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七章

2017年9月10日 更新

那个宋墓本来是我的第二个目标,但是在南海国我就先栽了。没有脸继续查下去。

难道这一对皮罿的另一个,指向的是那个宋墓?我在杨大广墓里喷到了什么东西,沾到了另一只皮罿的味道,才把她一直吸过来的。

我想了想,觉得好像不可能,宋墓在哪里现在并不知情,但三叔既然把壁画都能偷出来,肯定有其它更加简单的办法告诉我怎么去那个宋墓。何必用那么匪夷所思的方法,实在有点本末倒置。

除非,这个宋墓的所在是不可描述的。甚至是移动的,才需要指南针一样的设置。

不过,看哈总的说的话,其中谎话的成份不多,他本来就相对比较相信民间传说,虽然他在寻找偏方和各种奇怪法术的过程中,几乎没有遇到靠谱的,不是魔术就是障眼法,但论心里,他一直是相信世界上有些民间智慧和神力。所以他的想法古怪一点可以接受。

接下来就是我自己的判断了,我看着他,发现他一直没有看那条舌头,满头的冷汗,就问他道:“这舌头呢,是从皮罿里面找到的,和你说的事有关系么?”

哈总看了看那条舌头,摇头:“这,这没什么,有时候扒皮的时候为了保持下巴的形状,人皮会把下巴连着舌根卸掉一起扒下来,可能腐烂的时候掉下去了。”

“但这不是这个俑的舌头,这舌头是大概40年前一个盗墓贼的舌头,被放进了这个女人皮俑的体内。”

哈总苦笑了一声:“这个,巧合吧。”

“你是指40年前有个盗墓贼碰巧路过这个女人皮俑的时候,忽然不想要自己的舌头了,割了丢到女人皮俑嘴巴里。”我道,我看着哈总的眼睛,“你逗我玩呢?”

说着我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哪里不对。

我发现这条舌头,他连看都不看。他只看着那个女人皮俑,人看着放松,但是脸色之难看,前所未有。

在我看来,这件事情最匪夷所思的是这条舌头,他连谈论都不想谈论,回答问题的时候,情绪紧张而不集中,似乎对于舌头的话题毫无兴趣。

理性上,这是不对的,不符合常理的,除非是我完全不懂行,不懂皮罿给他的震惊,否则肯定就是对于皮罿他还隐瞒了什么。

但我想起了最开始的时候,他脱口而出了一句:“你死定了。”

之后这句话就被吞回去了,他的解释是我体内有虫子,但后面又说可能是我碰过虫子,这两个解释都过于扯淡,从我身体的直觉来回忆,反而是那句你死定了,是发自内心的。

哈总毫无破绽,我的身体直觉只是告诉我不对,不像其它人,会立即让我知道撒谎,但在古董这一行,这隐隐的不对一定会让我细究下去。

我排了几种可能性,看了看桌子上的舌头,我就拿了起来,朝哈总的脸上忽然就探了过去,我是忽然发力,任何人都不可能在这个距离躲开,但几乎就在我手起的刹那,哈总瞬间弹了起来,翻到了床上,拿起女人皮俑当盾牌,挡住我和手里的舌头。

我一下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的注意力一直在这条舌头上,但是他竟然没表现出来,也算是牛逼。

从最开始,他害怕的就是这条舌头,但是这哥们竟然故意表现出害怕女人皮俑,把所有的话题都引道了这个话题上。

可这是为什么呢?

哈总哇哇大叫:“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骂道:“你喊点别的!”

“吴邪你要死别拉上我死,把那东西拿开。”哈总大叫,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那个女人皮俑的头,忽然180度转动,一下看着哈总。哈总和她对视,对她大叫:“我操!”

查看上一章点击: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九十六章

关于#用爱产粮#

8月底有幸赴青岛为袁老庆生,面对面听他讲关于海水稻的研究。
去之前我们给袁老准备见面礼时,想到“产粮”这个二次元词汇,我的编辑在办活动时也用过“用爱产粮”这个词。
一开始也担心用这么网络化的词语,老人家会不喜欢。没想到袁老拿着我们送他的扇子念了好几遍,说“用爱产粮”这几个字意思好。
袁老88岁很矍铄,海水稻项目是他80岁以后才开始的研究方向。老爷子不想退休,在稻田里走路飞快,不要人搀扶,说到他的研究兴致勃勃。他的那双皮鞋看起来已经穿了好几年,皮面上都是褶子,缝隙里都是尘土。
试验田很壮观,最高的巨人稻有一米八,在碱生地环境下种植。我们就在一片稻浪前唱生日歌吃烧烤喝崂山特酿。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才是生活,对于我。
当袁老团队说起他们酝酿的“中华拓荒人计划”时,我说算我一份。袁老的海水稻和盐碱地改造计划,值得更多人知道。既然今生和“稻米”二字连在了一起,不如脚踏实地为这两个字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以上。

评论
  • 名字:

    真希望多更几篇,看着不过瘾啊!

    回复
  • 第一位:

    第一位

    回复
  • 哈哈:

    第一次前排,好鸡冻阿

    回复
    • 嘿嘿:

      第三没跑了

      回复
    • 逼格:

      你妈卖男装

      回复
  • emmm:

    沙发

    回复
  • 崂山特酿:

    放假福利

    回复
  • 哈总:

    没错,哈哈

    回复
  • 小花:

    晚安啦

    回复
  • 网吧丘:

    第一

    回复
  • 黑瞎子:

    打卡,用爱产粮

    回复
  • 杂交水稻之父袁荣平:

    袁荣平的稻子,三叔有心了

    回复
    • 小哈:

      不是袁隆平么?

      回复
    • 一一一:

      你连名字都没说对,袁隆平

      回复
  • 123:

    前排

    回复
  • 内向:

    实在太好看了

    回复
  • 女人皮俑: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快夸我脖子灵活

    回复
  • 吴邪:

    三叔永垂不朽啦啦啦啦啦啦啦

    回复
  • 吴邪:

    三叔永垂不朽

    回复
  • 晓:

    三叔加油!

    回复
  • 自己人:

    你才永垂不朽,你全家都永垂不朽…

    回复
  • 沙海:

    什么时候把我这个坑填了

    回复
  • 青岛崂特:

    三叔来青岛了???

    回复
  • 稻米:

    不如脚踏实地为这两个字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回复
  • 舌头:

    我也很无奈啊

    回复
  • 脏小鞋:

    表白三叔大大。。。

    回复
  • 秀秀:

    天啊,坑越来越大,快要填不上了!!

    回复
  • 光:

    殷梦雪我喜欢你

    回复
    • 你大爷:

      傻逼

      回复
  • 粮:

    三叔,既然你见到了榜样,那就快更吧!

    回复
  • 噢噢:

    哦扣扣出去

    回复
  • 邪:

    叔 怎么越来越短了 刚到紧张刺激的时候就没有了

    回复
  • 黄河鬼棺:

    越更越短,难不成又要成坑?

    回复
  • 后天:

    祝袁老爷子身体健康!

    回复
  • 哈士奇:

    快快更吧

    回复
  • 舌头:

    无辜。。。

    回复
  • 弥巷:

    高中党只能等周日看
    希望能一直支持三叔,坚持下去,因为这是我们稻米的最宝贵的回忆

    回复
  • 解雨臣:

    盗笔,稻米,不散

    回复
  • 难过的三党:

    三党每次都抢不到前排。

    回复
  • 三叔加油!:

    三叔一语双关,既然要做点力所能及的事,那好好更文吧!

    回复
  • soul:

    明知三叔擅长挖坑,还是义无反顾的跳进来。(づ。◕ ౩ ◕。)づ

    回复
    • 细雨微风:

      三叔这次是来填坑的好不啦,估计这次要把之前提到的所有人都挖出来了,之前是三叔,现在是二叔,后面就是天真他老爹,哦不对应该是她老妈,他老妈才是真正的吴一穷,这才是他爷爷为洗白吴家设的局

      回复
  • 无厘头他爹:

    我儿子呢?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