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三章 南生没事,他回来了

2017年7月18日 更新

古龙的小说里,介绍一个高手,往往采取短句的模式。

楚留香要去找张三

张三李四的张三

是的他的真名就叫张三

一眼读去,就知道这个人非同一般,我要找的这个人,没有那么戏剧化的姓名,甚至我没有打算暴露他的真名,我们都叫他小林。

小林是我的同学中,唯一一个苍南人呢,我找他帮忙不仅是因为他家是在苍南很大的船东,而是他本身就是海骚子。

海骚子是我们给他起的外号,他是一个对海有着超凡感情的人,大学时候的梦想就是海洋的环境保护,他毕业之后就回家,对于家乡一代的海洋环境非常熟悉,最让我看中的,是他在环境监察局的工作,需要大量的海上工作时间,所以他的出海时间可能比某些渔民还要多,不同的航线,不同的船,他都要上去定期走走。

当然他也可以不去,在办公室里吹空调,但是对于海洋的热枕不容他休息。

这是个理想主义者,因为嘴唇很性感,还有一个外号叫做樱桃小林。

小林的外貌比较清秀,身高不高,173的样子,但家里有钱,是我们以前的寝室的室长,我们忙着打工恋爱打游戏的时候,他一直坚持自己的专业理想,总之是个内心很有力量的人。

见他的时候,他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全部都是修身的,人比以前显得精神。一看就知道是在恋爱阶段,刚约会完回来。他很会捯饬自己,虽然身高是他自己耿耿于怀。

不过我懒的问他私生活的事,他肯定各种推三阻四,左顾言他不承认。我单刀直入,和他大概把事情描述了一遍,他以理想主义者的态度鄙视了我的想法。

“你怎么神神叨叨了那么久,现在还没改好,啊,对,听说你现在都能靠这个赚钱了。真是,中国人口太多了,神经病都撑起一个行业了。”

小林的嘴巴相当损,我早就习惯了。

我知道他肯定不会信,因为理想主义者普遍都比较自大,但是没有关系,重要他讲义气就行了。于是道:“是不是歧视心理残疾人士,这个时候最需要老同学的关怀。”

他呵呵了一下,“我当时高考的时候真应该再用功点的,摊上你这么个室友,你想出去玩一趟就直说,这点虽然我权力不大还是可以替你安排的,你自己付钱就行。”

他和我说,花头礁四周要找大点的渔船,先到一边一座礁盘上呆上两三天,吃吃海鲜玩一玩,要靠近花头礁要在长潮的时候,否则平底船也很容易被困住。那儿风景还是不错的。

他把我当成了找个借口来找他玩玩的同学,这也就罢了,和他聊过之后,也觉得自己的恐惧好像有些可笑,似乎是陷入了自己的小说情节了,何况他还说过,花头礁,他自己都登上去过十几次。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和他约了三天后出海,一切事务他来,我只负责买啤酒,之后通过他的关系,找到了南生出海时候的船老大。这件事情比较有名,当地不大,他又有政府背景,找起来很容易。

一开始船老大很不想见我,小林做了工作才勉强答应可以聊几句,我去见他的时候。他正在晒鱼。院子里坐着另外一个年轻人,一问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王海生梦话里的阿鸿,大概是小林和船老大说过还要找这个人,两个人觉得麻烦索性一起来了。

船老大非常瘦,按照道理渔民的状态其实都很相似,高强度的劳动的日晒,身上的水藓和海风吹糙的皮肤。但是船老大的头长的很有特色,他身体瘦但是头很大。完全没有头发,而且头的形状很怪。

硬要形容,我只能说他长的像卡通片里的人物。而阿鸿是一个四肢短小的小胖子,眼袋很大,纵欲过度的样子。两个人都很爱抽烟,看我的眼神说不上友好。

这一路过来我感觉自己很像调查记者,打开录音笔放起来,我就开始问准备好的一些问题。小林还瞟了我一眼,似乎觉得我还挺矫情。这批一起长大的人就麻烦,熟悉你在学校里穿裤衩搞怪时候的样子,你一活出点人样来,他们反而觉得我滑稽。

我没空管他,很严肃的对着两人,不过这两个人完全不按照我的提问来回答,直接上来反而问我:“你是要到花头礁去吗?”

我点头,两个人都摇头:“不要去。”

我问道为什么,阿鸿就说道:“那块礁石本来就很邪门,不要去,这几年我们打渔都不敢到那儿去打了。”

我叹了口气,心说不用再渲染了,直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如果把我吓到了,我自然就不去了。问道:“之前阿娟和那个上海的,叫做南生的小伙子来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小伙子后来怎么样了?”

船老大说道:“小伙子,你说那个小南吗?他没事,他回来了。”

评论
  • 海:

    。。。。。。。。嗯

    回复
  • 无厘头:

    三叔的 书,里边到处都是坑,所有坑都 不填,还都没结尾。坑与坑之间联系只有 一句话,很牵强。刚看时还挺吸引人, 时间久了,就感觉很无厘头。

    回复
    • 三叔:

      发现大黑粉,掘其祖坟处理

      回复
  • 鸡冠蛇:

    无厘头你有病?处处骂 还一句原话 我咬你?

    回复
  • 德雷克:

    无厘头我就知道会看见你!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