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章 再探海流云的家

2017年7月25日 更新

我夹了一口菜,一边琢磨小林的话,菜没咀嚼几下我就吐了出来,觉得舌头发苦,浑身发冷。
“你是说海流云事实上,带了一个那种东西回来?还带回了自己家里?所以——他家人才会遭殃?”
我想起了他家人画的那张图。

小林点头,指了指菜说道:“这顿你请。”
小林说的很有道理,他在大学的时候逻辑性就非常强,而且强到一种变态的级别。基本上任何悬疑小说他都认为破绽太多。
我们吃完饭告别,他告诉我,以后这种事别找他了,来苍南玩可以,再让他安排出海他就弄死我。

如果是我小说里的情节,我该是去乐清爬墙进去探个究竟,反正小说情节是我控制的,墙虽然难爬总是有办法爬,进去了就算惊动了邻居也肯定能逃脱,无谓增加一场动作戏。
在现实生活中,我想到的第一个方法还是找海流云的父母。

一家几口人都出了事情,两个老人打击是十分大的,我去的时候,看到他们住在山上的一间农民房里,外墙是水泥的,应该是90年代建的,海流云的孩子在一楼的厅里面看电视。老太太在里屋的厨房做饭。不见老头。
我觉得现在进去不合适,一直在外面等到饭做完,婆孙两人吃晚饭,才进去说明来意。
当然不能说我觉得你家女儿有个东西我很有兴趣,你能不能打开房门让我进去搜刮一下。
我表明了我的身份,相信海流云在家里说过很长一段时间我的事情,毕竟是我这么多年的读者了。长辈或多或少也应该知道一些。
果然不如我所料,老太太还是很尊敬作家这个身份的,给我端了茶水,然后打电话让老头子回来。

老头是去医院给海流云送饭了,回来一脸愁容,感觉上精神压力很大。这是我切入的好时机,我就对他们道,我可能能查出来,海流云一家疯狂的原因。
我把海流云带南生到我医院找我,然后之后的一些经过,加工了之后告诉了老头子,当然说的没有那么玄乎。老头听完之后,就摇头,对我道:“我知道你说的那个小伙子,没有用,他也来找过我们,说过一样的话,但是他在娟子家里什么都没有找到。”
这让我很意外,我以为南生之后没有再介入到这件事情当中了,没有想到,他仍旧很活跃。

这也让我很欣慰,至少这件事情会一直是他的事情,不会直接转换,变成我的事情。
我问老头难道南生没有从流云家里带出任何的东西来?老头很坚决的肯定。
而且南生来这里的时间也不长,差不多是十天前,来了当天进的房子,当天就走了。

这让我有点心灰意冷,因为如果你们见过南生就知道,这是典型的那种非常仔细的上海人,观察力一看就很强,这孩子做事应该非常可靠,如果他什么都没有发现。那我可能真的发现不了。
不过老头还是带我去了,毕竟我大老远来一趟,带都不带我过去说不过去。
我回到了海流云的家前,打开那夸张的大门,就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院子。
这种院子是违规的,看来他老公真的相当有钱了,能在乐清这种地方搞这种场面出来。也难怪她能各种飞机票满世界追星。

我们进到里屋,我就看到了骇人的一幕,能看到里屋的墙壁上,到场都是器物敲砸的痕迹。
老头说着是海流云回来那天砸的,本来已经睡着了,忽然半夜起来开始砸东西, 怎么拦都拦不住,当时他不在,据说她公公和老公都被砸伤了,这才送到医院去。
我的观察力还是比较好的,只看了这些砸痕一眼,就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在大量杂乱的砸痕中,有一些砸痕无论是力道,间隔距离还是水位位置都很成体系。似乎是很冷静的在墙壁上按照几何规律砸坑。

而其中有一面墙壁,则是另外一种状态,这面墙壁好像被冲锋锤扫过一样,上面被砸的状态已经无法分辨有没有规律,是几个人砸的。这面墙壁完全就是烂了。

评论
  • 第一:

    第一

    回复
  • 有厘头:

    无厘头在不在

    回复
  • 厘头:

    无厘头在不在

    回复
  • 无厘尾:

    找我哥干嘛

    回复
  •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坑:

    三叔,快来埋我~

    回复
  • 有厘尾:

    笑尿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