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八章 杨家老坟

2017年6月12日 更新

胖子说完就朝我要钱,我掏出5块,还没给到他手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个说着方言的中年女人的声音。

胖子愣了一下,我就把钱收了回去,胖子用福建话问:“大姐,你咋接我们屋里电话呢?我们家那个帅锅锅呢?”对方的回答听不懂,我没有胖子那么有语言的天赋,但很快,两个人就开始吵起来了。

有一段时间我们出门给屋里电话,都是长时间的忙音,当时胖子说小哥在我们面前人模狗样的,我们一走丫电话打起没个完,后来才知道我们一走村里就有大婶到我们屋里打长途电话给外地的儿子孙子,一打就是四五个小时。

天气非常炎热,胖子吵着,我心中的躁气出来,才发现身上已经被汗水全部都浸湿了,脖子和脚踝开始痒起来,低头一看都是芝麻大的小虫,一拍都吸饱了血。

我去看胖子,就发现胖子整个脖子后面,和手背后面,都是这样的芝麻黑虫,密密麻麻,神奇的是,这些虫子全部都挺在手臂的背面,脖子后面,脚踝后面,人很难看到的位置,我赶紧去拍。

胖子吓了一跳,我掰他的手过来,让他看,他吓的跳起来,各种拍打。

但是我和他身上已经全部都是细小的红包了,就像什么皮肤病一样,一大块,而且奇痒难忍。

胖子一下就怒了,对着电话大吼:“你个歹狗臭婆娘,你把电话给我放下,叫帅锅听电话。”

两个人从林子出来,夺路而逃回到村子,吵完胖子挂了电话,就说闷油瓶不在,托了那个大婶等他回来告诉他。胖子看着自己的手和脚踝就说,“我说咱们需要他,你还不信。”

我预估着那肯定是来不了了,从福建到这里起码一天时间,闷油瓶不在就是进山了,他一般进山要一周左右,等我们完事他可能还没有出山。而且虽然经常开玩笑,但是也不能真把人家当蚊香用。

于是我也就心无挂碍,回到村里去了村批发站,买了铲子绳子蜡烛手电,还有连腰的橡皮裤和橡胶手套。

村里的煎饼不错,和我熟悉的不同,是一种干饼,特别薄,我买了一大包用塑料袋和报纸包着,我们提着就回到了野坟坡。

路上我反复核对了那张照片和远处的山,那个时候的三叔真年轻,应该是去西沙之前,想想我现在的年纪,是有点恍惚的。

感觉自己一辈子都在做我三叔做过的事情。

带上装备我们就像是打扫厕所的家庭妇女,天已经黑了,夕阳的光被山遮住了,只留下像棉絮一样的光脉从山的剪影后透出来。远处村里的灯光全亮了,林子里只有抬头才能看到树叶之间的微弱天光,晚上稍微凉快了一些,那些虫子都往头皮里呼,我们满脸满头涂上洗头膏挡虫子,那就更热了,汗水溶解洗头膏直往身上滴落,看上去像溶化的蜡像一样。

铲子不是专门的打洞铲,我们把铲柄锯断,用短的一路挖下去。下面的盗洞是现成的,挖三米深就挖到了用木板盖住的盗洞口,挖开就是现成的盗洞,挖的非常好,第一是宽敞,第二是上面还打着很多落脚的坑印。每个印子里垫着一块砖。

盗洞是斜着打下去的,直接打向山壁,胖子把上面的东西全部收拾完,拿一个竹匾上面盖上土,假装是地面,把洞口遮上,然后打起手电,我们就往下爬。不到二十米我们就看到了墓室的外壁,洞口是用新的砖堵住的。但没有砌死。

胖子看了一眼,墓室外面的小小盗洞中,有一个小灶台,还有一些酒瓶和方便面包装,以及好多个热水壶,说道:“讲究。你看,这就是几代人的经营,说不定还有给手机充电的地方。”

我想打开那些新砖头,胖子拦住了我:“等等,有点不对劲。”

他用手电去照墓室破口位置的地上,在那个地方,有很多的香灰和纸灰的痕迹,很多没有烧干净。他仔细的照了照堵住墓室破口的外壁,上面有褪色的红字:“慈父杨公贵龙墓”。

“这是什么意思?”胖子问道。

我道:“被你说中了,杨老爷子确实在里面,而且——”我立即发现了很多蹊跷,用手去抹墓室外壁,外壁上有很厚的土灰,抹掉之后,我发现上面有很多刻字,都是墓碑的字样的名字。大概有十几个,都姓杨。

“杨家整个都在里面,他们这些人都是靠这个墓吃饭的,然后死了之后,也都葬进了这个墓里?”

“为什么?”胖子问:“至于这么抠门么?”

“总有原因,开了这个墓就知道了。”我上去拜了拜,然后把砖头掰开,露出了破洞,自己率先钻了进去。用手电往四处观瞧。

墓室拱顶很矮,只能半蹲前进,我的第一反应是惊讶,我以为这应该是一个至少上千年的大墓,但是我一眼就发现不是,这个墓时间非常近,最早也是清朝的,但看混乱的制式和里面一些带着西洋味的图案,还有技术非常成熟用机器压出来的琉璃瓦,我觉得甚至可能是民国时期的墓。

但奇怪的是,这个墓室的四壁,是有壁画的,因为年代新,所以壁画虽然斑驳但是没有氧化,能看出壁画的画工非常精美,和简陋拱顶结构完全不同。我用手电照了照地面,就看到了靠墙放着一排的灵牌,前面都是腐烂的祭品和大量的纸灰,但是没有看到任何的棺材和尸骨。

“东西呢?”胖子问,“这墓就这么大?”

他非常失望,我盯着壁画,我看到了壁画上画了很多的乌云和闪电。

评论
  • 冬至:

    哈哈,我是第一个。

    回复
  • 雷:

    今天这么短,杨家不止会打仗,还特么全家追雷!

    回复
    • 阿久:

      水土不服就服你

      回复
  • 开课:

    来了

    回复
  • 张家皓爷:

    哈哈哈,看来说直播吃x的人要完了

    回复
  • 路人:

    沙发

    回复
  • 小哥:

    社会我邪哥,人狠路子野

    回复
  • 坑:

    赶前了

    回复
  • 啊:

    话说你们信不信在吴邪胖子遇到危险的时候小哥一定会出现

    回复
  • 某个粽子:

    开棺必诈尸的体质还是要坚持下去的!!!

    回复
  • 十三叔:

    正在犹豫,是过段时间一起看呢,还是每天来追?唉、、纠结啊

    回复
  • 张起灵:

    其实我已经在去的路上了

    回复
    • 马小玲:

      你快点出来!我想你!我想马上见到你!

      回复
    • 马小玲:

      思君不见倍思君

      回复
    • 临安:

      帅锅锅等你来

      回复
  • 南派三大爷:

    厉害了

    回复
  • 杨公贵:

    下来吧 我在下面等着你呢

    回复
  • 小哥:

    来早了,13号的没更呢

    回复
  • 白脸:

    小哥不是还在终极里么

    回复
    • 伏特加:

      这是十年后,小哥已经出来了

      回复
      • 疑問稻米:

        什麼時候的事啊?

        回复
  • 电话:

    你们打我干嘛!

    回复
  • 伏特加:

    额。。。被虫子咬。。。邪帝不也有麒麟血吗。。。怎么可能被咬。。。

    回复
    • 三叔:

      可是天真不是时灵时不灵吗

      回复
      • 麒麟竭:

        大概是小哥在的时候灵吧

        回复
        • 。。:

          番外里说过,,是他体温高的时候管用

          回复
          • 天真脸:

            那是不是小哥在的时候体温就高?

            回复
  • 筘:

    果然吗,小哥不会接电话,接电话的不是小哥

    回复
  • 三胖:

    没尸体,怎么来检验天真的开馆毕起尸体质?

    回复
  • 邪神:

    哇,好激动

    回复
  • 小哥:

    吴邪多大了

    回复
  • 十二年:

    呃…虫子?所以需要小哥 就只是用来灭虫哈哈哈哈哈哈【中间那句感觉自己一辈子都在做三叔做过的事 心疼了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