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前往花头礁

2017年7月22日 更新

总之我们是在三天之后前往花头礁,大船到了礁外沿之后,远远的已经能看到花头礁在我们的远处。只是一个黑色的小点。

我们换上皮筏艇,风略微有点大,船老大让我们早去早回,那地方什么都没有,不要耽搁太久。

我怀着放松的心情,在靠近到两百米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只看到浪打的礁石。我已经给这一次旅行下了一个定论,这就是一次出海吃海鲜的腐败游。

这不是小说,没有那么环环紧扣。

我们仍旧靠到了花头礁上,小林拉我上去,礁石比我想的要大很多,如果在这上面盖个别墅还能送200方的院子。浪很大,大部分礁石都是湿的。

整个礁石是一朵花的形状,说是像莲花太矫情了,但是看上去就是一朵展开的花瓣,难怪叫做花头礁。

石头很凌厉,海浪的侵蚀不同于缓慢的磨砂,把石头拍的奇形怪状,坑坑洼洼,礁盘表面有大量巨大的裂缝,底下漆黑一片能看到海水不时涌上来。需要靠跳跃才能过去。我看到了藤壶,在水线上下长的密密麻麻。好像石头腐烂了一般。

什么都没有,船老大说的没错。

阿鸿说,海观音会发出一种奇怪的叫声。我转去听四周的声音。

海浪声很大,同时伴随着海风的巨大轰鸣,在这样的环境中,就算扯着嗓子喊,稍微隔远一点也很难听到。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环境中存在那种鸡叫声。

当然,仔细去听的时候,什么都不听到。

感觉那应该是阿鸿的错觉,或许是这里的海风吹过礁石间缝隙的某种次声波。

我还是不死心,就在礁石上仔细的寻找,但是拍上来的海水让我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

我折腾了十分钟,然后点了一支烟,小林拍了拍我,意思是早和你说过吧,菜鸟。

我爬上了一块比较高的礁石,往四周看了看,真的是茫茫大海,当时王海生应该和我们船来的方向是同一个方向,他在船上看过来,能看到的部分是花头礁的北边。

我踱步到北边,已经是最后的努力了,走到海浪打不到的地方,我叹了口气,就在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个细节。

为什么老军会跌落下礁石。

对于一个老渔民,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几率太低了。

如果不是意外,也不是南生因为口角推他下去的,那么,也许老军到水里去是有原因。

我开始把注意力放到礁石的边缘,小林提醒我这十分危险,我几乎是蹲下挪了过去。他喊道:“你就算蹲着步,你该掉下去还是掉下去。那地方危险,不是说你站着危险,快回来!”

我没理他,缓缓沿着边缘寻找,出乎我的意料,十几分钟后,我真的看到了在海水中的一个影子。

这影子在海水里面,浪花的泡沫很多,这里又是深海礁区,估计这礁石下面就是一块悬崖,海水颜色很深。如果不走到这个地方,很难看到。

我能看到是因为我走到了这个地方,而且这个影子的形状,一看就不是天然形成的。

很多的触手一样,确实是天线一样的状态,影子的状态看去,更像是一棵奇怪的水中的树状艺术品。

我叫了小林一声,指了指水下的影子,浪花的状态一变,我们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你现在还觉得我是神经病?”我得意地说道。

“你神经病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说你是傻逼而已。”小林瞟了我一眼:“先别得意,说不定是什么大海蚌之类的。”

“你他妈才是大海蚌。”我骂道:“又不是西游记。”

我有一种恐惧和兴奋交织的感觉,看了看四周,茫茫大海,这块礁石真的有蹊跷。

有可能是王海生出海的那一次,海水水位是一个特殊的超低点,所以这东西露出了海面被看到了,后来水位上涨之后,再也没有达到这个超低点。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被安放在这里。那影子看上去不像是什么海中的妖物。到底是什么?

评论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我是无厘头的爸爸:

      傻逼,是不可哪复制,不愿意看就滚,没人求你来,别他妈刷存在感

      回复
  • 额:

    回复
  • 额:

    额额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