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一章 矿山外

2016年12月8日 更新

张启山一路顺着矿道往上攀爬,张老倌爬的飞快,矿道呈70度左右往上,非常陡峭,一步的距离都开凿了可以供一只脚踩踏的小落脚点,所以倒不危险,能看到早年这里还有铁钎子打在石头里,有绳索一路串下来供人攀爬。现在绳子都腐烂了,铁钎子也都烂成了嘎达。

矿洞之简陋,乏善可陈,不一会儿,上头就出现了光亮,再往上十几步,张启山来到了矿洞的口子,哪里空间陡然变大,变成了一条山体缝隙,有整根的圆木头卡在两边岩石上,供人当楼梯使用。张启山不敢踩上去,单手卡在岩石的凸起,以攀岩的方式,上到了地面。

拨开缝隙口的杂草和灌木,张启山爬了出来,发现缝隙是开在一个小峭壁上,峭壁大概四层楼高,峭壁下面是一条干涸的河床,能看到在河床中修建了无数的窝棚,沿着河的方向连绵开去。

这是一座古矿山的矿口,窝棚里住的都是这里的矿工,能隐约听到看到远处的若隐若现的炊烟和骡子的啼叫声,还有零星分解矿石的声音。大概都在几公里外,这里则杂草重生,似乎一个人都没有。

往边上看去,张启山出来的山体缝隙是这里峭壁上无数矿口中的一个,这些老矿显然已经被废弃,外面野都是杂草覆盖。如果不仔细记忆,都无法分清哪个是哪个。

他和张老倌跳了下去,落到河床,这里河床的窝棚里已经没有人了,矿工是跟着矿脉走的,这里的矿脉已经已经没有矿石了,矿工都已经离开。

张启山往前偷偷走去,问张老倌:“你发现什么了?”张老倌道:“你跟我来。”两个人走入废弃的窝棚,马上就看到一层厚厚的虫丝,几乎已经把河床里所有的窝棚全部都覆盖了,床上,顶上,器具上,灶台上统统都有一层丝网,走入窝棚之中,拨开一些虫丝,就能看到其下一具一具的尸体,全部脸朝下趴在窝棚的床上或地上,已经完全腐烂干瘪。

“我说人去哪里了,全死在这里了。”张老倌说道。

“你估计有多少人?”张启山远眺河床,这不是一般的死法,这虫丝一路几乎覆盖了目力能及的所有区域。

“以我的经验,这里矿山起码有两百多人,有中国的矿工,肯定也有混在里面的日本监工,他们混在中国人堆了都几十年了,根本分辨不出来。全部死在这里了。”

张启山默默的扫过一圈尸体,在火车上他就觉得奇怪,但还能用巧合解释,或者说是高人的风水设置,但是这里这么多尸体,他发现竟然没有一具是脸朝上的。这就让事情变得有些匪夷所思。

“为什么死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张老倌喃喃自语。“好像是背上有什么东西压着他们一样。”

张启山低头看尸体的侧面,眯起眼睛,他有一种直觉,这些尸体活着的时候,似乎就是这么趴着的,也就是说,他们现在的样子,在他们生前已经发生了。他轻声吩咐道:“叫八爷上来。”亲兵立即下去,自己开始往边上的峭壁上爬,很快爬到峭壁的顶上。

地下走了几里地,并没有走出多少,峭壁之上能看到河床的尽头,是一片一片的大山。包裹在原始丛林之间。零星的黑烟在山林中升起,都在河床的方向,说明河床深入山中的两岸,都有还在开采的老矿。矿和矿之间隔着原始丛林,只能靠马队骡队联通。

“都死光了,我们把矿山炸了,这事也许就能解决了。”张老倌也爬上来道,张启山摇头,蹲下来摸了摸地上的石头:“你没有发现么?这个营地里缺了什么东西?”

“什么?”

“这些窝棚里,没有任何的采矿工具,日用品和干粮,这地方就像一个义庄一样,单纯就是用来放死人的。但,却有灶台,晾衣绳这些生活用品。尸体身上没有钱袋子,没有烟饼。”

“你什么意思?”

“有人把这里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肯定有一些人幸存了下来,我们得找到这些人。让他们带我们进入矿山里面。”

评论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