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老九门 | 三十六章 大劈棺

2016年12月19日 更新

这一条矿道往下极深,呈现30度斜度,落脚点都是砸出来的凹槽,被踩得久了都磨滑了。

张老倌在这里久了,攀爬矿道有些经验,便在前面。

老头第二个,其他人跟在后面,十分局促。矿道之中爬行,最大的问题在于众人的影子,举着火把风灯,上头的光叠着下头的人,影子投下去,一层一层的都看不分明。

张启山脱掉手套,摸着矿道壁,和盗洞都不相同,这些矿道的打法更加粗野,只讲究速度和牢固程度。在石壁上能看到很多蛇眼石的零星矿花,都是没有形成矿脉的散矿,杂质占了主要,没有开采的价值。

一路往下几乎走了一个时辰,却似乎没有底部一样,丝毫没有看到任何矿道停止衍生的迹象,那戏声忽隐忽现,随着矿道之中的气流大小,听着各种变化。

“为何会那么长?”张启山问道,那麻脸老头就回答:“爷,这不算长的,蛇眼石埋的都深,找一条矿脉要在地下走好几里。”

有个亲兵问:“咱们在矿里举着火把,会不会爆炸?”

“这不是煤矿,空气是活的,多少年来这里都是用火灯下矿的,没事。”张老倌说道。

话音刚落,忽然下头唱戏的声音一下变大,吓了所有人一跳。麻脸老头拼命往回退,不敢再往下半步。张老倌停下来说了句:到底了,直接让上头的人拉着他的脚,他倒挂下去,把火把往下举。

张启山拨开面前的人往下看,人影重叠看不清楚,但能看到矿道的出口出现了,出口外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应该是一条主矿坑,火把下去,似乎有积水反射火光。

张老倌跳出出口,从岩壁滑下去,积水没过腰部,水一被搅动,发出了一股死水的恶臭。

张启山也跳入水中,只剩下齐铁嘴一个。缩在出口的地方。张启山举起火把,发现矿坑的高度非常高,有四五米,说明这套矿脉是大矿脉。

其他人用风灯去照四方,看到这是主矿脉,岩壁上到处可见没有挖干净的蛇眼石矿岩,往上的矿坑顶高挑空旷,唱戏的声音从一个方向的黑暗中传来,发出一阵一阵的回音,十分的清晰。

“这是什么曲子?”张启山问道,虽说过是二月红唱的曲,他仍旧听不出门道,二爷的戏台他也去过好几次了,把戏听完的真是一次没有。

齐铁嘴回答道:“大劈棺。这近的听了,唱的有八九分像二爷了,但还是有些不对。”

说话的时候他抬头看来路,看到来路火把风灯照过的地方,蛇眼石吸了光都发出了荧光,上头漆黑的矿道全是星星点点的瘟光,不亮也不暗。

“大劈棺是一部任何时代看来都很奇特的剧集,从冯梦龙《警世通言》中修来的故事,讲的是庄周假死装成王孙过来勾引自己的寡妻,寡妻爱慕王孙,于是就改嫁洞房,洞房到一半王孙半夜头疼要人脑入药,妻子竟然去盗墓开了庄周的棺材取亡夫的脑髓入药献给王孙。”

“还真是编排过的。”张启山心说,这是在讽刺九门的行当。

张家人开始往戏声传来的方向走去,齐铁嘴终于也跳下了水。抬头,就看到木头的加固横梁,一道一道的卡在矿坑里,顶住上面的重量。

他皱起了眉头,这番情景,他在之前被黄仙惊魇的时候看到过。他一直觉得这是黄仙把矿山深处的情况给他看到,现在果然出现了。

他默默跟在后面,战战兢兢的往前走,果然走了不久,横梁上,开始出现了一具一具吊死的人,和惊魇中看的一模一样。

那带路的老头,再也不肯往前,一直想往后退去,被张老倌紧紧的拽住,“爷,爷,前面就是那个道观。这个矿里,就是从这里开始死人的。靠近那个道观的人,都死了。”

张启山抬头看着犹如旗幡一样密集的尸体,心中奇怪,拨开尸体的腿继续往前,很快发现前面豁然开朗,出现一个巨大的山洞。一座仙门出现在山洞的中间,大概有五人多高,前面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五百盘龙。

后面是很多的石头雕像分立两边,再之后是一桩五人高的飞檐建筑,倾斜扭曲了,能看出很多的漆裂出很多鳞片,上面全是白色的灰尘。

不仅如此,整个山洞中,都是白色的灰尘,慢慢覆盖所有能看到的地方。

张启山愣了一下,这看着是一个道观,其实不是道观,这是一座古墓。

【待续】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