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这更像一个现象,而不是灵异事件

2017年8月6日 更新

和很多事情一样,第一天总是最让人兴奋,也最让人难以琢磨的。
聪明人总是对所有事物的第一天充满了警惕,他们仔细地观察事件流逝下所有事情的发展方向,一旦出现自己没有事先想到的,就小心翼翼地处理。
同时对于自己的评价,在第一天也总是放在最低的位置,别人也是,任何的错误,疏忽都可以被原谅。

但这不是第一天。从后来的梦话纪录来看,南生应该早就开始对我传递信息,但我因为混乱的生活,漏掉了前面很大一部分的内容。所以我并不能完全听懂自己的梦话。

我梦话的内容和王海生的内容一样松散,但是逻辑清晰了很多,可能是因为南生受过高等教育,懂得如何描述抽象的东西。
为了能够更好的让你明白这一部分的信息,我需要提前告诉你一些分析的结论。
首先,无论是王海生还是南生,他们传达的信息中,都没有自我描述,我举一个例子,如果我通过一个无线电广播,将我的想法传递到一个离我很远的地方,在我的广播中,应该会有比如说:“我现在正在一个山洞中对你广播,这里很冷,我不知道四周有没有野兽。”这样的信息。

但是,无论王海生还是南生的梦呓中,都没有这样的信息。他们只传达一些类似于他们自己经历和记忆的信息。对于当下的情况,没有任何一丝的传达。

因为如此,所以我无法获知他们在传达信息时候的状态。但这是不正常的,违背人的习惯的。所以,我只能认为,南生在向我传达信息的时候,是在一个非主观状态。

不是“他”在对我说话,而更像是“我”的大脑,在接收他以前的记忆。然后用自己的嘴巴念了出来。这更像是一个现象,而不是灵异事件。

熟悉这种描述的人,自然会想到西藏的天授诗人,文盲的牧牛人,在一场大病之后,忽然可以吟诵500多万字的萨格尔王诗篇,整段记忆似乎是忽然出现在大脑里的。但在这里我们不会去深究这种现象本身的奥秘。

南生梦话最开始的信息,就和王海生的很不一样,王海生的梦话碎片且更多像是醉语,叙述着一个模糊的事实,但我和南生接触过,对他和这件事情有所了解,所以梦话中的逻辑直接指向一个我自己经历且熟悉的真实事件。

如果我们听王海生的梦话等于在猜,那么南生的梦话,更像是答案被撕成了碎片,需要耐心的寻找碎片,重新评接起来。
当然只是这么说非常晦涩,我还是从头把过程记述一遍,在开始之前,我们需要先猜测一句话。

南生有一段梦话是:他是在花头礁被淹死的。
我确定这个他不是其它人,应该是王海生,这个故事的起源。
其实,此时我们可以大胆的想象这个人经历的事情。

那年夏天,王海生和南生分别了之后,显然又回到自己渔民的人生里,他未必会对青年之间一时兴起的承诺有任何当真的成分,几个月后,他和阿鸿两个人去花头礁捕鱼。

评论
  • 夜风:

    总是吊人胃口,不过我喜欢

    回复
  • 夫人:

    看到这里依然处在懵逼状态

    回复
  • 迷茫又不失礼貌:

    所以这到底是现实发生的还是小说?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