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老九门 陈皮阿四番外 11

2016年6月12日 更新

陈皮找到春申的时候,春申被吊在河堤的那颗树上。绳子勒进他细细的脖子,拉的异样的长。

陈皮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他已经死了,小小的尸体悬空着,在江风中轻微的抖动。

此时已经是黄昏,江堤上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情,空气中弥漫着烧焦味,春四家卡在河堤上的船,已经被烧沉了,在离岸十几步的地方只留着一些烧焦的船架子还露在水面上。

春申是被打死的,他的脸已经被打烂了,从脸上那些横道的烂口,能知道是用船桨拍的。他嘴巴里所有的牙齿都被打碎,下巴被打掉了一半,血从嘴巴里滴落到脚下的土里。

小春申没有闭上眼睛,他的眼睛还是睁开着。

陈皮仿佛看到了在船上,一个人用力拿着船桨,一次一次狠狠的拍在这个孩子的脸上。而这个孩子没有闭眼,每一下的血花都看的清清楚楚。

陈皮看着春申的眼神,自己眼神也阴沉了下来,心中的焦躁在一个瞬间几乎扭曲的要裂开。

一次逃过了又怎么样,还是死了。即没有死的舒服一点,也没有获得任何的公道。

这个世间有多少人和春申一样,无论怎么努力,都不会有任何的希望。喜七说的话,差那么一文钱,就可以实现了,但是老天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所以,大部分人都没有活下去的必要,有机会死的话,就应该乖乖的去死。他想到很多之前被他杀死的人,在临死之前的眼神,他就想不通了,为何有那么多的不甘,不死的话,你们又能怎么样。

陈皮冷冷的转身离开,走了几步,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又转过身去。

他来到春申的尸体前,看着春申的手,春申的左手有一些异样,左手死死的攥着什么东西,握成一个拳头。

陈皮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他的左手掰开,一个铜钱从春申的手中掉落了下来,落到了下面的血土上。弹跳了一下,往江中滚去。

陈皮上前几步,在滚落江里之前,一脚踩住,把铜钱捡了起来。

他一下就愣住了,忽然他就明白了,心中从所有的血管中,冲出一股狂喜,他开始大笑了起来,一开始只是抽搐,似乎他的内心想笑,脸还不太相信。但随即,他撕心裂肺的笑了起来。

他看向天,夕阳已经全落了下来,他在天上没有看到喜七,也没有看到任何神仙,他只看到一片即将归入黑暗的晚霞。

“喜七!”他大吼了起来:“你狗日的!你给我看着!”

声音在江上回荡,没有人回答他。但陈皮吼的满头是汗。

陈皮转头看着春申,春申也似乎在看着他。

陈皮不由自主的又笑了起来,他爬到树上,把春申解了下来,在地上拖着,拖到了澡堂口,进去拿出了一只放毛巾的篓子。把春申丢了进去,然后背起竹篓,往沙湖走去。

沙湖东两里地,有一处破庙,陈皮到汉口第一晚就睡在那里,陈皮把春申拖到了破庙外,一脚把佛龛中的佛像踢倒,把尸首放了上去。

春申靠在神龛里,血开始吸引来苍蝇,陈皮看了几眼,把春申的手脚,摆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动作。然后来到庙的角落中,搬开地板上的砖头,从泥巴里,挖出了一包东西。

这是他从浙江逃出的时候,犯案用的凶器,一把刀刃只有中指长的菠萝小刀,刀头有一个将近90度的锋利勾刃,专门用来削菠萝用的,还有带着筋皮索的九爪勾,专门在海滩上用来抓螃蟹用的。

陈皮将这些东西全部收入后腰的褡裢下,然后展开了那块免捐旗,把里面的钱全部倒了出来,和最后一文钱串在了一起。然后把免捐旗找了一根竹竿,挑了起来,迎风扬着,就往集市走去。

评论
  • 冬至:

    春申真可怜,他只想为父母家人报仇,却落得如此下场。

    回复
  • 席应真:

    看到这里,生命里那份活着的沉重已经让人喘不过气了。好文章!

    回复
  • 世道:

    老三这篇文章写的不错,很有感觉。。。功底见长。。

    回复
  • 喜七:

    每一次看到喜七都莫名看成七喜

    回复
    • 。:

      《活着》?

      回复
  • 口含薄荷灬心微凉:

    一文钱,一条命,命没了,钱还死死的握在手里,春申并不傻,报仇对他来说比命重要

    回复
  • 吴邪的小娇妻:

    卧槽看哭了

    回复
  • 回复
  • benben:

    又看了一遍,流泪

    回复
  • 阿七:

    看哭了!春申虽小!可是放他把一半的馒头再掰了一半留给陈皮!就感动到我了~!我一直希望奇迹出现!陈皮能就下他。。。。

    回复
  • 123:

    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太苦了

    回复
  • 七喜:

    不高兴…

    回复
  • 呵呵:

    感觉和盗墓笔记里的陈皮阿四有点不同

    回复

阿七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