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为什么要进洞看看

2017年7月15日 更新

胖子拉住闷油瓶,说道:“小哥,咱们多少年兄弟了,得你照顾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兄弟们也都成长了,别啥事都你冲在前面。”他看了看表:“说实话,咱们下来没多久,不急那么一会儿,咱们把事聊清楚了,你不知道你不在这些日子,天真长进特别大,你现在不能不听他的意见。提姆龌蹉,你懂么?”

胖子说着给我打眼色,这几年时间,我确实和以前很不一样,第一是我必须对自己负责,我很快明白了我只要想错一步,自己就没有第二次机会,其次是,我知道为其他负责。

但越是意识到自己的改变越大,我越是明白我其实没有改变,我本身就是这样的人,只是因为闷油瓶离开之后,他身上所为我承担的东西,一下子就没有人为我承担了。

闷油瓶从来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我看他决定的那么迅速,肯定是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所以他决定进去的瞬间,他肯定已经承担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危险,我有个私心,我希望我可以证明我自己可以多承担一点了。

我对他道:“这块石头在这里,是一个警告,说明肯定有人进去过,但是没有出来。你如果进去了,就算你能保的了自己的安全,但是我们在外面也可能因为手足无措而做出错误的决策。所以,我们还得多想想可能性。”

闷油瓶没有回答我,他想了想,把装备带脱了,就递给我。

我接过装备带,看了看他,他看着我。

我心中一愣,我操,你是让我进去?

一想也是,胖子那么胖,进这么个洞非常费劲,如果遇上任何的危险,他非常不利。小哥进去是最方便的,如果胖子不进去,那么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我们都不进去了,要么我进去。

“额?你说的对。”我接过装备带,看了看洞口,洞口只有脸盆大,光从洞口进去就十分的艰难,里面一片漆黑,不知道通向哪里,也不知道要在里面爬多久。“你有没有考虑过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去找刘丧,我觉得他很危险。”

闷油瓶看着我。

我忽然明白问题出在哪儿了,我在不在的时间里,已经发号施令惯了,闷油瓶在三叔在的时候,除了做他自己的事情,是完全听三叔的。在我和他相处的时间里,基本上是我听他的才能保命。如今在这种关键时候,到底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我得做个决策了。

我又看了看洞,倒不是我害怕,以我的性格,我还得再知道一些之后,才敢进去冒险。我就问他:“你经验那么丰富,你知道进去之后,会发生什么么?”

闷油瓶把装备拿回来,却没有说话,似乎不知道怎么说。

我仔细去看石碑,忽然意识到逻辑有点问题,哪里非常的不对。

不会是修墓的古人,他只要把洞填了,根本不需要警告。

难道是三叔?

这是什么意思?恶作剧?三叔故意把字改了,提醒后面的人不要进去。

三叔没有那么好心,除非是知道我会来,特地提醒我的。

我觉得三叔就算再睿智,他也想不到,未来他侄子会到这个墓里来。这肯定不是留给我的文字 。

这是留给谁的文字呢?他是提醒谁呢?他就不能用简体中文,为什么非要用小篆?难道不怕侄子是文盲么?以我们家族的品性,我很可能是文盲的。

那原来上面刻着什么呢?

我心中冒出无数个疑问,胖子就道:“你们不觉得奇怪么,这句话也有很大的问题。”

“什么问题?”

“你们一般警告别人,会用形容么?比如说,你说电栅栏,你会说,不要触碰,否则你们会外焦里嫩哦。这怎么看怎么都不是古人的习性吧。反而,是邀请,请您来玩,必然尽兴而归。邀请才会形容吧。”

往前百米无返,永不见天日。

是个邀请?邀请去哪里?

“不是邀请,是遗言。”闷油瓶说:“有人进去之前,刻下来的。”

评论
  • 一百米:

    什么时候解决篆书和100米之间的矛盾

    回复
    • 嗷:

      有毒,真快

      回复
    • 吴邪:

      翻译的时候我会换算单位啊

      回复
      • 扔来扔去的装备:

        三叔亲儿子

        回复
  • 第一蛤蛤蛤:

    沙发

    回复
  • 疑问:

    那个人怎么知道自己进去就出不来了?

    回复
    • 嘎嘎:

      私以为,能出来他就会把碑文改了或者磨了,没改掉就证明没出来

      回复
      • 文字碑:

        有道理

        回复
  • 有毒:

    明明很惊悚,大半夜的看笑了

    回复
  • 回答疑问:

    大概是经历了别的变故

    回复
  • 黑瞎子:

    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

    回复
    • 紫蓝安平:

      厉害

      回复
    • 吴邪的情敌:

      八百都没有哪来的一千

      回复
  • 一天一更:

    一天一更,比看言情有意思多了

    回复
  • 三叔:

    我接着等

    回复
  • 珊珊:

    另外一个可能性?!解释那么多,好尴尬,

    回复
  • 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进不进:

    莫名心疼刘丧一分钟,以借口被想到。

    回复
  • 吴邪:

    你怎会什么都知道

    回复
  • 太短:

    文太短,不够看。

    回复
  • 墨羽:

    瓦又晚了

    回复
  • 洞:

    话说你们到底钻不钻,不钻我走了啊

    回复
  • cjhg:

    天真成长了

    回复
  • 胖子:

    不钻我钻了啊!!!

    回复
  • 洞:

    你们他妈的钻是不钻,老子领了几章盒饭了!

    回复
  • 一高三党:

    刘丧绝对有问题,就像老痒一样。

    回复
    • 同高三:

      小伙子扩列吗

      回复
    • 小哥他二姨赵铁妞:

      说到老痒吓得我一身白毛汗

      回复
    • 老痒:

      说我坏话呢?

      回复
  • 张做人:

    马勒戈壁

    回复
  • 闷油瓶:

    你行你上,不行别BB

    回复
  • 就服你:

    遗言留下来,知道必死还进去啊

    回复
  • 小哥:

    回复
  • 灵活的胖子:

    咋还不更新

    回复
  • 天真:

    社会我大张哥,人狠话不多

    回复
  • 遗言:

    啥气候更?

    回复
  • 吴邪正妻:

    吾邪(比心

    回复
  • 八月起灵归:

    我来了

    回复
  • 100米: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来啊来啊来啊

    回复
  • 胖子:

    胖爷我到想看看是那个老骨头妖言惑众

    回复
  • 犀牛角:

    需要我牺牲吗?

    回复
  • 禁婆:

    快来中路开墙

    回复
  • 提姆龌龊:

    啥意思……?

    回复
  • 张家小邪:

    找刘丧干啥子

    回复
  • 兔子洞:

    哈哈哈小哥默默那回装备的时候心里是不是在想:算了吧吴邪还是我下去……

    回复
  • 叔迷:

    钻个洞真费劲,三叔想把坑继续埋到什么时候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