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四章 雷声

2017年6月8日 更新

我深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却发现没有短信。还是最后的那个新年祝福,在短信栏里。

我愣了一下,胖子就追出来了。他问道:“怎么了?一块干的就把你吓成这样,天真你又活回去了。”

“是不是我三叔?”我问他:“你帮我仔细看看。”

胖子一看我表情就知道我不是开玩笑,脸也沉了下来,拍了我一下肩膀回屋去,我又看了一遍手机,发现确实没有短信发来。心中奇怪。

废墟的窗户都已经腐烂了,大部分都塌出了一窗洞,外面阳光明媚,照入房间的光线形成一个一个明亮的长方形,但是我们所处的地方则非常阴冷。大量的档案柜挡住了光线照到这里。我环视这个空间,刚才的短信声应该不是幻听,肯定是在附近发出的。但四处都看了一下,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可疑的状态。

我对自己的精神状态没有什么自信,慢慢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紧张了,隔了不到几分钟,胖子就在屋里叫:“天真,你三叔是不是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杨大广?”

我道:“我没听说过。”

“那我觉得应该不是你三叔。”他叫道。

我走回去,就看到他从尸体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张老身份证,正用手机照着。我过去看到身份证的名字确实是杨大广,1948年出生,是洛阳人。

这张身份证和其他一叠东西用橡皮筋绑在裤兜里,外面套着塑料袋,里面还有借书证、工作证,一系列的证件。除了发黄发潮,保存的都还不错。

胖子把上面的照片翻出来,完全不是三叔的样子,和尸体的脸对照,却有几分相似。这个人应该就是杨大广无疑。

胖子拍了一下我,和我对了一下额头:“老狐狸没那么容易死。别他妈瞎想。”

我松了口气,有点腿软站不住了,努力镇定,金万堂在边上说:“小三爷,你也太看不起我了,要真是三爷的仙蜕在这儿,我能认不出来么?”

深吸几口气,我所有的感官终于都恢复了正常,我开始闻到强烈的霉味和臭味,拍了拍脸,低头去看干尸身上的夹克,这件夹克实在太像是三叔的了,我不相信是巧合。

很快我就发现,夹克不是穿在尸体身上的,是披在尸体上的,胖子这时咳嗽了一声,我一下意识到,他事情没说完。

我看着他,他道:“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虽然这个人不是你三叔,但他有可能,是你三叔的男朋友。”说着他递给我一张照片。

这张老照片应该也是从刚刚那堆证件中找出来的,已经发霉发皱,上面拍了三个人,穿着上世纪80年代的工程帽子,在深山里背着大包,做建筑祖国大好河山的劳模样。照片是彩色的,里面的人,一个是三叔,一个是杨大广。这两个人并肩站着,手拉着手,后面远远的还有一个人正在走来,是陈文锦。

胖子说道:“这照片夹在他工作证里。你说一大男人家的,把你三叔合影夹在工作证里,是不是有问题。”

“他喜欢的是陈文锦。”我道,照片上杨大广虽然脸对着镜头,但是身体完全是偏向陈文锦来的方向,他和三叔拉着手,是三叔紧紧拉着他,杨大广的手指是没有闭合的。这张照片是三叔拉着他拍的,他所有的心思都在走来的陈文锦身上。“这人到底是干嘛的?”

胖子递给我工作证,上面写的职位是档案室员工,我看这照片,看这个工作证,三叔不可能和管档案的人在野外带着陈文锦玩,没有逻辑,这个人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身份。看三叔对他的状态,他们是相当好的朋友了,三叔朋友很少,就算是普通朋友,也不会一起进山。

这件夹克是这个人死后,三叔披上去的,三叔应该来过这里,发现自己的朋友死了,在尸体上披了衣服。

那三叔把我引到这里,是为了让我给他朋友收尸么?此外,他朋友怎么会死在一个密室里。

胖子一边在传达室里继续翻找,一边就对我说:“这老头肯定是突发什么疾病死的,这个密室是他躲的地方,气象站里的人未必知道他死在这儿了。你看他那大嘴。他躲在这种地方搞事情,肯定是奇怪的事,赶紧找找。”

东西一堆一堆被翻出来,我非常耐心但是快速的看,都是饭票,报纸类的废纸,还有很多的气象档案,说实话我完全看不懂那些图标和数据。大部分都霉变蛀的一碰就碎。胖子趴到地上,去看家具下面的时候,惊呼了起来。

我也蹲下去,看到床下放着一堆鞋盒,都是九十年代的那种皮鞋盒子,用塑料袋包的好好的,胖子趴下去,拿出来几只,拆开盒子,一边拆一边还在祈祷:“全是地契,全是地契。”拆开一看,发现一鞋盒子都是以前听音乐用的那种磁带。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胖子拿出一盘来看了看,磁带上面贴着条子,写着“游园惊梦”,是俞振飞的录音版。

“昆曲?老头是个票友?”胖子愣了一下。

把床下的鞋盒子全部拿了出来,全部拆开,发现全部都是磁带,都是各种戏曲。我更加疑惑了。

胖子把其他地方全部翻了一遍,再无所获。我们出了传达室喘口气,金万堂擦了擦头上的汗,给我递烟说他没骗我,这地方邪门,劝我赶紧出手,赚了钱一起分,因为三叔欠他钱太久算投资不算借贷了。

我看着磁带没理他,金万堂肯定是想把地吞了,但是现在和他计较没有意义,我们互相抓着太多把柄,黑吃黑是没处说理的,这块地倒不用急着处置,重点是,三叔为什么要我找到这个杨大广,为什么要我发现这些磁带,里面真的是戏曲么?

我让胖子和金万堂周旋,自己上车去了堂子街淘货,买以前的卡带播放机。这东西不好找,但总算有专门的铺子懂这个,傍晚的时候从苏州人肉带了一只来,我在酒店插上电,就放进去一盘磁带。

大概有30秒的空白,之后播放机里传出了一连串奇怪的声音,好像打鼓和某人的低吟,这些声音是间歇的,伴随着大量的白噪音。

我一度认为播放机坏了,或者磁带消磁了,拍了好几下,磁带还是在转动,换了好几盘,都是一样的声音。心中有些沮丧,但又总觉得不对。仔细听了十几盘,我忽然意识到我听到了什么。

竟然是雷声。

这些磁带里,录的都是打雷的声音。

评论
  • 叶冰:

    沙发

    回复
  • 十三叔:

    迟了一步,还好有板凳

    回复
  • 米小波:

    只能坐地板了

    回复
  • 三叔:

    哈哈 从小就追,现在还是以前的感觉。

    回复
  • zyj陈伟霆他媳妇儿:

    剧情太棒。氛围一点儿也没减。

    回复
  • 白溏溪:

    三叔啥时候有男朋友了?

    回复
  • 蓝羯喵:

    喵喵喵

    回复
  • 南玹月夜:

    追起来~

    回复
  • Aubrey:

    再次入坑

    回复
  • 安娜贝尔:

    三叔啊

    回复
  • 。。嗯:

    还好等到了。。

    回复
  • 棠梨:

    这个坑,恐怕我一辈子都出不去了

    回复
  • 坑货:

    哎。。。沙海和海葬花还没有完。。。这别有来个太监。。。。都怕了我

    回复
  • 黑炎灼:

    每天几点更新啊

    回复
  • 天涯:

    男朋友?什么鬼,这坑挖的有点大了

    回复
  • 七兮:

    大爱三叔 还能看到铁三角开心死

    回复
  • 坑:

    很好看的说 怎么今天的没有

    回复
  • 匿名:

    几点更啊 时间固定么

    回复
  • 休思:

    道理我都懂但是吴邪怎么闻到味道的

    回复
  • 路人甲:

    对额头…..暖到炸裂

    回复
  • = =:

    胖爷和天真对额头,这是个什么操作!不要趁我们哥不在搞事情

    回复
    • 路人:

      对头

      回复
  • 炊烟袅袅:

    为什么每次看都要从一章开始点下一章,一章章的点下去才可以看到最新章节,觉得超麻烦

    回复
  • kinh:

    雷电法王杨永信出来了

    回复
    • 磁带:

      哈哈哈哈哈哈就服你

      回复
  • 科恩:

    妈的,塔木陀的雷声啊

    回复
  • 羽翼:

    文锦岂是他能染指的

    回复
  • 羽翼:

    回到了第一章的小故事,利用雷声找古墓

    回复
  • 筘筘:

    扣小哥过来

    回复
  • 张起灵的纹身:

    三叔的男朋友
    捂脸

    回复
  • 张起灵的诗三百:

    三叔的男朋友。。。
    捂脸

    回复
  • AMSR:

    不是听雷吗

    回复
  • 瓶邪:

    坐地板

    回复
  • 張,,:

    如何收?

    回复
  • 第八百一十七块地:

    虽然有解释 但是两个男人手拉着手啊 肩并着肩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是情敌的话 三叔还给他披衣服~【不知道逻辑在哪里

    回复
  • 吴三省:

    你丫的腐胖子,劳资喜欢的是文锦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