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二十二章 倒计时4

2018年1月13日 更新

三叔蹲在那个东西面前,我也蹲了过去,我发现那是一个奇怪的土堆,是由无数的碎皮堆积而成的。三叔摸了摸这些碎片,往上看,我跟着抬头,我就发现在这个洞穴的顶部,有一个巨大的茧。

这个茧的外面,有着一层一层的人皮一样的东西,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这是什么?”三叔问文锦。

“这是第一个进入到这个陨石的人,第一个度过2000年的人,但是他没有醒过来,在陨石中初步估计,应该睡了有4000年之久。这些蜕皮已经堆起来超过了王母的胸口。”陈文锦看着三叔,三叔掏出了匕首,似乎想割开这个茧,陈文锦按住了他。“你知道4000年之后,里面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七星鲁王宫的时候,鲁殇王的棺材里,有着厚厚的一层蜕皮,似乎在沉睡的时候,尸体会不停的蜕皮。2000年之后尸鳖王已经死了,剩下的时间里,一个永生的人,又沉睡了20个世纪。

谁都不知道里面现在是个什么东西,也没有人敢打开这个茧。

“这个茧的年份,和青铜门的年份,是同一个时代的。”陈文锦带着三叔去看王母尸四周的洞壁,在洞壁上画着很多花纹,和青铜门是一样的。“我觉得,这茧里的人,就是当年做出那个青铜巨门的人。当年的事情,只有茧里的人才知道。”

“那个叫张起灵的人,到了这里,和这个茧里的人有交流么?”三叔问道。

“他可以和茧里的人交流,用那种特殊的语言。”陈文锦说道:“但是他在交流的时候,失去了神智。”

“据说张家人到处在找长生的人,寻求那些超过2000年的玉俑,不知道想知道些什么。”三叔说道。

“他们想知道谁在他们的脑子里,让他们去做那些事情。”

“你相信他说的话?”

“张家人据说出生开始,就会像天授唱诗人一样,忽然在成长的某一天,脑子里出现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和他们的人生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他们会出现强烈的欲望,不得不去完成这件事情,这些事情犹如碎片一样散播在历史中,在非常细的细节上,改变历史的进程。”

这种描述,似乎是在说,张家人似乎是上天对于历史的一种干预机制。

“这对于一个人来说,可以说是一种诅咒。无论人生如何悲凉,总归是自己的人生,总好过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人生,去做和自己完全没有关系的事。他们发现自己变成牵线木偶,但是毫无办法,所有的张家人都在等待这一刻的到来,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去做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对于张起灵来说,他的人生太长,这样的天授不停的发生。每一次的发生,他都会失去记忆。他会无数次的失去记忆,人生被割裂成无数个无头无尾的岁月,不知道自己爱过谁,不知道自己被谁爱过,所有他经历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在我漫长的生命中,消失了,也没有任何人会发现。

我摸了摸我自己的胸口,疼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评论
  • 潘宝宝:

    第一

    回复
    • 小三爷的新头发:

      东非大裂谷要平了!?

      回复
  • 汪辰禹:

    沙发

    回复
  • 吴邪:

    第二

    回复
  • 张起灵:

    第二!

    回复
  • 邪邪:

    三叔啊,大半夜起来为了追今天的份,真的不能写长一点吗。。。还有啊,我是第一个,我一定要说,张起灵我宣你!

    回复
  • 大粽子:

    第一

    回复
  • 萍水相逢:

    来迟了,店家来杯茶

    回复
  • ??:

    没看懂。。。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

    回复
    • 唉╯﹏╰:

      这是张起灵以前对吴邪说的

      回复
  • 素人:

    心疼

    回复
  • 起灵:

    不记得爱过谁,不记得有谁爱过自己。

    回复
  • 起灵。:

    不记得爱过谁,不记得有谁爱过自己。

    回复
  • 吴邪:

    张起灵,我很喜欢你啊

    回复
  • 再也不看各种解密了:

    太棒了要填坑了

    回复
  • 太少了:

    开始填坑

    回复
  • 北派六爷:

    当年的鲁商王一定是张家人的祖先,有铁面生做军师自然也会了解玉俑的使用方法,这是长生不老的绝对秘密,张家族长之所以葬在湖底特殊的古楼,因为古楼就是一个类似大玉俑的装置,等待两千年后的破茧。张家人中有万里挑一的宝血持有者就是几个长到20几岁就不长的小孩,可惜有几个小孩已经死在“泥城”硕果仅存闷油瓶。这样闷油瓶的身世就都说的清了!但是我怀疑雷城里这个耳棺还有金棺液是不是长生不老的必要条件

    回复
    • 飞雪:

      这个解释很溜

      回复
    • 我是瞎猜测的:

      张家古楼是木头做的,而且里面全是强碱。倒是里面有着张家第一代族长的棺材,吴邪他们放弃了打开。第一代族长的棺材里肯定有秘密。

      回复
    • ……:

      除了小哥,其他的小孩都没宝血……不然他们就不会被虫子钻进皮里

      回复
      • 解释:

        不是,楼主说的那几个小孩不是张海客他们,是那几个被用来防虫抽干血死了的

        回复
  • 瓶邪党:

    天真心疼,哦~越看越基

    回复
  • 困惑很多:

    都猜错了吧

    回复
  • 我儿子第几?:

    沙发上有屎给你们吃吗?

    回复
  • 起灵:

    听雷,听到了雷人的秘密,三叔啊,思密达,哈哈哈

    回复
  • 大大咧咧咧嘴巴萨斯通:

    不记得谁爱过他,不记得他爱过谁。
    好虐心

    回复
  • 汪:

    哎? 可是小哥后来记起大邪邪了哟

    回复
    • 233333:

      因为爱的力量

      回复
  • 舟:

    心疼小哥,居然把我看哭了

    回复
  • 爱起灵:

    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定陪你走完!我爱你,张起灵

    回复
  • 南派三叔:

    那是去年夏天七月上旬的一个周五的晚上,白天我和上司吵了一架愤然辞职了,我决定休息一段时间再找工作。晚上我就去迪吧放松自己。去迪吧以前我脱下穿了一周的职业装,换上了蹦迪的前卫的少、露、透服装。我上面穿上开胸级低露着小半个乳房和深深的乳沟全裸背露脐式小吊带衫,背后只有三条细带连着,一条挂在我脖子上、一条拦在我胸后面、另一条从两肋下穿过去系在我后胯上。下面先穿上三条细绳中间吊着一快三寸长二指宽布条的丁字裤,外面穿上低腰式刚刚提到胯上好象一动就会掉下来的刚到大腿根只有八寸长的牛仔热裤。脚上穿上后跟细的象牙签,足有十二公分高的火箭头高筒靴。  穿好衣服以后我就开始化妆,我先把我留着象男孩子似的头发染成一半黄一半红再喷上发胶,用手拽成一撮一撮的,接着把眉毛修成细细的弯弓眉,在脸上搽上膏状粉底霜,再搽上里面含有亮星的定妆粉,然后是描眉,把眉下的地方用银粉打亮,再下来是粘上长长的上翘的假眼睫毛,给眼睫毛刷上兰色睫毛膏,化上黑眼线,在眼皮上打上亮银色和兰色眼影。再往下用黑紫色唇笔画出饱满性感的唇型,在里面填上红唇膏,重复几遍以防脱色,最后再抹上唇彩。最后的步骤是化上鲜艳的手指甲,再在耳朵上每边戴上五个夸张的耳环就完成了。  化完妆,照照镜子,镜子里的我一下子变了样,从一个职业女性变成了一个前卫,时髦,性感女郎。  我一进迪厅,“唰”象闪电一样,一下子吸引了里面全部的眼光,我尽情地。放纵地蹦着,跳着。  等我蹦跳了一两个小时我发现总有一个身影在我身边晃,我仔细大量了一下,呀!原来是个帅哥,他好帅啊!高高的个子,白白静静的奶油小生般的脸庞却有着高大的魁梧的身体,简直棒级了。这么靓的帅哥正是我们年轻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我友好地朝他笑了笑,并抛了个眉眼,他就蹦到了

    回复
  • ss:

    了一两个小时我发现总有一个身影在我身边晃,我仔细大量了一下,呀!原来是个帅哥,他好帅啊!高高的个子,白白静静的奶油小生般的脸庞却有着高大的魁梧的身体,简直棒级了。这么靓的帅哥正是我们年轻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我友好地朝他笑了笑,并抛了个眉眼,他就蹦到了我的身边。我们两个使劲蹦,蹦的实在太累了,他请我到卡座去休息,在卡座他要了酒,我们边喝边聊。一会他就坐到了我这边,慢慢地他开使把我搂着了,过了一会他就试着想亲吻我了,看我没反对,他就得寸进尺地大胆亲吻了我。  深深的一个吻以后,他悄悄地问我今晚愿不愿意陪他,我使劲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鸡’呀!你要是想赶快去找个‘鸡’算了。”他却说他是留学日本的,在那里学了特好玩特刺激的玩法。我问他什么特刺激的玩法,他说只有玩了才知道。我实在也是太喜欢他了,,但是也不能现在就跟他走啊,那也太丢面了,于是约好第二天晚上在这里见。  第二天他果然来了,我们又蹦了一晚上。到第三天晚上蹦完以后我跟他走了。  他住在一个挺高档的小区里,自己单独租住一个单元,是那种两室一厅的楼房,在一层。进了卧室以后我们俩个又开始接吻,边接吻边在床上翻滚。他边吻我边脱我的衣服,把我脱的一丝不挂以后我以为他要和我做爱了,那知道他打开衣柜门拿出来一个提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副手套给我带在两手上。戴上以后我一看,吗呀!这是什么手套啊!手套长长的一直戴到我的肩膀下的腋窝处在手腕和腋窝处各有一副袢带把手套牢牢固定在我

    回复
  • 南派三叔: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把我放开,把我后庭里的狗尾巴拿出来,脱去我手上脚上的狗腿套,解下来我头上的狗头套,让我解决了大小便,洗了脸,然后重新化好浓妆,再把这些一样不缺地重新给我武装上,然后把我牵出卫生间牵到客厅说:  “现在开始吃早饭吧!”说完拿出来面包、牛奶等食物,他吃了起来。我却看着食物干瞪眼。他问我什么不吃。我说:  “我什么吃啊?”  “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一条狗,狗怎么吃东西,你就什么吃好了。”他接这说,要是不吃那你只好饿着了。“  我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试着把嘴凑到蛋糕上,把头使劲低下,真的象狗一样,费了好多劲才把蛋糕吃到嘴里,后来他看我太费力就把吸管插进牛奶里让我喝了。  吃完早餐以后他说:“现在对你开始调教,也就是让你学习做狗的动作。”  他让我学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在小便的时候把腿抬起来。再一个动作是用我的前脚掌站着,把两只手耷拉在我的乳房下面,把头抬起来然后转圆圈,我一上午对着大落地镜练习这几个动作,他在旁边看着,不时地指教纠正我的动作,我有时候故意把动作做的不好看还向他扮鬼脸,他就用藤条轻轻地抽打我的屁股。  到了中午他买回来蛋炒饭,我闻着特香,可是他却给我的嘴里戴上了口枷,他自己吃了起来,边吃蛋炒饭边故意气我:  “来呀!吃蛋炒饭呀,哇!好香啊!”气的我直用头撞他。等到他吃完了以后,又要调教我,我则趴在地上不起来,他用藤条打我,我也不起来。他说:“那好吧,我去睡觉去了。”说完就把铁链子栓在了沙发腿上,走了。  我也趴在木地板上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一会我就被尿憋醒了,我就开始动,渴望把他惊醒,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我实在急了,可我嘴里戴着口枷,说不出来话,我只好学狗叫了,我叫了好几声,他出来了,我憋的直跳,一挣一挣的。他过来说:“我的小狗狗,你怎么了?”我对着他把腿抬起来,他明白了,解开栓我的铁链子,把我牵到卫生间里,我抬起腿来撒尿。撒完尿他拍拍我的头问:“小狗狗,饿不饿?”我点点头。他又问:“听不听我调教?”我又点点头。他说:“那现在开始调教。”  他说完,从兜里掏出块巧克力说:“我扔,你用嘴接着吃。”我明白了,原来他中午故意不给我吃饭,原来就是为着下午的调教我。我也真是饿了,就点头答应。  他拿出来一块巧克力往起一扔,我一下子没接住,巧克力掉在了地上,他说:“小狗狗,用嘴拣起来!”让我用嘴叼着吃,本来用嘴叼着吃也没什么,可是我的嘴上戴着长长的狗嘴,它使我的嘴不不能直接触到地面,要想吃就难了。我趴在地上,用嘴叼了半天也没叼起来,我看看他,渴望他能帮帮我,可是他故意仰着头不理我,我只好在把头低下使劲吃那块巧克力。啊!我终于把他吃到了嘴里。  以后,我有的时候能接住,有的时候接不住,接不住我就用嘴叼着吃,一直玩了一下午。到了晚上我的巧克力也吃饱了,他吃了饭以后,我们两就开始做爱,我们换着各种动作欲死欲活地一直玩到了晚上十一点多,他又把我牵到卫生间里把我栓在铁管上去睡觉了。晚上做爱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叫林海。  第二天早上,林海起来以后把我彻底放开,让我清扫个人卫生,待我彻底收拾干净,他又让我化妆,这次他递给我一盒化妆品说是法国进口的名贵化妆品,特别是它里面的定妆液,化完妆以后喷在脸上以后,无论是水还是什么香皂都洗不掉脸上的妆,而且越洗脸上的妆越鲜艳,要想卸妆只有用它的专用卸妆液喷在脸上以后,五分钟,用水轻轻一洗,脸上的妆就掉了。  我用他给我的法国化妆品在脸上化了个浓浓的艳妆,看着镜子里我的脸,我想我的这种妆要是在夜晚的马路上,会被人认为是‘鸡’的。我化完妆以后海又拿出来一个包,他从包里拿出来一套新的狗爪子,他把狗爪子递给我让我看。  我拿过来仔细看,这狗爪子只能及到人的手腕和脚腕上一点点,底部是用硬塑料做成狗爪子的摸样,还分五个突起的硬丘,上面还有尖尖细细的狗指甲,我试着把手伸进去里面,手到了里面以后必须把手握成拳头,里满刚好能放下我握成拳头的手,,上面是用软皮子做的,软皮子上面还有狗毛。  我再拿起来狗的后爪看,底部也是用硬塑料做成狗的后爪摸样,有狗爪子底下突起的硬丘,只是这个狗的后爪比我昨天戴的那个小。外面有狗毛。我把脚伸进去,呀!大小正好脚,因为把狗的爪子做在了人脚前部脚趾和前掌的位置,所以我的脚不能全部着地,只有前脚掌能着地,我看出来脚后跟不能着地是因为里面放了块钢板把脚抬高的原因。  林海拿过来狗的前爪,给里面倒进去胶水,晃了晃,把剩下的又倒出来,然后,拿着倒过胶水的前狗爪过来,让我把手握起来伸进去,他把边上的皮子仔细地箍到我的手腕子上,

    回复
  • 邪帝的NC粉: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在我漫长的生命中,消失了,也没有任何人会发现。
    我摸了摸我自己的胸口,疼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吴邪心疼小哥,我心疼他们

    回复
  • 不要结局:

    看得我心好沉。。。

    回复
  • 十年:

    三叔一句话,看哭了多少稻米。

    回复
  • 弥巷:

    想哭

    回复
  • 11:

    西王母不是在里边爬呢么?怎么变干吧了

    回复
  • 22:

    张起灵是无心法师

    回复
  • 终极:

    我很快就出场了,你们很快会了解我,

    回复
  • 卡其嘛:

    想知道谜底,却不希望完结

    回复
  • 一生:

    希望故事永远不要有结局。

    回复
  • 小稻米:

    三叔的坑永远让人沉沦

    回复
  • 读者:

    好不舍啊π_π

    回复
  • 007:

    吴邪才是那个醒过来的人吧

    回复
  • 念灵:

    好心疼,看得好压抑 喘不过气

    回复
  • 。:

    希望他们一直好好的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