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做个备份(新修订)

2017年7月14日 更新

他继续道:“王海生让我接受这一切,用了六年时间,从现在来看,这件事情非常的匪夷所思,背后应该会有深意。假设我因为知道了什么而发生意外,我需要有一个人能接替我帮我将这件事情继续调查下去,至少这件事情不能这么不了了之。”

我点头,这个要求很合理,他希望这件事情在我这里有个备份。

因为我比较能够接受这种事情,同时好奇心又强,然后,最重要的,我已经前期了解过这件事情了,如果要调查,可以从他的断点开始,不用重头来过。

“我觉得你不用太担心,如果你要有事,肯定早就发生了。”我安慰他道,虽然我心中知道,这件事情比较奇怪,所以不能用常理去推断。

海流云在一边说道:“本来我也可以是这个人选,不过毕竟你的人脉和社会地位在这里,做事情都比我方便。直接找你可能比较爽快,你毕竟是大作家。”

我干笑了几声,因为此时担了些责任,不由有些担心起来。

不过既然之前说了自己对这件事情有兴趣,这时候也不好反悔,于是我点头。

南生告诉我,他会把他最后几天的录音都整理好,定期发给我,他会待在苍南,如果在梦中获得和当地有关的线索,他可以马上去查证。他也打算如果有可能,包船去一趟花头礁,去那边看个究竟。

我建议他使用比较现代的船,多带一些人去,宁可花点钱,既然感觉不太好,就要做完全的准备。如果金钱上有困难的话,我可以支援一些。

他不置可否,显然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没有说出来。当然这是我的感觉,不能勉强。我最后给自己留了一个扣,说:“如果你还有隐瞒或者没有告诉我的东西,那么我最后没有能帮到你,你也不能怪我。”

南生道:“我确实有一些保留,和我的隐私有关,但假设真的有事发生的话,我有办法将这些保留的事情也让你知道,但我现在不能说我会如何做。”

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说什么,我点头:“好的,我等你的好消息,希望一切都不要发生。”

南生点头,便离开了。

这天是2012年的5月12日,之后的时间我一直在处理我的小说和养病。南生的事情时不时地在我脑海中想起,我也让我的助理常常去关注海流云的消息,但是一直没有东西寄过来,连之前说好的后面的录音也没有。

这倒是不奇怪,现在人说话不算话的大有人在。很多时候是当时气氛使然,冷静下来之后就不会去履行。

就这么经过了三个月时间,到了八月中旬的时候,天气已经非常非常热了,在炎热的天气下,加上又没有任何的消息,我开始慢慢淡忘。

当我重新想起这件事情的是我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之前寄给我的录音笔,我当时打了个激灵,似乎是我疏忽了,好像某个责任没有尽到一般。

不过想来之后南生并未寄给我任何的包裹或者单个的笔记本,这是不是说明,后续没有事情发生。这件事情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当时的精神状况不错,我的精力很充沛,想起南生说的那个诡异的故事,不由好奇起来。于是想去主动询问一下。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