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老九门 | 二十九章

2016年12月7日 更新

“老八。”张启山淡淡的叫了一下,齐铁嘴立即点头,举起火把上到壁画之前,在砖砌的甬道上,能看到每一块砖上都有特殊的菱形对角花纹,他正色道:“镶嵌模压花纹砖,南北朝,这是南朝的葬式。如果我猜的没错,墓前建有享殿,殿前为陵门,三门并列,左右连陵墙。和我们在火车上发现的棺木特征相似。”

“南朝古墓甬道上会有这么大幅的壁画么?”张启山问:“我记得以前见过的,都是壁砖画,一块砖头上画一些,这整面墙大幅的壁画——”

齐铁嘴也摇头,看着上面一个一个的双面古人,壁画剥落的很厉害,大部分部分无法辨认,所以无法知道上面的内容,他对于壁画其实颇有研究,也常常临摹,所以如果是传统图案他总能推测出来。但这一长墙的壁画确实难以辨认。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确实是南朝的壁砖,但壁画却一定不是南朝的。

“此处确实是个虚冢,我们再往前看看,也许会有更多的线索。”他道:“这里常年开矿,这处古墓可能在很久以前已经被矿工发现,这些壁画也许是后来几朝的矿工创作的。”

“这壁画画的如此栩栩如生,矿工不会有这样的好手艺吧。”副官道。齐铁嘴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一行人顺着铁道继续往前。亲兵都子弹上膛,站着各个互相可以瞭望接应的位置。张启山的始终看着壁画,所有的壁画上的人物,都有着两张脸孔。他不由想起了一本清朝的小说。

传说女朝时期秀才唐敖赴京赶考,考上了探花。正巧徐敬业起兵讨伐武则天,有人诬陷唐敖和徐敬业有莫逆之交,结果被革除了功名。唐敖心灰意冷,出海游历,到了一个叫做双面国的地方,这个地方人都长着两张脸,一张善良随和,一张凶狠阴险。他们在国中碰到了困在双面国无法离开的故人徐承志,为了帮助徐承志回国,他们把他藏在了棺材中假装入殓,结果最后关头徐承志反而不肯走了,因为在双面国呆久了之后,他的后脑也慢慢开始长出了第二张脸,他让其他人快走否则都会和他一样。

这壁画如此复杂,却倒是像双面国中的国景,但南朝远早于清朝,且实在没有理由相信有人会在这里有兴致画镜花缘。

看着看着,忽然齐铁嘴停了下来,他也一直看着壁画,他回头看向张启山:“佛爷。”

“怎么了?”张启山问,齐铁嘴道:“你看这里。”他指着壁画上的一截中,一个极其细小的人物。那个人物大概只有人的虎口到手指尖的大小。那个人,和之前所有的人都不一样,那个人,只有一张脸。

火把集中了过去,齐铁嘴凑近了看,那个人不仅只有一张脸,而且还有一个地方和其他所有的人物都不一样。他没有看着壁画中其他任何的地方,他看着壁画外,也就是说,他看着齐铁嘴。齐铁嘴比划了这个仕官的眼神,慢慢的回头,看向甬道的另外一边。

“这个仕官,是整幅壁画的主人公,为何只有那么大,他看着对面的墙壁。”一行人立即涌到甬道另一边的墓墙前,上面也都是同样的壁画,在和这个人相同位置的地方,画的不是人,而是一行字。

那个只有一张脸的仕官,看着的是这行字。

字迹模糊不清,只能看出六个,写着:天垂象,天鼓鸣。

“五行家话,天垂象,天鼓鸣,是陨石落在此地,巨大灾难的意思。”齐铁嘴说道,忽然想到了什么,看上头顶:“看头顶,看头顶的壁画。”

火把纷纷举高,大家看到壁画往上延伸,在墓道的顶部也有很多的壁画,却照不分明。其中有山川大河的部分,似乎关键就在其中。

【待续】

写到一半被猫挠了上医院,所以字数有限,大家先看(〒︿〒)

评论
  • 中原大人:

    沙发

    回复
  • 猫挠三叔:

    被猫挠了。。。。。

    回复
  • 张大瓶子:

    不合适吧,电视剧都拍出来了,更新还要写?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