容。

也谢谢你的陪伴。

请继续关注这个公众号,我才35岁,要写的东西还很多呢。
重启还有两个部分。世界还没有写完。

今晚可以喝两杯,我在厦门。海边,于海风中。

评论
  • 第一:

    我是第一个看见结局的

    回复
    • 盲冢:

      吴邪你别忘了 你说你回去要在胖子的黄泥螺是填狗屎的

      回复
  • 吧扎嘿-刀哥不是狗:

    前一章有人移来了。不过希望是第二

    回复
  • 晓倩:

    我们的陪伴亦没有结束

    回复
    • 晓倩:

      此生不悔入盗笔

      回复
  • 吧扎嘿-刀哥不是狗:

    我居南海君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希望能问三叔一个问题

    回复
  • 大屌哥:

    那我是第二个

    回复
  • 吧刀:

    这名字简单。哈哈哈哈哈哈哈,盗笔还有两部分。请叫我评论狂魔。不错我就是吧扎嘿-刀哥不是狗。高三党,正在熬夜,但不想学习,有没有励志的话分享下

    回复
    • 我也是高三狗:

      没有励志的话吧,反正努不努力都要看盗笔就是啦

      回复
    • 刀吧:

      高二时候看的盗墓笔记,通宵熬夜看,上课也看。还好很快看完了要不然给自己挖的坑就太深了爬不上来~现在大一,表示大学生活真的太舒服了赶快上完高三来大学嗨吧

      回复
      • 吧刀:

        但是,高三真的很瞌睡啊

        回复
    • 学霸稻米一枚:

      学习这种事嘛,还是可以适当劳逸结合的。。比如我,追文着追着就成了年级第三

      回复
      • 学渣:

        年级第三…

        回复
    • 吧刀:

      暂且再见,过年再见

      回复
  • 吴山居:

    我追了盗墓笔记十年,见证了很多不可思议的构想,看到谜底被填上,感觉莫名,有种舍不得。

    回复
    • 关根先生:

      看到你的评论瞬间飙泪

      回复
    • 吴彦祖:

      填上了吗?从来都是一坑接一坑吧?

      回复
    • GK:

      一本盗墓让三叔一辈子忙活

      回复
  • 吧刀,:

    同楼上。呃,准备先睡了,明天上学迟到会交钱的

    回复
  • 读者:

    好忧伤,居然结局了,π_π

    回复
  • 同乐:

    干杯

    回复
  • 潘宝宝:

    顶三叔

    回复
  • 三叔加油:

    看三叔的文字犹如跟一位老友面对面喝茶,吴邪也坐在旁边,跟我们讲述他的历史,真好

    回复
  • 三叔加油:

    看三叔的文字就犹如跟三叔面对面喝茶,吴邪也坐在旁边,跟我们讲他的故事,真好

    回复
  • 齐齐隆冬强药药切克闹黑瞎子:

    此生不悔入盗笔……

    回复
  • 北派六爷:

    你不会死了。这难道说金色棺液有特殊功效?使人长生不死。听雷能知晓世间万物,这也是长生不死之后所追求的。涅槃寂静,难道是稍稍低一级的雷音寺,镀上金棺液,成了不死之身,耳棺中问出了天意,又不死了,又知晓一切了,又有这么多追随者。焦老板成功了!

    回复
    • 花木:

      他说的不死应该是针对之前吴邪有病要死的情况说的吧,之后不是说雷声带走了疾病么?难道金色棺液真能使人长生不死,那吴邪岂不是和小哥一样了?还是说吴邪原本就是不死之身,但要时不时的接受终极之类的治疗,所以三叔和二叔才设计他来听雷。哇!感觉想法有点雷,不希望是这样!

      回复
  • 北派六爷:

    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涅槃寂静是可以代替陨玉俑的地方,而且还是没有人能打扰到寂静之地。两千年后再见了

    回复
  • 无邪:

    这就是二叔让他去守十一仓的原因?

    回复
  • 神坑:

    不仅旧坑没填,还多了几个新坑,服了

    回复
  • 稻米:

    太好了,吓死我了,以为就这么完了【笑哭】好好休息一下,要多注意身体~能的话,我希望下个坑能提到一点关系到小哥的,重启前给小哥的身份添加了很多神秘色彩,重启里真的……好少啊啊啊啊,虽然不是只冲着小哥的,但是也希望能看到一点。还有三叔你说喝醉酒重写的开始……并不是接着之前开始写的,根本就是跳过了一个过程了QAQ

    回复
  • 大花:

    意犹未尽!!

    回复
  • 舟:

    下一个十年,我们依然在

    回复
  • 琚琰:

    没搞清填上了啥坑?小哥原来从陨石里出来说没时间了到底是啥意思?青铜门后的终极到底是啥?跟黑瞎子、小张爷有关的盲冢到底咋样?时隔多年的转身之后?搞笑阵型有没有派上用场?吴邪、胖子已人到中年,小哥虽长寿但心态已垂垂老矣。就好像三个火枪手一样,为啥不在他们气力尚存的时候给一个平静安详的结局?三叔尽快填坑收笔盗墓吧~

    回复
    • 花木:

      最好的结局就是,一切真相浮出水面,一切终结,小哥成了普通人,和吴邪他们一起慢慢变老。

      回复
    • 三叔:

      我才35岁、还有很多东西要写、难道让盗笔终结是你所想看到的吗?我愿与盗笔百年之后……

      回复
  • 汪汪:

    三叔加油! 一直以来连更辛苦了!

    回复
  • 稻米:

    此生不悔入盗墓

    回复
  • 隐:

    到处是坑,前路坎坷,总喜欢走走

    回复
  • 顶:

    白乎了半天到底有没有鬼神

    回复
  • 花木:

    我只想搞清楚两个问题,小哥到底是谁?吴邪到底是谁?依然一头雾水

    回复
    • 花木:

      这个焦老板的存在到底是什么用意?有高手帮忙解释一下吗?

      回复
      • 三叔:

        打个比方吧,盗笔里有裘德考、重启里有焦老板,懂了吗?只是一个可笑的过客而已,只是比裘德考成功了那么一点点……

        回复
  • delta:

    作为1个严谨的稻米…这个结局普普通通…原因大概是开头和中间太精彩了哈哈油漆是开头!!不过看到有人在地上爬阿爬就很放心…还会一直有好看故事蛋生的!!!谢谢,很好看,棒棒哒!!!

    回复
  • 起灵:

    这结局又回到起点了。基本没填什么重要的坑。三叔你太狡猾了,还在掉大家的胃口,嘎嘎嘎

    回复
  • 习惯:

    看三叔的书已经成了习惯,三叔你慢慢写,我还有一辈子可以慢慢看。

    回复
    • 三叔:

      对,三叔才35岁、也还可以陪大家一起走很长一段时间的盗笔路

      回复
  • 1124:

    爱你呦!!三叔,继续加油。

    回复
  • 张起灵:

    哎三叔啊看来我又要和吴邪胖子开启一段神奇之旅了

    回复
  • 啊:

    吊人胃口,明明马上就可以看到终极了

    回复
  • 张起灵的女人不会输:

    叔,你慢慢写,稻米一直在的。

    回复
  • 。:

    不用舍不得的,坑总会有的,赶紧填啊三胖子

    回复
  • 小九爷:

    不想结束盗笔系列,不如三叔你写一辈子吧,稻米与你同在。。。

    回复
  • 小九爷。:

    不想结束盗笔系列,不如三叔你写一辈子吧,稻米与你同在。。。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书咋一看很有新意。看多就觉得全是坑。而且所有的坑都不填。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666:

      兄弟,又来了啊

      回复
  • 有厘头:

    这不是填了一个?你眼瞎

    回复
  • 无邪无邪:

    三叔,盗墓笔记陪伴了我这么久,谢谢你的连载可以继续陪伴着我。。。

    回复
  • 吴邪家的小天真:

    此生不悔入盗笔

    回复
  • 问:

    吴三省去哪了?齐羽和无邪的关系

    回复
  • 胖瓶邪:

    从07年到18年,从一个坑到另一个,三叔就这样草草结尾了!

    回复
  • 墓雨言希:

    还没完呢,这只是极海听雷,还有别的呢。

    回复
  • 很酷你斌:

    还有么.

    回复
  • 蹲:

    昨天的呢。。。

    回复
  • 吧刀:

    有可能最后一次评论了,三叔好像暂时不更新了。盗八最后信中说明天就结束了,时间就没作用了,会不会小哥杀了它的高层。揣测下,毕竟张家干预历史。熬夜,学渣想逆袭,为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大家一起加油。即使高三,即使所有老师说没救了,但是本刀哥相信自己。

    回复
  • 吧刀:

    有可能最后一次评论了,三叔好像暂时不更新了。盗八最后信中说明天就结束了,时间就没作用了,会不会小哥杀了它的高层。揣测下,毕竟张家干预历史。熬夜,学渣想逆袭,为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大家一起加油。即使高三,即使所有老师说没救了,但是本刀哥相信自己。呵呵,要对自己负责

    回复
  • 吧刀:

    哈哈哈哈,努力第一天。快三年没有学习过,不是很适应,学习能力超级差。不过能做到这个地步我已经很开心了。还发现,一直很困扰我的青春期荷尔蒙因为静下来心来好像也淡了。小王子,再见了。以字入静,瘦金体很好看的,推荐大家也练下。也许这里以后来的人很少吧,唉,还是每天看一下吧。睡了,不然迟到会交钱

    回复
  • 寂:

    结局了啊
    能在高一的时候还基每天追文也挺不容易的
    三叔能坚持下来也真的挺不容易的
    楼上的学长加油啊
    @吧刀
    他们从来没有放弃,我们为何不去努力一把
    我的梦想是浙大。
    学长,逆袭什么的,真的是有可能的
    初三,数学英语物理好几门七十多分
    临近期末疯了一样每晚熬到四五点
    考上了高中
    老师都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没办法
    人都是逼出来的
    现在排名全年级前二十

    回复
    • 吧刀:

      谢谢你啊。你很厉害嘛。祝你实现梦想,浙大很漂亮

      回复
  • 祭:

    应该并不牵扯版权的问题,只是代移
    三叔说的后记

    回复
  • 祭:

    应该并不牵扯版权的问题,只是代移
    三叔说的后记我躺在雨村的躺椅上,外面下着雨,我生着火盆,胖子在边上端来洗脚盆。闷油瓶靠在窗沿上看着窗外,黑瞎子在厨房里做饭,小花的伤还没有好,在里屋对账,这次活动所有的费用,票据很多,他对的很仔细。

    秀秀正在过来的路上,大约是过年的时候不打算来了,所以这一次也算是过的充分一点。

    我写了快六天的报告,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写到爷爷的笔记后面,这本笔记吴家三代人在写,已经快写成资本论那么厚了,我有时候想开一个博客,把这些故事,都用化名写到网络上面,把真实的艰辛写进文字里,其实可以很大程度上,抵抗岁月的虚无。

    但胖子说,博客已经过时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写在纸上自己看看吧,别惊动了雷子晚年凄凉。

    有一件事情,让我惊讶又觉得非常正常,就是我的肺病并没有好。

    我看到拍片的时候,才知道焦老板是在胡扯,不知道是因为他想脱困,还是听雷听出了幻觉,但我的病情是稳定了不少。这意味着日后的生活,我还是得带着这只烂肺苟延残喘,医生说,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的更加严重。所以,我反而对我的人生,开始充满了期待。

    它至少教会了我一件事情,就是我所做的任何一切事情,它的后果,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不会轻易消失,这就是人生必须知晓的真理,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总有一种幻想,幻想所有的不好总有一天会忘记,总有一天不会在我们的生命存在,只要我们往前走,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一切都会变好,但那些伤痛总会在某些时候,忽然出现,你知道它永远就在那里,成为了你的一部分。

    但你什么都做不了,你既不能忽视他,也不能重视他,人生就是这样变得越来越复杂。

    神奇的是,当生命走向终点的时候,所有的伤痛似乎瞬间就变得无关紧要,永恒的生命带来的是永恒的虚无,有限的生命带来的却是灿烂,而随时会夺走一切的疾病,竟能让人更好的度过这一生。

    是不是很好笑?

    在人生最后的时候,你终于要和自己告别的时候,你才终于发现你最爱的自己,已经被你折磨的不成人形。

    不要愧对那个爸爸妈妈用心塑造的你,不要愧对美好的自己。要相信自己的美好让你值得拥有一切,所有人的人生,只有一个主角,就是自己。

    可是,我们到底怎么样才能正确的度过这一生呢?

    我不禁开始问自己,我开始坦然的思考那些我不愿意想的问题,闷油瓶的必然离别,我身体的危机和逐渐老去,二叔对我的保护,父母的亏欠,人生中傻逼和对手的上串下跳,以及所有我得到的得不到的以及失去的,懊悔的。我的朋友们,为了我做的,和我为了他们做的。

    我不知道。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瞎子的饭烧糊了,我长叹一声,大骂的站了起来。

    回复
    • 紫烟:

      三叔,你又坑我

      回复
  • 路过:

    我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 一部盗墓笔记的电戏剧 害我入了坑 看了三叔所有的书三遍 想减心中的疑惑 还看了贴吧的同人文 一段盗墓笔记游戏的广告 我进入了游戏 每天守着限时活动 累的像狗 边玩游戏边听有声小说 还花了六万多充值游戏 最后发觉游戏也是一个坑 永远填不满 最后放弃了二百亿的战斗力的游戏 现在后悔死了 不切心痛我的钱 还累坏了我的身体 我以前除了玩QQ游戏打打牌 没玩过其他 网络 页游游戏 三叔为了你的盗墓 让我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入了坑 三叔你害了我

    回复
  • wait:

    新坑,旧坑的最好填补方法

    回复
  • 旧坑未填新坑不止:

    没搞清填上了啥坑?小哥原来从陨石里出来说没时间了到底是啥意思?青铜门后的终极到底是啥?跟黑瞎子、小张爷有关的盲冢到底咋样?时隔多年的转身之后?搞笑阵型有没有派上用场?吴邪、胖子已人到中年,小哥虽长寿但心态已垂垂老矣。就好像三个火枪手一样,为啥不在他们气力尚存的时候给一个平静安详的结局?三叔尽快填坑收笔盗墓吧~

    回复
  • 学霸稻米一枚:

    三叔,真的很喜欢你。你的作品是一种高度,你在书中创造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都有鲜明的个性,他们已经被赋予了灵魂,不再是一个表面,而是一个个鲜活可触的人。我个人认为坑是你的亮点之一,有的坑填了,就失去了那种独有的神秘感;而坑不填,反而符合盗笔的沧桑大气,就像生活中的事,何必追究的那么细呢?何必事事都要完整呢?丢了东西何必非要找回不可呢?是的,你还很年轻,你还能把这部作品酣畅淋漓的写下去,你还能把这个世界延展下去! 感谢三叔为许许多多像我这样的人,也为自己而笔耕不缀,感谢三叔创造了这个世界! 三叔,加油!

    回复
    • 南派稻米:

      你好像没看懂结尾,三叔说的世界是他的另一本小说,名字就叫做《世界》,还没写完就写重启了,重启写完了,估计这下该更《世界》了

      回复
  • 三叔:

    写个j8写

    回复
  • 乱入:

    增加一种猜测:青铜门后的终极只不过是外星人的试验场,而这里的听雷只不过是外星人对人类未来的推演而已

    回复
  • 还有三个坑:

    世界,黄泉手记,断章

    回复
  • 乱入:

    三叔就是我,无邪就是三叔

    回复
  • 洛鼎:

    三叔,你在我心里一直很厉害。我不明白为什么在接受了十几年所谓小说是毒品的教育后,竟然这么轻易就喜欢上了一篇。怎么说呢,你的故事很有感染力,里面的每一个人物都值得去爱。读你的故事时不由自主就投入到其中去了。我从不认为你的故事主旨不积极,相反,展现了许多不同于心灵鸡汤的哲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用心的去理解,去了解,去关注,去爱的一个事物。希望我们都不要放弃啊,新的一年,下一年,下下一年,一起努力,长白山见。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