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花礁头上真的有一个东西(新修订)

2017年7月10日 更新

两千三百七十段录音,假设这个人有每天录下自己梦话的习惯,假设他每天都一定会说梦话,也需要坚持每天录音六年半时间。

一个人对于自己熟睡之后发出的声音那么痴迷,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而且,他说了应该快到终点了,这句话更加的奇怪。

一般来说,只有有起点的东西,才会有终点,这至少说明,这六年半的时间,应该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而且正在走向终点。

我点上一根烟,如果这是一本小说的话,开头的两句话已经强行点燃了我的兴趣。我决定耐心的听下去。

接下来是很长时间的安静,这个人的入睡似乎不是那么容易,我听到了被子摩擦和很多声叹气,深受失眠痛苦的我太熟悉这种对于睡不着的无奈了。

反正我也没有其他事情干,我耐心的等待着,烟抽完,我转动轮椅对着窗口,看窗外明媚的阳光。

两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录音笔的光标仍旧亮着,但是我始终没有听到声音。

“大哥,到底睡着了没有啊。”我自言自语,不禁有些不耐烦起来。想快进去听后面的内容了,不过我忍住了,已经两个小时了,我就当这只录音笔已经停了,去做自己的事情好了。于是我拿起报纸开始阅读起来。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我才听到了那个男人说了梦中的第一句话。

让我吃惊的是,我瞬间竟然没有听懂,因为那个男人说的不是普通话,而是用一种极端压抑的语调,说了一句方言。

如果是别人,这还真是一个大难题,恰巧我和海流云有相同的祖籍,她知道我懂这种叫蛮话的地方语言。

蛮话是浙江北部靠近福建地区苍南平原一种特殊的方言。我能听懂蛮话,是因为我母亲和外公一支是乐清人,乐清有一部分人也会说蛮话。

蛮话和我们说的普通的土语基本语法完全不一样,老蛮话是极难听懂的,但是毕竟后来外来词多了之后,语法开始融合,所以我能大概听懂他讲的内容。

这第一句蛮话就是:“今天雨下的很大,海边收虾菇子的人可能不会来了。晦气。”

这句话在沿海一带很好理解,海边打海鲜的人,海鲜上岸之后立即就会有人带着现金来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非常便利。

如果雨太大,大部分渔民不会出海,所以收海鲜的人也会歇着,这个人可能是在不太适合的天气出海,回来之后,发现没有人来收购。

海鲜无法存放太久,如果不能直接出手,保存会很麻烦,价格也会下跌,所以才会说晦气。

海流云没有告诉我这个录音人的身份,这样的梦话,我估计这应该是一个渔民。而且应该很年轻,毕竟能摆弄录音笔这样的东西,年纪不会太大。

“下大雨,那东西也没有看到,花头礁都被水淹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真想知道。”这是第二句话。

接下来是一段沉默,和零星几句我听不懂的蛮话,但应该没有意义,应该是一种咒骂。

“和他们讲他们都不相信,鸭多不生卵,我怎么会骗,花头礁上真的有一个东西。”

评论
  • 三年三班三苏:

    浙江北部是江苏,怎么是福建

    回复
  • 杨钰莹:

    应该是东南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