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二章 第二次破坏

2017年7月26日 更新

一路往上,来到了海流云的卧室,这里是被破坏的最严重的地方。简直像是要重新翻修之前的拆装一样。一路上来,没有看到我想找的痕迹。

从海流云的卧室可以看到他们家的大后院,前院子只是普通的规模,但是海流云家的后院,在这个县城来说,已经算的上是一个小园林了,光是槐树就有四棵,懂园林的朋友应该知道,这种树是很占地方的。
按照我的习惯,我会把园林大概的样子形容一遍,但是这一次我做不到了,因为除了这四颗槐树,这个院子的其他地方都被挖的千疮百孔,大概有二三十个大坑。

最近下过雨,大坑中都积着泥水,看上去像是翻修的工地。
我看老人家的表情就知道他也很震惊,显然这个景象是他离开之后发生的,有人挖了他的院子,没有经过他的允许。
他的手都气的抖索起来,我害怕出事立即安慰他。他一边用乐清话骂骂咧咧,一边就去拿手机报警,他老花的很厉害,手机都要贴到眼睛了才按对了号码。
我回到屋子里,缓缓的开始遍体生凉,站在那边被砸的千疮百孔的墙边,在这个屋子里凌乱的装备背后,隐藏着另外一次破坏活动。

海流云发疯所造成的破坏不至于现在我看到的这样彻底,有人在我来之前进入了这里,利用这里的凌乱进行了第二次破坏。
这一次破坏的目的应该和我的目的一样,寻找某样东西,但是显然最后在屋子里没有找到,否则他们不至于把院子都挖开。
不过说起来,这也够丧心病狂的了。

这样的局面,我很难判断对方有没有找到那个“胶囊”,不过我没有理由觉得海流云会把东西藏到这种人鬼莫寻的地步,而且那东西的体积不小,能藏的地方有限。都找成这样了,要么这东西不在这房子里,要么怎么样也应该被人带走了。
我利用警察来的这段时间,粗粗的楼上楼下找了一遍,明知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看完之后我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这个家里任何能藏东西的地方都已经被开膛破肚了。

唯一让我觉得奇怪的是那面被砸烂的墙壁,这面墙的墙面几乎全部敲脱落了,如果单纯是发疯或者是想看看墙是不是空心的,不需要砸那么多下。
感觉上,作案的人对这堵墙发泄了巨大的愤怒。
之后下到了院子里,这也没有什么现场保护不现场保护,暴雨把整个院子都冲成了泥浆池。
作案工具就架在一边的墙壁上,边上还有一副塑胶手套。

铲子和手套放得十分的整齐,这个和我目的相同的人,一定是个做事一丝不苟的人。而且,我惊奇的发现,作案人员应该只有一个人。因为在后院的雨棚内,我只看到一对泥脚印。
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南生,我没有其他的线索,但是似乎所有的痕迹都很符合我对他的印象。

当天的整个下午,我都在警察局听老头子控诉人生,他们家这个状况,已经超过了屋漏偏逢连夜雨的窘境,确实应该控诉一下,之后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我的状况,便离开了乐清,我心中仍旧急着一个事实,南生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超脱于世外,我需要找他聊一聊。
如果不是他在海流云家寻找那个胶囊,那么我至少可以划去一个可能性,如果是他,那么他身上一定已经有了我意料不到的进展。

因为整个现场的状况,每一个细节都透露出来一种接近癫狂的气息。

评论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无厘尾:

      大哥,你是我偶像

      回复
    • 对一个傻逼说:

      一开始看你的评论我还是有几分认可,但你一连发那么多次,让我们稻米很烦,,如果你只是想引起注意,那么你成功了傻逼,接下来我见你一次骂一次

      回复
    • 安:

      大哥,你太有毅力了,佩服佩服!

      回复
    • 一个稻米:

      我说你每天等着更新,然后复制这句话粘贴,还不只在这一个网站,如果你不喜欢看你可以选择不看,在这里浪费时间,值得吗。你这句话刚开始看很吸引人注意,时间久了,就觉得很无聊,看了就当没看见了。

      回复
  • 无厘头是大佬:

    无厘头你这么肛,服了

    回复
  • 笑尿:

    我现在每一章都是先看评论

    回复
  • 少年云杉:

    突然激动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