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王海生的死

2017年8月6日 更新

从我在当地听到的消息来看,去花头礁捕鱼的渔民,一般是有特殊的目的的。比如说婚娶,或者有海鲜酒楼高价要求比较好的食材。他们去花头礁的时候,水位很低,也许是为了捕龙虾。

因为水位很低,礁石的下半部分露出了海面,他们看到了安装在礁石根部的某种生锈的奇怪“仪器”,以为自己遇到了“海观音”。
他和阿鸿回到岸上,因为这件事情被人耻笑,王海生年轻气盛,准备自己单身一个人回去探个究竟。

王海生的性格倔强,他决定了之后很快便出发了,阿鸿在他出发之前劝他,但没有成功。终于在一周之后,他再次回到了花头礁。
但是这一次,因为水位上涨,他并没有看到之前看到的“海观音”。
王海生知道是水位的原因,但他也知道,在礁盘附近那么大的风浪下下水,必死无疑。他想等到当天退潮之后,看个究竟,用手机拍个照片。但当天外海有大风,开始退潮时风浪越来越大。

此时老道的渔民应该意识到危险。但王海生年轻气盛,他想尽快完成这件事情,所以他没有立即离开。他认为以他的技术,稍微晚一个小时离开,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所以他继续在大风的花头礁上缩在礁石后面等水位下落。

我可以想象他当时大风之下的窘迫,在外海沿接线,大风吹得我两耳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浪冲上礁石有一层楼那么高。很快,王海生就意识到自己犯下了大错,花头礁的形状非常特别,大风刮过海浪冲击礁石之后,在四周形成了几个巨大的漩涡。他用来上礁石的小舢板在漩涡中不停地旋转。撞击礁石的底部。靠人力是无法离开礁盘的。

王海生缩在礁石的裂缝里,刮过裂缝的风吹出剧烈的风鸣,大浪冲来让他浑身湿透,此时他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己来的时候的目的,明白自己只能在礁石上硬挨一宿。

在写小说的时候,这种情况有一个术语,就是“有人区域的无人时段”,千百年来,登上花头礁的渔民肯定不下万人,他们在这里捕鱼生活,这片礁石虽然身处外海沿接线,但并不是人迹罕至的地方。但这漫长的岁月中,有一段时间,是绝对不会有人到来的,就是暴风雨来临时的花头礁。
千百年来,只有王海生一个人,在这个时间到达了这个地方。

王海生在那天晚上,缩在礁石的缝隙中,看着天空中巨大的黑云被大风撕开,月光时隐时现,月光在巨浪和云底反射。因为溅上半空的水沫充斥着整个空间,从下面看上去,黑云中似乎有着钻石的粉末一样。

虽然从小生活在海边,他还是第一次在海的中心看到这样壮观的景象,惊恐被消磨,冰冷的身体已经没有知觉。但他的头脑清醒起来。在大风中,他忽然听到了一种声音,这种声音开始的时候只是低微的风鸣,后来变成了类似埙的曼妙音律。

“它们都会叫的,就在边上的,我肯定是听到的。”王海生的原话是这样的。

奇怪的风鸣声,越来越响,似乎是某种力量的呼唤。
他趴在礁盘上爬了出去,他惊讶的看到,风暴已经让礁盘附近的水位急速的下降。本来的礁石,已经变成了一片小岛。整个礁盘的泻湖底部,都露出了水面。那种海观音全部露出了海底,大风刮过他们的触角,发出了那种鸣叫的声音。有如海妖的低鸣。但王海生的目光却被这些胶囊下方的礁盘底部吸引了。

他走了下去,南生在梦话中说道。

海浪打了回来,把王海生卷进了深海。

评论
  • 夜风:

    第一

    回复
  • 金木:

    一切都是世界的错。。。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