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启 · 极海听雷 第两百一十章

2018年1月1日 更新

我没有遇到过这么窘迫的局面,以前我是一个觉得万事都会有办法的人,此时却脑子一片乱麻。不是我变得悲观,而是这一次实在过于狼狈,当年在长白山我们至少还有脸盆和卫生巾可以当武器,现在我手里啥也没有。

我只能等么?

我知道瞎子不会等,而闷油瓶可能瞬间意识到了什么,来不及通知我们就去执行了。我幻想了一下,我跳到一根安全绳上,滑落到一个汪家杀手身上,一脚踹晕他,然后拿着他的枪对着人群四处扫射。把他们像葡萄一样打落到深渊中去,然后对着上方打灭所有的灯。把他们拖入黑暗中交战。

我们有瞎子,在黑暗中,闷油瓶都未必能干的过他。

不,这他妈是施瓦辛格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子弹不会贴着我身边过或者打进肌肉留一个小血洞,这种枪打在身上就是一个坑。我中两枪没有现代医疗急救就死定了。最大的可能性是我跳上安全绳,滑落下去,落到汪家人怀里,被他扯掉下巴,直接踢下深渊。

等一下,我刚才想到了什么?

灯?

我偷偷探头,看着垂下去的灯光,有什么办法能把灯搞灭了。

如果坎肩在就好了,弹弓没有声音,子弹到处可取,打灯是最合适的,可惜他没下来。我正一筹莫展,就听到焦老板在上面继续喊道:“吴邪,你出来吧,这是条死路,我迟早会找到你。我是不想你打扰我最后的工作,否则我都不会理会你,我知道你躲着呢,好,解雨臣的绳子我五分钟之后剪断,你出来我就让你们活到我把事做完。马上就要打雷了,还有二十分钟时间,你不要打扰我。”

焦老板语无伦次,语气非常的兴奋,我看了看手机,5分钟,我相信他做的出来,这件事情上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小花对于他来说没有太大的特别。

往下落的灯光停住了,我看到所有的汪家人戒备了起来,那是刚才胖子消失的方向,可能看到了胖子的降落伞挂在塔壁上。我的心中快速的盘算,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这是汪家人,汪家人几乎不犯错误,胖子想裸体装神像肯定会被打成筛子。

果然汪家人开始对着塔壁上的佛像无差别扫射,我的脑子在那个瞬间达到了最快的转速,我现在出去会被直接射杀,狂躁的焦老板此时已经无限达到他的目的地了,20分钟,等一下,如果他在20分之内无法到达塔底,他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塔底有什么,但是这个二十分钟在我的直觉中挥之不去,焦老板继续对我喊道:“过去两分钟了,还有三分钟,我就让解雨臣直接摔到底去。吴邪,你不是号称总是能全身而退么,你这次试试看啊。”

我浑身的冷汗,我只有一分钟时间,因为我知道在最后2分钟的时候,闷油瓶和黑瞎子肯定会做出冒险的直接攻击,黑瞎子肯定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我太熟悉他们的套路,他们的体力惊人,所以他们永远会选择主动进攻。

我心中估计着时间,有一个巨大的预感,这一次我们要输了,几乎就在焦老板说出:“还有2分钟”的瞬间,我翻到了石梁的上方,爬了起来,对着上面背光看不清楚的地方喊道:“我在这儿,我告诉你,没有我你在20分之内,下不到底——”

话还没有说完,上头一声枪响,我直接心口中弹,被子弹的推力直接撞飞,摔了下去。

评论
  • 花:

    吴邪死了???

    回复
    • 我头像好看不:

      花你行不?

      回复
      • 花儿爷:

        估计不太行,我在地上血肉模糊的躺着呢

        回复
  • 大屌哥:

    都来舔我的屌

    回复
    • 吃啥补啥:

      我会吃了它你在哪里

      回复
    • 爷爷:

      爷爷一屌操翻你母亲

      回复
  • 天真:

    这一枪估计是花儿射的 空包弹 希望是的

    回复
    • 恐怖:

      希望是的

      回复
    • 主角不死:

      感觉接近真相吧

      回复
      • 花儿爷:

        恩恩,相信是我,空包弹

        回复
  • 哈哈:

    第一

    回复
  • 焦老板有毛病:

    中弹…..

    回复
  • 里同:

    第一啊

    回复
  • 。:

    卡在这里好难受

    回复
  • 大屌哥:

    这姓焦的必须死

    回复
  • 九月:

    难受

    回复
  • 啊:

    闷油瓶子快来啊,天真要挂了

    回复
  • 我头像好看不:

    狗日的 焦老板因为吴三省 汪家人因为吴邪走到一块 这次真是大结局啊 之前半个北京城的好手都死了 这次是死绝了 运气全用光了

    回复
  • 然后呢:

    打吴邪那谁,脖子洗干净了等着小哥

    回复
  • 妈耶:

    心,,,,心口。。。

    回复
  • 害怕:

    三叔不会又是酒醉了写的这章吧?

    回复
  • 心口:

    我一疼。。。

    回复
  • 卧槽:

    卧槽我居然看完了

    回复
  • 派三叔:

    以小花的算计、本领、乃至习惯(比如,易容术),那被吊着满身血的哥们还真不一定是谁呢。所以,大可不必担心他。——问题来了:大可是谁?

    回复
  • 我:

    我掉下去也好,等我醒来,姓焦的已经被干掉了

    回复
  • 飞雪:

    估计喝醉了,明天又重新写,再来个不要脸的解释,让我们脑补

    回复
  • 吴邪:

    之前被割喉,现在又挨一枪,下次我会是什么死法?

    回复
  • 难受啊:

    一枪的推力 大概没有没入身体里吧。。。。吧

    回复
    • 枪:

      怎么走火了,谁擦我~~~

      回复
  • 嘤嘤:

    三苏!!又虐我们家邪邪…

    回复
  • 三叔:

    无邪卒,全书完

    回复
  • 路人甲:

    神啊,救救天真和大花吧。。千万憋死啊。

    回复
  • 稻米:

    还好吴邪现身了,不然以后怎么面对小花

    回复
  • 南派三叔:

    各位,对不起,我实在编不下去了。明天故事情节重写

    回复
  • 醉鬼三叔:

    喷哟们,拿枪打人是不会把人打飞的 只能打穿 电视上的情节是假的 一个子弹头速度再快 能有多大动能 能把一哥一百多斤的人打飞 所以说 你懂得 还是特码的想象 吴邪抗日神剧看多了

    回复
    • 飞雪:

      幻觉的可能性很大

      回复
  • 拍桌子:

    然后一大堆人跳出来叫小哥族长… 然后倒戈… 焦老板,卒… 吴邪翻盘….

    回复
  • 别挂:

    我我我家天真啊啊啊

    回复
  • 鱼鱼鱼:

    心口疼

    回复
  • 我是心口放着的打火机:

    心口有个打火机?不然子弹怎么推出去他的?

    回复
    • 厉害:

      厉害厉害

      回复
    • 小三爷的新头发:

      心口放个打火机。。不会被打爆吗?

      回复
  • 华为质量就是好:

    华为手机心口

    回复
  • 黑人问号脸:

    全剧终?

    回复
  • 吴四清:

    莫名想起沙海大邪坠崖,坠了3 4年了,不知道这掉下去到底哪去了呢,现在会不会又不知道掉哪去了,不过反正不会死呢

    回复
  • 三叔:

    以前做事总有个目标,现在连为甚么都不清楚,这过程叙述的实在是故弄玄虚了。

    回复
  • 快发糖:

    三叔你再虐盗墓笔记就要成莎士比亚的悲剧了

    回复
  • 迷妹:

    要是没人拉住他这回可真完了

    回复
  • 暮:

    我要疯了……

    回复
  • 二婶子:

    你们都忘了二叔,那个是个狠角

    回复
  • 寄刀片寄刀片:

    集体寄三十箱刀片给三叔

    回复
  • 寄刀片寄刀片:

    集体寄三十箱刀片给三叔。

    回复
  • 南派三叔:

    全剧终

    回复
  • 路人:

    有点不懂,为什么这一章在前一章的评论中???

    回复
  • 黑瞎子:

    我这枪真准

    回复
  • 三叔:

    全剧终

    回复
  • 哈哈:

    三叔还真能胡诌啊,子弹卡在肋骨。。。。

    回复
  • 一颗稻米:

    总觉得这一幕好熟悉。。。。。十年之约里吴邪是不是梦到过。。。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