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十章 耄耋

2017年8月24日 更新

我看着风雨欲来的海面,海边的雷雨云形状非常吓人,现在看上去还是一条黑线,走进之后,很多时候都是像一个巨大乌云海啸,扑面而来。你能清晰的看到云的界限,云下有雨有闪电,云的边缘你甚至还能看到阳光。

刘丧看了看手表,用手捏了捏空气,“还有十几分钟。”

“你他妈想干嘛?又想诳我们?”胖子怒道,刘丧没有看他,默默道:“吴二白花钱请我来骗你们,你以为我会来么,你真是脸大惯了,那30个小时只是甜点,我是有正经事情要做的。”

胖子看了看我,咧嘴:“这b装的,肯定是二叔亲生的,否则怎么敢在你面前装b。”

我看了看刘丧,他正襟危坐,整个人处在一种极端安静的状态,我摆了摆手,刘丧正在自己最自信的领域里,我想看看,他想做什么。

我和胖子坐到他的边上,刘丧的注意力没有再投向过我们,他看着雷雨云一点一点地过来。缓缓拿开边上的防水布,下面竟然是一个神龛,里面的神用布头蒙着。

刘丧站起来,把这个神龛放到他刚才坐的地方,点上三只短香,跪了下来。乌云在神龛后面炸出无数的闪电。

“小哥跪山,他跪雷。这他妈抄袭啊。”胖子低声说道,没说完就被雷声淹了。接着大雨就下来了,雨打海面的声音犹如巨大的噪音,一下耳朵就开始失真。

刘丧拜了拜,从神龛下面拿出一块画板,然后走向海滩,画板上面是油纸,他用画板挡了一下头。

胖子看了看我,我摇头,我要保养,我不去淋雨。

我们就看到乌云压了过来,很快更多次巨大的雷声开始由海面传导到酒店里。海边的云很低,这闪电看着酸爽,震的窗户都在震动。雷声滚滚,滚滚二字非在这种环境下才能体会,同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我看着乌云,想起之前无数听雷的岁月,看着大雨中的刘丧,我忽然有一种共情。

胖子在边上许愿:“劈死这个孙子,劈死这个孙子。”我也走向雨里,胖子楞了一下。我走到刘丧边上。

这一段距离不过是三十几步,我被冰冷的雨水劈头盖脑的冲了下来,我的脖子里立即灌入雨水,这么低的看着乌云我也是第一次,感觉触手可以摸到闪电。我抬头让大雨冲在脸上。

雨滴的冲击力巨大,一颗一颗,打在脸上疼的要命,我忽然明白了什么。

我走到刘丧边上,每一次雷声,他都用右耳对着天空,然后立即再用左耳迅速的旋转,他的眼睛是失神的,闪电在他的眼睛里划过,看不到一丝神采。他的手快速在油纸上划动,留下很多我看不懂的记号。

我看着他,也开始听天空的雷声,这个雷声是陌生的,我从来没有听过。

我还是听着,看着巨大闪光中刘丧的样子。

我意识到让我失去原来的谨慎,让我失去恐惧的,不是疲倦,是一种无法察觉的自负,这种自负让我看不起生死,我无法再感知当年的那种悲天悯人的共情。我这几年努力寻找的也是这个,太多的记忆,太多的经历,太多的轮回,让我能够轻易的在任何情景下平静下来。

我爷爷说过,聪明人总是自信自己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当年我还以为是我爷爷过度崇拜张启山。

后来才知道,这一层不同,是因为人总是去抵御不好的东西,试图看透真相,但还有人说,见山仍是山,见水仍是水。

我忽然抱紧我的头,逃回到酒店胖子的位置,胖子问我:“你干嘛啊?怎么来了又去,去了又怂?”

我说道:“下雨就要躲啊。”

“你这眉飞色舞的,听雷听到叫床了?”胖子说道。

“附近哪儿有菜市场?”我问胖子,胖子愣了一下,我说道:“我们给我二叔他们做菜接风。”

评论
  • CT:

    沙发

    回复
    • 啊:

      撒发

      回复
  • 半夜不睡:

    犹豫一下沙发没了

    回复
  • CT:

    开心~

    回复
  • 十七:

    板凳

    回复
    • 十七:

      ……不对,地下室

      回复
  • 菜:

    呦吼吼吼

    回复
  • 菜市场:

    大声告诉我是第几

    回复
    • 路人甲:

      第……7?我还查过的呦!

      回复
  • 瑶瑶:

    三叔加油↖(^ω^)↗

    回复
  • 彪歌:

    伪前排咯

    回复
  • 蝶泠:

    这是代表吴邪要……重启了?!

    回复
    • 小粽子:

      可能

      回复
  • 雷声:

    超棒

    回复
  • 2333:

    右耳对着天空?那不是灌一耳朵水呀

    回复
    • 然后:

      迅速的转头把水倒掉

      回复
  • 不解花语:

    看来,真正的小三爷醒了。
    感觉这就是通往沙海的续集。

    回复
  • 紫蓝安平:

    天真的状态回来了

    回复
  • 天真:

    我想闷油瓶了!

    回复
  • 雨:

    你躲啥?我又不会非礼你

    回复
    • 吴邪:

      你会弄湿我

      回复
  • 张起灵:

    我媳妇只能我弄湿

    回复
    • 吴邪:

      好嘞

      回复
  • 张家小哥:

    嘿嘿

    回复
  • 闷油瓶我想你:

    闷油瓶呢!没他我都没心思看了

    回复
  • 小天真:

    我不去 我要保养

    回复
  • 张家小邪:

    刘丧厉害,用手捏空气

    回复
  • 吴邪:

    为什么开始有广告了?

    回复
  • 稻米:

    不管你几时解密,反正我有足够的时间等你默默更文。三叔棒棒的

    回复
  • 三叔:

    好拖沓的内容

    回复
  • 小爷:

    期待

    回复
  • 张雨欣:

    坐等更新

    回复
  • 小闷的小心心:

    怎么感觉是结束的意味?三叔总写一堆感慨,然后怅然截止。。。

    回复
  • 邪帝的邪:

    耄耋与听雷与小三爷感悟人生

    回复
  • 字典:

    我只想知道标题怎么读

    回复
  • 腐女:

    有些人觉得重启无聊,其实是人生境界不够。我六年级读盗笔,看得如醉如痴,沙海翻了几页就不看了,觉得难懂。后来我长大了,再读沙海,竟比读盗笔时还入迷,我想这就是成长。重启也是一样,等我再过几年,经历的风雨多了,再读重启,必然有无尽的感慨。这就是三叔的魅力。

    回复
    • 抑郁症患者:

      三叔以前写文都是求长生的人,现在写书都是求来去,从何而来为何而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回复
    • 三叔:

      孩子!你终于懂了!唉不易啊!

      回复
  • 耋耄:

    不是,耋耄之年吗

    回复
  • 张家外挂:

    三叔一生推!!!!!!!!!!!!!!!!!!!!!!!

    回复
  • O(∩_∩)O:

    哈!这次是真的重启了?

    回复
  • 耄耋: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三叔不要瞎起名字啊。。。。。

    回复
  • 稻米m:

    真的重启了,心境不同,感受不同,追求也不同了

    回复
  • 吴邪:

    么么么么么么

    回复
  • 张起灵:

    话说小哥什么时候从青铜门后出来的?福建山里那一段又是什么鬼?哪里有看?拜托高人指点一下

    回复
    • 抑郁症患者:

      看三叔微博里面有更新小哥出来的 真正结局

      回复
    • 稻米m:

      你都找到这个网站了, 就在上面目录盗墓笔记番外里

      回复
    • 资深稻米:

      看来这位仁兄定是有起码两年没关注盗墓笔记了。

      回复
  • 开心:

    开心

    回复
  • 祝我考试顺利:

    刚刚考完试的我马上来追文

    回复
  • 重启:

    邪帝回归

    回复
  • 爽:

    没有无厘头

    回复
  • 真相:

    共情,瞬间跳戏魔道

    回复
  • 当当当::

    让我们欢迎当年的玉面小郎君,天真回归!

    回复
  • 吴邪的头:

    吴邪抱我了!!

    回复
  • 嘿嘿嘿:

    啦啦啦

    回复
  • 光:

    殷梦雪我喜欢你

    回复
    • 殷梦雪:

      你是谁啊?

      回复
  • 迷妹:

    啊啊啊啊啊啊!邪帝❤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