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章 鱼水合欢

2016年11月24日 更新

说话间齐铁嘴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小的桃木剑,跳开眼前的虫丝,拨开那些黄黑色腐烂的道符:“你看,其中有什么蹊跷?”

副官甩了甩湿哒哒的手和头发,用火折子探前去看,只见所有的土缸表面,有无数的虫蛹,都已经早就干化,里面的虫子早就孵了出来飞走了,剩下无数的空心蛹壳,火光下看着起鸡皮疙瘩,符咒贴在虫蛹的外面,能看到出很多之前还盖着棉絮。棉絮腐烂和符咒烂在一处。

“这些虫蛹是人为粘在土缸的外壁的,然后在外面批了棉被孵化,再贴上符咒。”副官喃喃道:“这是为何?”

齐铁嘴点头,心说这些虫子估计是缸里东西的天敌。粘在缸上,是希望虫子孵出来之后缠丝做茧把这些土缸都包在里面。现在看来也确实如愿。

缸口都用泥封死之后又包了铁皮,虽然腐烂,但仍旧密封的很好。副官转身看了看四周,发现虫蛹之下的缸壁上,似乎刻了什么东西。于是问齐铁嘴要那把小桃木剑。齐铁嘴的剑是古董,不由心中暗骂副官蹬鼻子上脸,什么东西都抬手就要,你怎么不拿去铲屎,立即摇头:“这是家传的宝贝,你不是有腰刀么?”

副官只得不情愿的从后腰拔出腰刀,一点一点的剥开缸上的虫蛹,虫蛹粘的很牢,刀刃发出崩裂的声音,像撬牡蛎一样只撬下来一点,火折子探过去,就看到缸壁上是几个已经不太明显的字,是人的名字。

“这是缸葬,这名字是这里的道士,葬在这里了。”副官皱起眉头,“这里面应该是尸体,你的意思是这些虫子是里面尸体的天敌?为什么?为什么道士自己的尸体,要怎么大动干戈,外面种了虫子,还贴了那么多符咒?而且——”他抬头看了看:“这个位置,上头就是无极塔,这简直就是镇妖的三大套,荒郊野岭的,难道这个道观里的道士都成妖了?”

齐铁嘴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了这个念头,头上冒出无数的汗,也抬头,塔本书修建的就很简陋,塔底部原本应该雕着三清图,如今只似乎雕刻了几行字,也被虫丝遮盖。他仔细观瞧,忽然他看到虫丝中,整个房间的最中央,挂着一面青铜镜,和在火车头挂的一模一样。

副官也同时看到了。两人面面相觑,齐铁嘴此时忽然有些镇定,高人到过这里,又死在火车上,至少说明这里并不危险。于是说道:“这是高人报信,千万别动这些土罐子。”

“报的什么信,这不是明镜高悬么?”副官问。

齐铁嘴道:“你看镜子照的地方,是什么?”

两个人顺着镜子照的方向看去,那是石室的一个方向,石室非常大,那个方向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齐铁嘴想往前走,看到那个角落和自己所处的位置中间,全部都是那种土缸,要走过去必须踩到中间,中间全是腐烂的棉被和符咒,一碰都是黑水。

“副官,该你上了。”齐铁嘴道,他见过副官飞檐走壁的功夫。副官的注意力转向了这个石室的四周,石室修建的非常粗糙简陋,石头没有打磨过,也没有浮雕壁画,只有无数的虫丝。不由摇头:“跳不过那么远。”

齐铁嘴也观察着,心说如果跳不过去,就只有一点一点涉水进去,里面的黑水不知道是否有毒有虫,似乎风险有些过大,房间里颇为寒冷,湿的衣服让他直打哆嗦,他思索再三,心说看来这一次准备不够充分,还是要等佛爷的大部队来才能前进了。

一边转身,忽然看到副官正在做准备运动,以为副官准备尝试,刚想阻止,副官就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原地拱起身子,大喝一声将他整个人拽了起来,原地三圈,就朝镜子朝向的角落甩了出去。

齐铁嘴直接飞过那些土缸,一个打滚摔到角落里,摔了个四仰八叉,大骂着爬起来,一边打起了火折子照亮了角落,猛的看到眼前的空间中,放置了一只石龟,石龟很大,有一人多高,背上背符着一根黑色石柱,雕刻的无比的精美,石头柱子联通的天顶,似乎是这里一根承重柱子。

“有什么?”副官在后面喊道。

齐铁嘴莫名其妙,他看到在乌龟的嘴巴里,有人摆着一只罗盘,罗盘的包浆看上去有大几十年了,罗盘的指针上,绑着一根红线,红线直直绷的很紧,刺向了石龟面前火折子照不到的黑暗中,齐铁嘴顺着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绷紧的红线上,像铃铛一样吊着一个一个的东西,他仔细去看,发现那都是女人的指甲,很长很老。

“高人在这里摆了阵。”齐铁嘴说道:“这是鱼水合欢。”

【待续】

评论
  • ::

    《》

    回复
  • 兰:

    回复
  • 雷薪钰:

    怎么一看就知道是女人的指甲~~

    回复
  • 齐铁嘴:

    副官 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回复
  • 游客:

    电视剧的副官和八爷完全演掉底了,气场啥的完全没有。而且内容剧情差距大的,好像看同人。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