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二章 奇怪的东西

2017年7月17日 更新

医生把一只信封交给我:“在这儿看完还给我。”

我点头,医生就想离开,我问道:“她老公和公公婆婆是怎么疯的?”

医生指了指信封,意思是全在里面。

八月的乐清非常炎热,我抽完烟,感觉自己安定了一点,进到了走廊里,坐在探病人坐的塑料椅子上。迅速看完了资料。

情况和我想的没错,海流云是和南生一起出海的,显然动用了自己老公的关系,这份笔录是他们的船老大口述的,是一个中年人。叫做胡富林,过程很简单,他开着大船到了环礁的外围,然后南生和一个渔夫划平底船进了礁群,前往花头礁。结果过了三个小时还没有回来。

因为天要黑了,之后海流云和一个渔夫进去找,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已经精神有点不正常,海流云是其中最严重的。上岸之后当晚就发作了。

海流云回到乐清就入院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家里人也开始出问题。但是情况较轻,在医院的记录上,写着他们的病症,海流云的家里人,认为自己家里有“奇怪的东西”。

所有人都说,他们家的一个房间的天花板角落上,吊着一个东西。

不知道是其中哪个,还用圆珠笔把那个“东西”的样子画了出来,事实上画并未成形,我只能看出一大团歪歪扭扭的线条。

据我所知,精神科医生对于“幻视”的病人,一向是很谨慎的。所以初期并没有建议住院。不过这个状态应该是真疯了。

如今他们应该也在这家医院里,但是我和他们不认识,不找个理由,恐怕不太好交流。

“我是你老婆的偶像,特地来问问你们为啥发精神病,顺便告诉你们,我也是精神病。”

这是要被他老公咬死的节奏。

现有证据指向毫无疑问,海流云肯定在花头礁看到了什么,她看到的东西让她极度惊恐,以至于疯狂。至于为何疯狂会蔓延到她家里,暂且还没有定论。

我的后脑勺直发紧,一般小说写到这里,主人公必须要去花头礁查看一下,否则故事情节无法推进。但是我现在浑身的戒备都告诉我,千万不能去。

我吸了口气,浑身发抖,这种感觉让我很恼火,这不是去或不去的问题,而是我对于自己现在的这种控制不住自己发抖的状况恼怒。

档案里并没有写南生的情况,不知道最后是找到了,还是和王海生一样,在海上失踪了。

在那种地方失踪,等于是死亡。记录中没有死亡者的介绍部分,为什么?文件被警方拿去了?

去问医生医生也不知道,说是听海流云的丈夫说的情况,毕竟病例中不可能出现这么详细的和病例无关的东西。

我将档案还掉就去了酒店的游泳池,游了两个一千米,因为我不想当天晚上失眠。

泡在水里,我就开始为自己制定计划。

这件事情我一定得查清楚,之前老是抱怨自己的人生无聊,如今真的遇到事情了,反而是这样的状态,我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但是也不能蛮干。和美国恐怖电影的炮灰不能一样。

要去趟苍南,见一见包船的船老大,他在事发第一现场,也许有什么笔录中没有的线索,问他比问警察方便。还要找一找,那个叫做阿鸿的人。我希望知道王海生当年发生的事情。两件事情的对比,会出现关键线索。

当然,首先,我要找一个人帮忙。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