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他遵守了约定(新修订)

2017年7月13日 更新

六年之后,南生坐到我们面前,说到最后那几段的时候,我毛骨悚然,满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他当时跟我诉说时那种苍白的表情,说明他自己也承受着极大的心理煎熬。

半饷我们都没有继续,我深吸了一口,才从最后一句压迫感中释放出来,问道:“你的意思是,他遵守了约定。”

南生点头。

“从逻辑上来说,这确实讲的通,但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有一些不合情理的地方。”我说道,不能单纯使用这种情节推理来判断一件事情,小说可以,一般的读者只要阅读快感就行了,但是这种现实事件,其中的巧合还是很有可能通过非超自然的办法解释的。“王海生如果真的变成了鬼魂了,通过在你梦中说话的方式告诉你阴曹地府真实存在,那么在你发现你用蛮话开始说梦话,或者,最不济在你三年后意识到这是蛮话时候,信息已经送到,这种行为就可以停止了。你现在还说梦话吗?”

南生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两三只录音笔,显然一直没有停过。

我说道:“不管是人还是鬼,用六年时间来告诉你,灵魂的存在,而且从不中断,这未免也太敬业了。”

“我也想到过这一点,也许王海生的状态并不是如我们想的那么理性化,但是毕竟他记得约定,并且找到了我,这说明王海生做这件事情是有自主意识,并且有逻辑的。”南生说道:“他连续六年,每天晚上不间断的告诉我这些东西,每晚的内容都不重复,确实不同寻常,我相信,他应该是想传达比‘有鬼魂存在’更加复杂的信息给我。我听了很多次录音,想从他的那些话中听出什么来,但是毫无头绪——说实话,这是我的私事,我也不害怕王海生,他是我童年的好朋友,我相信他不会害我。我来找你,特别是还麻烦了海流云,是因为后来还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我自己无法解决,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我。”

南生的脸色丝毫没有好转,仍旧陷入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下,看样子,他害怕的并不是自己身边可能在闹鬼这件事情。

我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就点头,让他继续说下去。

“这个信息,应该和花头礁有关。”他继续道:“他这6年来,大部分的内容,都在重复他在花头礁上看到的奇怪的东西,而前一个月,我的梦话,终于进行到了,他临死前的那一次出海,我相信,我很快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那你希望我帮你什么呢?”既然你是来寻求我帮忙的。我心说。

“我预计在一周之内,我的梦话就会告诉我,王海生最后一次去花头礁,到底遇到了什么。他是怎么死的——然后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预感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我也会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

“嗯哼”。说到这里,我心中也起了不祥的预感,确实应该有这种感觉,因为好莱坞电影都是这样拍的。

评论
  • 齐墨:

    我去,背后发凉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