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他想出去

2017年8月1日 更新

在这段时间,南生一直在回避我,这个原因我尚且不知道,他也不打算说,但最终发生的事情,让他决定回来找我。

两个星期之前,南生家里出了一个小事故,他厨房的自来水管自然爆裂了,当时他不在家,是水流到了外面,被邻居发现打电话。南生回去的时候,积水已经有一个巴掌深,很多地方都已经被水给泡了。
厨房里都是铺着瓷砖和大理石,也是防水和防油的,但是南生厨房有一个奇怪的地方,靠近灶台的边上是一个窗户,水溅到那个窗户之后全部灌到了纱窗的拉槽里面,拉槽里面都是水。在用抹布擦拉槽的时候,那个窗因为装修不牢固,竟然掉了下来。南生也并没有太惊讶,因为它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于是想趁这次机会,里里外外整理干净。但在那个时候,他却发现在这个窗户上面划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油烟机排气孔就在窗户边上,所以这个窗户的外延有一层薄薄的油脂,他洗掉了表面的一层,才发现这些划痕。看上去像指甲划上去的,刚发现的时候,他以为是玻璃本身的问题。这块玻璃本身有瑕疵,安装的时候他没有发现。
之后,他们收拾家里的所有地方,因为本身家也不大,南生就决定把所有地方都打扫一遍。就在他把地板全部处理完成之后,又去擦其他窗户的玻璃,结果他发现了同样的划痕,似乎更多。他检查了所有的窗户,发现自己所有的窗玻璃,无一幸免。

在他五天的录影中,并没有拍摄到窗户,但他知道,这就是王海生干的,王海生在他睡梦的时候,利用他的身体在挠窗户。

让他觉得更不舒服的事,这些划痕看上去有一些时间了。南生忽然在那个时候意识到,这种异变,并不是在他感觉到疲惫的同时开始的。
王海生可能很早就不满足于用语言来传递信息了。

“要在玻璃上挠出那么多的痕迹,没有经年累月是不可能的。他早就在挠了,因为我一直只是记录录音,没有记录影像,我并不知道这种变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南生捂住自己的脸,声音非常绝望。

我点上一根烟,发着抖抽了几口。我确实因为常年写作,对于这种事情更加冷静。在我的判断里,王海生抓挠窗户也许是因为无比的狂躁,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了,而他没有办法让南生知道。也许,还有另外一种原因。
他想出去。

我没有说出这个可能性,按照写小说的逻辑,我几乎可以轻易的还原出王海生的一些细节。但这些都是伪命题,是不可能被证实的。现在能证实的只有一点。
王海生开始无所顾忌的在南生身边强调他的存在。

我看着手提电脑的屏幕,心中的凉意让我不停的起鸡皮疙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呢?

我看着南生,他得表情中有恐惧,一直以来,他表现出一种濒临崩溃的状态。
我等着他继续说下去,他的表情非常的疲惫,但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我却慢慢的感觉到,他恐惧的部分,可能和我想的不一样。

评论
  • 沙发:

    沙发

    回复
  • 无厘头:

    坐等无厘头

    回复
  • 坑:

    都是巨大的坑,好像是为了吸引人显示自己文章的高度和深度挖的坑,但是没想到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以填坑,所以就只能越挖越大,越诡异,甚至是造物者的形态。

    回复
  • 无厘头:

    来不了了

    回复
  • 名字:

    为什么要挠玻璃不写字呢…多疼啊…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