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一百三十九章

2017年10月22日 更新

我咋一看以为那个女的阿宁,心头震了一下,头皮发麻。

太多年了,我的记忆还停留在她死前的一刻,误认的瞬间,十几年的时间犹如高速火车一样穿过我的身体,真的是恍如隔世。

但我随即发现不是,虽然非常像,但是那个女的额头和嘴唇,还是有区别。

松了一口气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全部都是汗,心脏跳的犹如打雷一样。红顶水仙就站了起来,坐到了我的对面,和响墩在一起。

“我朋友,偶遇。”他对之前和他同桌的人打招呼,然后看向我。我低头吃东西,就看他一把勾住响墩:“小子,你怎么来了?你前段时间不是生意很好么?”

响墩脸色通红的看着我,拍掉红顶水仙的手:“我老……老板在……私事别说。”

红顶水仙看着我,打招呼:“我们另一行的同事。偶遇,偶遇,聊两句。”

说着就拽着响墩站起来,响墩暧昧的看着我,满脸尴尬,我耸肩,大概知道他为什么一手机都是自拍了。心中暗叹,上天是公平的。就听红顶水仙问他:“那姐姐不是要包你么?怎么没见你混好啊。”

“那女人提了裤子就不认人。”响墩的声音远去,我再次看向那个很像阿宁的女人。她毫不忌讳,抬头也直直的看着我。我转头眼神下垂,感觉自己像一个猥琐的中年人。心里想,这个女的和红顶水仙坐在一块儿,难道是红顶水仙的客户么?

搞不懂。

几口吃完,我也不等响墩,路过他的时候,从他口袋里掏出烟来揣入自己兜里,就出了饭厅,刚才那个阻止我抽烟的服务员回来倒垃圾,我掏出一根烟,他看着我。我勾住他用下巴指了指门口。

我们两个出去,我给他烟点上,自己不抽,就是吸在鼻子下面闻闻,就开始套路他。

这哥们是沧州一个大学化工系的学生,失恋了跑这里来寻找南疆的寂寞,把钱花光了,所以来这个地方打工。看的出他在南疆没有找到寂寞,只找到了贫穷,此外有也能知道他是一个不喜欢做酒店工作的人,服务行业的人需要耐心,他刚才骂四楼的人,其实是一个大忌,因为他不知道我是从几楼下来的,说明内心里也没有这么在乎这个工作。

心有不满的人,往往有巨大的弱点,有弱点的人,又对抽烟那么警觉,自己应该多少会抽。

聊了几句,我告诉他,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女孩子,我找了她好几年了,有关她的消息,有关她的东西,我都特别的在意。之前她住过这个酒店,想住一下她住过的房间。之前她住的是四楼。

他拍了拍我:“兄弟,在感情上就只有两种人,有些人习惯告别,有些人不习惯,不习惯的人,身上的东西会越来越多的。走的会越来越慢。”

我嗯了一声,“这话不是你说的吧。”

他点头,“是之前一个客人说的,他说,路很长,选择带上什么往前走,是门大学问。”

我大概猜到是谁说的,心说你都快瞎了,还和别人尬人生鸡汤,还是闲。

服务员就告诉我,四楼三分之二都被一个团队给包了,那队人特别强势,无法沟通,但是对于这个酒店来说的话,这么大的入住率和愿意给那么高的房费,没法得罪,四楼的人来自天南海北,他们的厨房最近采购那么忙,就是因为为了四楼重新做了好几种菜系。

服务员狠狠的抽了口烟,告诉我:“我和你说,你看到的四楼的人,都是小人物,四楼的大人物,就在东北角的三个房间,门从来不开,人进去之后,没有见到里面的人出来过。我只在他们入住的时候,见过那几个人一面。这些人不在知道这里找什么东西。”他看着外面的崇山峻岭,此时雾气开始压了下去。

我忽然想起,黑瞎子训练我的时候,有一种传话的方式,特别的有他的风格。

我对那个服务员说道:“我是你爸爸。”

服务员看着我。我掏出了一千块钱,服务员目瞪口呆了一会儿,拿了过去,“你认识他?”

评论
  • 无厘头:

    三叔太无厘头了

    回复
    • 天真:

      我是你爸爸

      回复
    • 骗人头:

      假的

      回复
    • 大无厘头:

      我是你爸爸,回家吃饭了

      回复
  • 233:

    雅座

    回复
    • 小三爷的新头发:

      我打字之前还没有你!

      回复
      • 头发上的啫喱:

        这里能盖楼么?

        回复
        • 小三爷的新头发:

          我发誓我没上过啫喱

          回复
  • 小三爷的新头发:

    前排留影

    回复
  • 前排:

    前排板凳

    回复
  • 黑瞎子你爸爸:

    三胖子昨天没更新

    回复
  • 泽彧:

    哈哈,我是你爸爸

    回复
  • 雀跃日:

    这个好

    回复
    • 吴三省:

      阿宁不是被关起来而已吗?怎么是死了

      回复
  • 爸爸:

    你是我儿子

    回复
  • 爸爸:

    儿子!!

    回复
    • 张義:

      啥子

      回复
  • 齐羽:

    儿砸,我是你爸爸

    回复
  • 精彩:

    精彩

    回复
  • 三叔^O^傻?:

    响墩也是?还我没有正常人!?

    回复
  • 盲冢:

    南疆的寂寞蛤蛤蛤

    回复
  • 小软:

    噗嗤

    回复
  • 晓倩:

    最后真的忍不住,哈哈哈哈

    回复
  • culture shock:

    我是你爸爸

    回复
  • 服务员:

    挺萌的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书那么无厘头。搞得评论区这些人都是无厘头。

    回复
    • 无厘头傻逼:

      傻逼还没被喷够?

      回复
      • 见过多次无厘头的人:

        这明显是个假无厘头

        回复
  • 无厘头:

    我是傻逼快来喷我

    回复
  • 吴邪:

    伦理哏?

    回复
  • 莫名:

    我是你爸爸

    回复
  • 莫名:

    另一个怎么不更新了,只有这一个了

    回复
  • 莫名的莫名:

    另一个怎么不更新了,只有这一个了

    回复
  • 无厘头:

    评论的都是傻逼,我是你们爷爷

    回复
  • 一千块钱:

    我是一千块钱

    回复
  • 世道:

    。。。啥意思??我是你爸爸??转移注意力,然后拿利益把这个尴尬弥补,进而让对方唯命是从??心理学??我去。。。三胖子,你到底想干嘛??这么种心理学一般都是病入膏肓命不久矣的看透本质才有的。。。这个意思是无邪铁定要没了????

    回复
    • 灵归:

      啧啧,兄台真是,厉害啦,虽然前面说的没看懂,但是最后一句看懂了,无邪要没了?也不看小哥准不准

      回复
  • 爸爸:

    我不是吴邪

    回复
  • 花开彼岸:

    黑爷的风格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