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死的人是谁

2017年7月16日 更新

在酒店打了几个乐清老关系的电话,我不知道海流云的真名,只知道一个娟字,只好去查全家都疯掉的案子。这一定是一个案子,不管在任何朝代,一个家庭短时间内都出现精神问题一定有蹊跷。而且一般都会和“灵异鬼怪”的传说有关。

我连夜到了乐清的中医院,通过我外公那边的亲戚关系,得到了探视的资格。确实我的作家身份还是挺有用处,比某些职能机关还要好说话,毕竟这两个字大家都不了解。

我走进医院的时候,觉得真搞笑,上次见她,我在精神病,如今却倒了过来,到了病房我也才意识到完全不是这回事情。

我是在疗养,而她扎扎实实是真的在疯了。

她是单人病房,不是因为有钱,而是因为她的攻击性十分大,是属于人们传说中的,最可怕的那一类疯子。

我坚持要和她面对面见一面,最终医生也只是让我隔着门,我叫了她一声,她抬头看到了我。我看到她最起码老了十岁,整个人形容枯槁,眼窝深陷,眼眶中布满了血丝。

我很担心她会失去理智到连我都不认识,但是看她眼神的变化,她还是把我认了出来,接下来她的表现至今都让我觉得恐惧。

她猛的冲到了门前,用力摇晃门,我一开始以为她要攻击我,但是他随即大叫起来,我听不懂她叫的内容,这是乐清土语比较含糊的喊出来,需要土生土长的乐清人才能听懂。

她一直敲着门,眼神吼的都涣散了,一直叫着同样的一句话,用头撞击铁门。医生立即把我拽开了,护工冲了进去,把她按在床上。

我浑身冷汗,问道:“她在叫什么?”

医生道:“她在叫,不要去花头礁。疯了之后,她一直重复这句话,没有说过其他的话。”

我跑到医院的阳台上,点上一根烟抽起来,抽烟对于我的精神疾病并没有好处,但是我感觉如果不抽就会那凄厉的喊声带到另外一个世界去。

抽烟的时候我的手都是抖的,医生叹了口气,脸色也不好看:“很久没有遇到这样的病人了,这种人只有在旧社会才会出现。”

“病理是什么?”我问道。

“最奇怪的就是这点,没有病理,她的大脑脑电图是正常的,但是现在大部分精神病人都没有器质性病变,所以我们查了她的精神历史,发现是突然发病,他们家族,都没有相似的经历。”医生道:“她是出海回归的开始发病的,详细的过程,他的同伴有详细的笔录。因为同行的死了一个人,我们认为是惊吓导致的精神分裂。”

死了一人,我心中啧了一下,难道海流云和南生一起出海了?

死的人是谁,难道是南生,当时说的预感真的发生了?他没有东西寄给我是因为来不及寄出就死亡了?

评论
  • 寒暄灬少:

    开始填坑了?

    回复
  • 我:

    无厘头不见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