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21

2016年7月1日 更新

他们离的陈皮很远,天气见好,江面上波光粼粼的,难得那么好的日头。晒的人热起来。边上的小弟给长衫递上来茴香豆,一行人一边嗑豆,一边看着陈皮往百坪楼走去。

日头缓和,可能是心事除了,长衫心情好起来,走着走着哼起小曲儿,伙计又递上水烟,长衫摆手:“你们看到账房的下场了么?”

所有的伙计都脸色煞白,互相看了看,点头,也不敢搭话。

长衫指了指水烟:“这种东西是个习惯,你们少用,人呐,习惯越少,我能算计你们的点越少,懂不?”

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反应好,没有人接话,长衫笑着看了他们一圈,“怎么了?怕么?”

其中一个伙计就道:“搬舵先生和我们聊这些,说明小的们连被算计的资格都没有,就当笑话在逗小的们,小的们明白。”

长衫哈哈大笑,显得格外的开怀,指了指说话的伙计:“有脑子,你来接帐房的位置。”

那伙计愣住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另有个伙计就问道:“搬舵先生,咱们为什么不直接把陈皮给做了,咱们这么多人,就在江边上,有您坐镇,给咱们来个计谋,这陈皮哪用的到百坪楼的兄弟。这功劳咱就不能独拿么?”

长衫嗑了粒豆子,嚼着笑道:“杀陈皮?你就凭你们?你知道人家这是什么身子?”

伙计们不解,长衫远远看着陈皮走路的姿势,眯起眼睛:“这种人在咱们这一行叫做花签子,手快,耳朵灵,眼神好,普通人打架,看对方高不高大不大,身上有功夫的人,搭手看对方腰挎,花签子打架,根本不管对方是谁,所有人对他们来说就一样,他看的是破绽。 ”

“破绽?”

“是的,花签子这种人,老天给饭吃,眼睛里全是别人的破绽,碰上手快刀利的花签子,十几二十个人根本近不了身。你们这些人,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搬舵先生,那咱们不是还有您么?您可以设计让他相信咱们,然后我们偷偷的下手。他反应再快,咱们那么多的暗箭,他总防不了?”有个伙计拍马屁道。长衫摇头,冷冷的看着陈皮:“人能算计,畜牲能算计么?”

所有人都不解,长衫苦笑了下,他心中明白,陈皮这种人,是不可能被算计的。

陈皮最可怕的一点,是他对这个世道的理解完全没有世俗的逻辑。你要骗他,你要算计他,他听不懂你的话,也不明白你的暗示,你可能还没有说几句,他已经不耐烦把刀刺过来了。

就像畜牲一样,它盯着你的时候,脑子里只有它想要的东西,你的心肝脾肺,你和它讲任何的道理,恐吓它,利诱它,它都无法理解。

“搬舵先生您太谦虚了,这不,这小子还是乖乖的往百坪楼去了——”

长衫嗑着豆,忽然停了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一进百坪楼,就是乱枪打死,我这不叫计谋。”说着他转身离开堤坝,对伙计说道:“你们继续跟着,我想到个主意找找乐子。别跟丢了,有变数立即到东门斗鸡坑那儿来找我。”

伙计答应,长衫急急的就走了,嘴角咧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大好的事。

他一走,几个伙计都面面相觑,再看陈皮,他还是悠闲的走着,其中一个伙计问:“搬舵先生怎么了?刚才还那么闲恬,忽然就走了。”

刚才被称呼为账房的伙计,面色沉重,有点微微的颤抖,说道:“按照我对搬舵先生的理解,他是想要开赌了。”

“开赌,赌什么?”

账房的伙计看着陈皮,知道搬舵先生一定不仅仅是把陈皮引向百坪楼那么简单,他不做自己没有乐子可寻的事情。谁都在他的算计里。所有一切他说的,都不会是他真实的想法。刚才他看似忽然起意离开了,其实肯定早就想好了,想到这里,他一身的冷汗,不知道被留在堤坝上的自己,会面对什么。

评论
  • 222:

    竟然没人评论?

    回复
  • 弱问一声:

    我想问一下,黄葵是什么?一个帮派吗?

    回复
    • 扯皮阿四:

      水匪帮派

      回复
  • 雷锋:

    是水匪

    回复
  • 贾婉晴:

    这写的是陈皮年轻时候吗

    回复
    • 二月红:

      是陈皮拜师之前

      回复
  • benben:

    想想胡耘豪扮演的陈皮,太帅了,

    回复
  • 555555555:

    茴香豆的hui字有四种写法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