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四章 意想不到

2017年7月29日 更新

我听到这句话之后情绪很奇怪,一方面,他的状况让我很担心,另一方面,我感觉到一丝转机的意味。
他之前答应把最后部分的录音寄给我,但是没有寄,那几段录音应该牵涉到王海生临死之前的所有信息,甚至可以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也许这些信息中有突破性的东西:
“你是说,你已经知道了王海生想传达给你的信息?”我没有立即追问,而是压住了自己的好奇心。

南生就笑了,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轻蔑的笑,他一脸的笑容是在嘲笑我的无知,但是这种嘲笑你完全无法生气,因为嘲笑的背后是一种绝望。好像是死囚嘲笑狱卒的那种冷笑。

“不,我不知道。”南生摇头。
“那你这么抗拒听这些梦话做什么?这么多年了,你早应该习惯了。”我奇怪道:“你难道预感到你会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东西?”
“梦话?”南生从我的桌子拿起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不,在我从花头礁回来当晚,我已经开始没有梦话了。”

我愣了愣,没敢接话,他接着说道:“一直到现在为止,我晚上再也不会说梦话了。”他笑起来:“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原理和其中的逻辑,但是我应该把王海生的问题解决了,这件事情告一段落了。”

他的话最后明显接了一句没有想到,我点上一只烟递给他。“有发生你意想不到的事情?”
南生抬头看我,表情非常的难以形容,那是一种濒临崩溃的绝望。
“他改变了方式,我觉得,王海生丧失了耐心,花头礁回来三天后,我的身边开始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现象——他和我的沟通方式忽然改变了,变得——变得非常有攻击性。”
事情开始朝我也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他学我一样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以前,虽然我每天晚上都会说梦话,但是一直到现在,我白天的生活都没有什么异样,所有的一切似乎只会在我的睡梦中发生。所以,这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小困扰,并不影响我的生活。但是到了前几个星期,情况发生了变化。”
他顿了顿:“他开始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出现了。”
“你看到王海生了?”我冷汗冒了出来,这真是大白天谈鬼事,谈到鬼都出来了。
“没有那么直接,但是我开始发现一些奇怪的痕迹出现在我面前。”他捂住脸。“他开始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

我开始明白南生这种绝望的情绪的缘由,之前的梦话还是心理学的范畴,如果你不愿意去相信鬼魂之说,那么你还有大几百个心理学名词可以勉强解释这件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人是摇摆不定的,南生即使告诉我们,他认为这件事情就是王海生的鬼魂作祟,但是他内心仍旧可以认为,这一切是因为自己思维上的问题导致。

但是,一旦这个问题从大脑延伸到了现实世界,那事情就被坐实了。现代人很难接受有个鬼魂在拼命向我传达信息这样的命题。

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如我就算房子漏了,只要不下雨我可以一直不去修补,而南生这种性格的人是那种不会放任问题存在,而会第一时间解决的人,但是王海生的事情他毫无头绪,这种自己无法靠苦熬和执行力解决的问题横在他面前会让他逐渐崩溃。

评论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

    每天头牌都是你。。。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