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19

2016年6月26日 更新

陈皮走在江堤上,看着来往一个个人,每个人都看着像黄葵的人,心中烦躁。他盘算着到百坪楼外的摊子,就听隔壁吃饭的声音,找到一个就尾随杀了。

前面一个男人哭哭啼啼的训斥着边上的人,他心中也有些奇怪,跟着他们走了一段,看着那个哭哭啼啼的男人离开江堤,只剩下那个账房先生一样的人,目送长衫男人走远,然后呸了一口。似乎内心是看不起自己主子的。

他也没有在意,掏了掏兜里,已经不剩几个铜钱了,刚才他的计划,主要难度是有足够的钱去百坪楼吃摊子,这点钱恐怕杀不了几个。心中也是苦闷。那账房转头就看到了陈皮,就对他叫道:“叫花子,过来过来。”

陈皮抬眼看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那账房到他的面前,看了看他手里的铜钱,就问他道:“你住马火庙吧?”

陈皮歪了歪头,不明白他的意图,但他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头。对方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来:“行了行了,正巧,10文钱,走,帮我抬东西去。”

陈皮看了看10文钱,他没动作,账房啧了一声:“你什么意思,这比在码头做苦力多可的多了。”说着就把钱拍在了陈皮手里。“德性。活该你要一辈子饭。走啊,愣着干什么?”

陈皮一下觉得有些的丢脸,他自从接了春申的活之后,已经不把自己当苦力的了。如今被人这么说,竟然燥了起来。

账房看他没反应,就想把钱要回去,同时四处看,想找比较机灵的苦力。陈皮看了看百坪楼,又看了看账房,想了想自己剩的铜钱,没还他,冷冷的把钱收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在码头这种苦力活随处可找,有钱人家下船,管家下船就会找接散活的苦力,或者熟悉街道的纤夫,让他们帮抬的驿站。或城里的大户要从仓库里运东西出来,就会提早发签子,拿了签子的会有一顿丰盛的早饭。以免他们体力不够损坏货物。

这两种活都比正常在码头拿短签卸货要给的多些。陈皮因为人长的木纳,所以少有人问津。

一路在街上,帐房买了三箱衣服,糕点,铺盖,都让陈皮挑着,陈皮一直东张西望,心里盘算怎么办,黄葵水蝗又不会写在脸上,到哪里去找他们去?像昨天这样肯定是不行的。长江岸水蝗上岸,有几个堤口和码头,得一个一个去找。

心思不在,账房一路都在各种念叨,陈皮都没听明白。

不到半个时辰,账房终于置办妥了,把东西检查一遍,拉拉绳子。就带着陈皮往马火庙赶,陈皮浑浑噩噩,等到了马火庙才发现自己又回来了。

乞丐一堆一堆的围在庙外的墙根处,陈皮把东西一放,就看到账房打量一圈要饭的,问陈皮道:“哎,你帮我找找,哪个是陈皮。”

陈皮愣了一下,看了看账房。“你找陈皮作啥子?”

“关你屁事。”账房就怒了:“哪个是?快告诉我。”

陈皮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这个账房,矮胖矮胖,很不起眼,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人找自己作什么?买那么多东西,难道是提亲么?账房看着陈皮,陈皮也看着账房,账房就发现他丝毫没有任何想指人的样子。

他立即不耐烦了,对陈皮道:“行了,没他么屁用,滚吧。”自己来到乞丐面前,就矮声问道:“各位地爷,打听个事儿,你们这儿有个叫陈皮的人么?”

所有的要饭的都抬起头来,看了看账房,指了指立在他身后的陈皮。账房回过头,陈皮没有理他,默默朝自己的角落走去,他走的是直线,面前的乞丐纷纷退开,都不敢正面和陈皮对视。

——

应酬真的是挺辛苦的事情。

写作断断续续,感觉就会有偏差,陈皮阿四的番外是我想好怎么写的,但稍微断一断,自己的想法就会出现不同。

预计还是30章左右结束,应该加快一点速度了,因为要更正篇了。

一直也没有时间整理钓王幻境这些番外短片,也没有时间管出版和修改。一想到这里就觉得难过。不知道自己的时间都花到哪儿去了。

作家只需要靠作品说话就够了,不知道当初为什么做网红?好后悔。

评论
  • 稻米:

    加油,三叔!

    回复
  • 三叔:

    要更整篇了!!!!

    回复
  • 诌诌:

    每天刷新,每天等,能看到更是一天最开心的事,没看到只好把之前的翻出来再读一遍。呵呵,三叔,加油,你的小说写得比鬼吹灯棒,但电影和电视剧拍得真不怎么样

    回复
  • 阿南:

    我擦 居然是前排

    回复
  • 惟多:

    三叔是网红吗?

    回复
  • 兵道镜:

    网红,戳中笑点。

    回复
  • 无邪:

    三叔,加油填坑吧,一直在等你填坑

    回复
  • 回忆:

    三叔加油更!!!

    回复
  • 南派三叔:

    我是网红

    回复
  • benben:

    陈皮竟然以为是提亲?哈哈哈,又狠又萌

    回复
  • 暴雨中站起来的彼岸花:

    提亲哈哈哈哈哈陈皮好可爱

    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