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少年的死亡约定(新修订)

2017年7月11日 更新

南生愣了愣,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奇怪,但是他还是顺口就回答说:“人死了,不是要到阴曹地府去吗?”

王海生看向南生:“那你相信吗?”

南生耸耸肩,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因为毕竟死亡离他还好遥远。在他十一二岁的时候,因为母亲的去世。他曾经有过对死亡的恐惧,那时子夜当他想起死亡必将来临的时候,那种无力感让他觉得崩溃,后来很快就消失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琐事逼来,使得思考死亡这个命题在那个年纪显得有些愚蠢。

“也许吧。”南生说道。“如果有鬼的话,咱们这辈子活得好不好,关系似乎也不大。”

王海生笑了笑,用蹩脚的普通话道:“那如果没有鬼呢,如果没有阴曹地府的话,人死了,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南生摇摇头,这种问题思考太多人会很绝望。王海生继续道:“如果终究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那么我们一开始为什么要活着呢?活着本身是为什么呢?我们在这里打渔、赚钱,你去读书,这些东西在我们死后都没有意义——你不觉得我们活的非常好笑吗?这感觉上像——”

“像电子游戏一样。”南生说道:“没有存档,打得再好都没有用。电源一关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哦,真的很像。”王海生很严肃的点了点头。

南生笑了笑,心说其实有些事情我们不能这么武断,这是一个很严苛的哲学问题了,我是谁,我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

一个海边长大的渔民会思考这种问题,这不是个好现象。因为这几个问题世界上可能还没有几个人能回答。

“所以还是有阴曹地府的好,这样我们死了都会变成鬼了,我的老爹,你的妈妈也变成鬼了,我们能继续在一起玩儿。”王海生说道。

南生不知道王海生的老爹去世的具体情况,他母亲是病死的,因为他母亲平日里工作非常忙,所以南生在她去世的时候,竟然找不到悲伤的感觉,他只好木然着脸,装成自己悲痛的样子。

这件事情他到现在还有负罪感。所以不愿提起,他没有接王海生的最后一句话。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话题已经耗尽,他明确的感觉到王海生心中肯定有什么事情,又走了几步,王海生又停了下来,转头对南生道:“南生,咱们做一个约定吧,做为我最好的朋友,咱们就死亡这件事情来做一件很有意思的约定。”

南生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回答道:“你说吧。”

王海生道:“我想说的是我们两个人不管是谁,只要其中一个死了,如果真的有死后的世界,如果真的有鬼魂的话,那么死去的人一定要想办法把这一切告诉活着的人。”

南生就道:“你的意思是我比你先死的话,如果真的有灵魂的话,我就回来找你,告诉你这件事,如果你先死的话,你也这样做,对吗?”

王海生点头,伸出手:“对,我们必须这样做,因为这也许是我们了解死后的世界的唯一的方法。”

南生笑了笑,觉得这有点幼稚,而且他们俩人离死亡似乎还相当的遥远,这样的约定本身就显得特别的可笑,他又把手伸了过去,俩人拉拉勾,就像小时候一样。“好,一言为定,我希望这样的日子晚点到来。”

王海生就道:“也许这些事情并不是咱们说了算的。”

这个约定做完大概两周后,南生和王海生告别,结束了海边的假期,回到了上海。

三个月之后,王海生在花头礁遇到海难,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王海生的死,南生并不知情,但王海生死后一个月,南生开始用蛮话说起了梦话。

评论
  • 三胖子的背心:

    几年前的故事终于要继续讲下去了,为我三叔站街

    回复
  • 张起灵:

    很怀念三叔的文笔

    回复
  • 三:

    前排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