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花头礁(新修订)

2017年7月10日 更新

花头礁我还真知道,在那一代吃过海鲜的人都听说过,花头礁附近一个环礁带,整个礁石的外延是捕龙虾最好的地方,苍南9斤龙虾王就是在那里网上来的。

但是环礁的远端,特别是花头礁那边就很少有人去,因为那儿靠近一个海沟,非常的深,说起来是一个环礁群和海底的大断裂。

环礁群靠近大陆的那一头叫猫礁,和花头礁遥遥对望,直线有20公里的距离。只有在鱼荒,或者是渔民家里要办大事的时候,才会经过猫礁,去花头礁那儿捕鱼。

进到环礁里面要用平底船,到了花头礁还要祭拜,这块礁石以前是近海和远海的分界线,过了花头礁,就说明到了真正的大洋上。

所以说,花头礁上有个东西,这种话渔民确实不会相信,人很少在那儿活动。

“要不是那天阿鸿不敢过去,我早就抓到那个东西了。气饱了气饱了,阿鸿这个杀跌B(听不懂的脏话),我迟早要把那个东西抓回来。”

接下来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似乎是一些生活的片段,能听的出来,他似乎是在和一个人对话。

他并没有一个人扮演两个角色,所以我只能听到他自己的部分,无法听到和他对话的人说的什么,对话过程只能猜测,应该都是和生计有关的话题,生意比较艰难,雨水太多。鱼群的走向也似乎不在这边。

我继续听着,大概能分析出整段梦话的前因后果。

首先毫无疑问,说梦话的人一定是个渔民,而且是一个经常出海的海客,不是大渔船拖挂作业的船公,而是直接给城市酒店供应新鲜海鲜的那种。他们的船不大,往往是兄弟二人,或者是父子两人就出海了,收货也不会太多。

这种渔民一般都是生活在贫困线上的,特别是现在大船作业泛滥的海域,他们捕到东西的几率越来越少,很多祖上传下来的捕鱼的方法,因为环境的变化也越来越没有作用。

所以他们埋怨生计是很平常的事情,我在海边见过不少这样的人,他们大多聚在一起。这种人的出路是开海鲜大排档,自己捞自己做,但是这种生意也需要本钱。

这个渔民年纪不大,和他搭伴出海的人,名字应该叫阿鸿,是一个胆小的人。

这段梦话应该是回到岸上之后,鉴于在说阿鸿的坏话,那么他应该不是和阿鸿在一起,而是和另一个人的对话,当时很可能在喝酒,或者是在吃饭。闲聊起的故事。

我暂且称呼这个渔民的名字叫做A,A在进行这段对话之前,进行了一次出海,出海的地方叫做花头礁,在这个花头礁的附近,他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东西。

我无法形容我的感觉,不知道他看到的是奇怪的动物,还是说诡异的物品,这个东西,都不应该在那个时候在花头礁上出现,所以他很惊讶,并且想过去查看。但是阿鸿阻止了他。

显然最后他没有弄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他回到岸上之后,说起这件事情被人耻笑,所以迁怒于阿鸿。

我觉得我猜的八九不离十。

抱怨生计和穿插着抱怨阿鸿和重复说花头礁上奇怪的东西,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小时。梦话渐渐开始平息下来。

人不会一晚上都说梦话,往往是在某个睡眠时期,我的精神状况一直不是很好,所以一直在看这方面的书,了解过一些细节。

频率越来越低,最后,录音中回归了安静,有六七分钟再也没有一声动静。

应该是结束了,我把录音笔拿起来,发现确实没有几分钟了,就想按停,这个时候。忽然,A又说了一句梦话。

他说道:老军让我不要去,但是我不去气难平。

顿了顿,他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不相信阿鸿说的那些东西,阿鸿是吓唬我的。”

评论
  • 俊♡:

    沙发

    回复
  • 三:

    前排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