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八章 南生自杀了

2017年8月2日 更新

还有我不知道的更严重的事情?我心中咯噔了一声,就道:“我觉得你这个人非常有分析能力,你的思维方式非常的有逻辑,我相信你到我这里,肯定不会是为了带一个非常浅显的难题过来,你一定已经有一个结论了,你不妨把这个结论告诉我。”

南生看着我,忽然笑了笑,对我说道:“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认为王海生并不是想告诉我,死后还有另外一个世界,而是想告诉我另外的信息,这些现象,表明他想告诉我的这件事情,已经到了非常紧急的阶段。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他拿起那张照片,“你说得对,我没有想到你能意识到这一点,是的,通过这张照片,其实我已经知道了,王海生要告诉我的事情。这才是我来找你的真正原因。”

“你是来告诉我的吗?”听到这句话,我心中食指大动,似乎有一根羽毛在挠我的心口。
南生道:“这件事情,对我有着重大的意义,但是我不能告诉你?”
我道:“为什么?”
南生道:“这和我的工作有关系,我的职业道德让我不能现在告诉你这些。”
我皱起眉头,就问道:“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南生摇了摇头,眼神中有一丝城市里男孩子少有的坚持:“我不能说,这是原则问题。我只能告诉你,我的工作,和我们的世界有关。”
这句话是十分空泛的,和我们的世界有关的工作,几乎可以涵盖世界上所有的工作。我知道他学的是物理,物理学确实和世界有关,但是我们无法否定演员,餐饮,旅游甚至色情服务业都和这个世界有紧密的相关。

“你不用担心,虽然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是我很快我就能把我知道的一切,用另一种方式传达给你。”
南生的这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
城市里的孩子一般不太会有那么坚定的气场,以至于我听完这句话之后,立即打消了追问的念头。同时也打消了我另外一个念头。
之前我一直想让他把最后几天的梦话录音给我,或者他可以直接告诉我梦话的细节,也想问他出海时候的老军是怎么死的。不过,南生现在的状态,我有一种直觉,我不适宜问太多。

可能是我为人谨慎的原因,这在其他时候并不算缺点,但是顺着南生的语境,我觉得追问下去会破坏现在的信任关系,他如果开始厌恶我了,最终可能什么信息都得不到。

我想留南生下来吃晚饭,他没有答应,我问他要了电话号码,他喃喃了一句:其实没有什么必要。但是还是拨给了我让我存下。
拿到了他的号码,我心里放松了一些。将他送走之后,我开始思考他今天讲的一切。
结果是令人振奋的,因为显然他已经知道了王海生的目的,事实上,如果能知道他的工作性质,我相信我自己都能推测出一二来。
他说他会使用其他方式来传达给我,我觉得是因为合约的限制,或者是他想通过纸面的方式。或许是因为信息量太多,或许还需要经过某一个人同意。或者单纯还没有准备好,他的这个表述有些古怪。但是无关紧要了,这点耐心我还是有的。

我把下一次见面定了一个计划,我选择上海一个私密性非常好的私家会所,整了两瓶家乡的米酒,这种酒其中有一种红色的中药,喝起来非常淡,但是很容易喝醉。
我耐心的制定了一个提问的计划,诱导性的提问,把自己放在下风,让他缓缓的获得说教者的快感,这样他会不由自主的说出更多。也喝的更多。
有点像骗人失身的设局,不过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那天晚上我睡的格外香,这件事情缓慢的从一件失控的,紧迫的突发时间,变得可控和可计划。

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没有比这种情况更让人放心的了。
我没有想到的是,情况在第二天就发生了变化,而且这个变化还是决定性的。
南生自杀了。

评论
  • 红色的中药:

    沙发

    回复
  • wuxi:

    无厘头在哪

    回复
  • 小淫虫:

    昨晚我是看着小说入睡的,但是早上我很累,梦是很多,起床姿势和入睡时一模一样,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