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讲故事 | 老九门·序

2016年11月8日 更新

当年江边的老人都还记得,开春前的第43天,长江边有一段漂着一挂血线,那是血中的油脂被江水冻凝,吸附在江堤边缘,有几个月时间,马火庙的墙角靠着一块百文杀一人的烂板,在那个角落的房檐梁柱下挂着一挂一挂的百文吊,上面贴着黄纸写下的名字和地址。

然而,那个收钱杀人的叫花子,却不见了踪影,有人说被当局抓去,上了前线,有人说他灭完黄葵的当晚,就死在了冻雨里,还有人说,他去了长沙,有人装了一个大金马蹄,让他去长沙杀一个人。

陈皮阿四的这些事儿,到了解放后长沙仍有人提起,正如喜七所言,杀死了炮头的陈皮,已经不是以前的陈皮,他已经懂得了自己的价值。

另有传言,长沙大疫前七年,长沙老九门红府收了一个南方徒弟,那小子当时坐在红府内院的飞檐上,对着正在修剪三朵红花的二月红说道:“你就是长沙最厉害的人?”

二月红抬眼看了他一眼,回答道:“小伢儿弄错了,长沙最凶的姓张。”

“等下再去找他。”话音未落,一只九爪钩瞬间到了二月红的面门,犹如鬼爪一般张开。

二月红抬手轻轻的一拍,九爪钩的速度极快,但是他的手竟似乎是缓缓的扣了上去,犹如拈花一样凌空捏住。

在那个瞬间,只有房檐上的那小子能看到,二月红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而是看着这种武器面露出好奇的神色,顺势手指转动,九爪花开,机括退进,二月红手中的九爪勾犹如花瓣枯萎一样脱落下来,散落四周。

据说这个目中无人的小子,名字也叫陈皮。后来成为了红府唯一一个南方的徒弟,这武侠小说一般的故事,也来自于长沙民间,距今久远真实已不可考据。

实际想来,二月红和陈皮的初见应不会如此,且不说时间是否正确,文字的描写平添了很多浪漫色彩,但凭当时九门的习性,有人踩上内院的屋瓦,陈皮应该不至于能够活着离开。这其中应该还有很多故事,如今都无法追究,只凭想象了。

老九门这个事件年代久远难辨,和普通人经历的不同点,大体是其中的浪漫,由此可见,人总是需要浪漫的,在老人的口口相传中,当年那些历史中的棱角,都被柔化了,犹如暖灯下的羊毛沙发,适合在初冬的时候品读,而不能生生沥血而歌。

当吴邪在福建的农村里,和张海客排起张家族谱,分享听到的各种老九门的故事时,张起灵对于张启山这个名字的长久凝视,也让人浮想联翩。他们是否见过,在张家漫长的生命中,为何张启山选择了如普通人一样死去,而张起灵却不得不活到万古洪荒。他们如果有短暂的交集,他们会聊什么呢?

在沙海中,由张启山督建的“最伟大的工程”,埋藏了本世纪最大的一个秘密。众人在各自的命运中翻滚,又最终交织在一起。吴邪就如同一个无法避开的扣子,最终看到了整个世界的终极。

很多人说盗墓笔记的故事已经结束了,对于我来说,这才刚刚开始。

ps:此篇为引子,老九门将分为几卷连载。

暂定卷名为长沙鬼车,新月饭店,锁尸陨,黑苗古寨,洞庭湖鬼。
大家大多也在电视剧中看过,实际小说内容,会有很大的不同。电视剧中无法表现和因为制片问题无法出现的桥段,也会体现。
长久不写,笔力生疏,也请大家见谅。连载小说也无法保证每一天状态都好。免费看文,希望大家多多转发。以传播和点赞为鼓励。谢谢各位。

此篇短小,另写一个段子以凑字数。

评论
  • 九月:

    终于等到你了!

    回复
  • 开始更新啦:

    开始更新啦

    回复
  • 皮皮虾:

    没毛病,才刚开始,慢慢填坑

    回复
  • 尼龙拉斯·赵四:

    还行吧

    回复
  • 张起灵:

    终于更新了

    回复
  • 初见:

    就喜欢故事才刚刚开始这句话

    回复
  • 十年了:

    加油更啊。

    回复
  • 终于见更新:

    哎呀,张启山怎么死了呀,太可惜了。

    回复
  • 风雪里悠悠长白:

    三叔加油~~~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