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钓王 最终章

2016年3月12日 更新

我怒目看向胖子,知道他想干嘛,单手持着鱼竿,一手把刀刺地上,抬手揪住他的衣领:“为什么要打我的屎?屎他妈招你惹你了?你有问过它的感受吗?”

胖子拍掉我的手,指了指湖面,“少废话,没时间了!你拉不拉。”

我心说去你妈的,捂着肚子四处找东西,恨不得从地上抓出任何点东西来,但是什么都没有。胖子魔怔的看着我,指了指地上。“你要不拉,我只能把雷本昌挖出来切碎了才可能完成任务!”

我转头看了看闷油瓶,闷油瓶丝毫没有看我,反手拔出了我的大白狗腿,划破手心,然后猛的跳入了湖中。

湖水只到他的胸口,他手上的伤口颇深,立即就看到血从伤口流出来。他一边拍打水面,一边往鱼线拉扯的地方走去。我手上的鱼线立即就往闷油瓶靠了过去。

“来了!当心!”我对闷油瓶大喊,鱼线却一下又反转了方向。退了回去。鱼线在半空滑动,在闷油瓶头顶划来划去。

胖子一看,忽然醒悟,“这鱼通人性。”

从之前这条鱼攻击岸上面的我们的举动来看,它是属于偷袭型的食肉鱼,非常警惕,这不禁让我有些恐惧。

我看过鳄鱼偷袭的记录片,鳄鱼偷袭之后,如果偷袭失败,它不会立即逃跑,而是会停留在原地。猛兽偷袭是为了获得猎物,而不是害怕自己有什么危险。

但这条鱼现在的举动似乎是在试探闷油瓶,这不像是食物链最高层的动物的举动。更像是狼这类群猎动物的举动。

胖子也跳下水去,拿鱼耙也划破自己的手,就往小哥追去。

我犹豫了一下是自己先解决了,还是下水解决了算了,心一横,我也跳下湖,整个人往水中一沉,冰冷的湖水立即冻的我全身的毛孔都收缩了起来,一下精神涣散,再上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身轻松,拔刀也划破自己的手,满手血抓着鱼竿往胖子追去,同时回收鱼线,让鱼线绷直之后,就看到鱼线入水的位置就在前方不停划出大的水痕,一会儿松一会儿紧,鱼我们四周不停的游动。

“千万别放手。”胖子的手电追着鱼线,在水里手电的照明效果不佳,我们追不到鱼的影子,每次都只能看到一个黑影就划走了。如果没有鱼线,我们会非常被动。

“更近一点!”我喊道,三个人继续离开堤坝石墙,往这块浅滩的边缘走去。我的手电扫过浅滩的边缘区域,忽然看到了更多的东西,脑子立即就嗡了一声,喊到:“胖子,中计了!”

胖子也打过去,在这块水下浅滩的边缘,我们看到了无数的黑影,都在浅滩边缘水色深的水域潜伏着。

“我操,小哥,这是它们在钓我们!”胖子吼道,“快回去。”

胖子拉住闷油瓶,闷油瓶轻声道:“假的。”

我用手电仔细去照,果然发现这些影子似乎都是静止不动的石雕,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浅滩,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天然的水底,好像是某个水下古建筑的顶部。只是被盐覆盖了。这些水影子,是飞檐上的石雕么?

正想着,他撑住我的肩膀,翻身出水,一边踩着胖子的肩膀,一边踩着我的肩膀,蹲了下来。“线给我。”

我转动鱼竿,闷油瓶用他两根长手指夹住鱼线,“关手电!”

“看不见!”胖子道。

“我能感觉到,关手电。”闷油瓶非常冷静的说道:“我一跳起来,鱼竿放线,再开手电。”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闷油瓶这么说还有什么办法,听呗,立即关了手电。我在水下不停的收放鱼线,从鱼竿头部牵拉的感觉,这条鱼瞬间朝我们游了过来。

水里非常寒冷,20秒之后我就开始打寒战,就感觉鱼越来越近,它是打着螺旋在靠近,又过了十秒,我在水下冻麻的身体,已经感觉到鱼游动的水流开始打在我的身上。

胖子“嗯嗯”暗示我来了,我抓紧鱼竿,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接着,我感觉到肩膀上的小哥调整了一下动作,整个人绷紧了。

我一下再也没有感觉到冷,所有的感官都开始搜索水里的动静,几乎就在小哥蹦紧身体的一秒后,小哥跳了起来。

肩膀一松,我从水中扯出鱼竿,打开线轮锁,胖子瞬间打开手电,我就看到闷油瓶一手夹着鱼线,几乎是贴着水面扑向一米外的巨大鱼影。

瞬间入水,因为是整个身体入水,炸起了巨大的水花。接着一条巨大的鱼尾从水里翻了出来,打在胖子身上,胖子直接被拍进水里。

这是我第一次直接看到这条鱼,鱼尾上都是细鳞,翻着土黄色,上面都是黑色的纹路,竟然好像是一种鳝。鱼尾有电线杆那么粗细。

胖子从水里翻出来:“我操,千年黄鳝!”

我手里的鱼线轮不停的扯出线来,就看那黑影不停的翻滚,上上下下,我看到了它身上生入肉中的铜钱甲,胖子想用鱼耙攻击,我立即阻止怕他误伤,见鱼又是一抬身子,闷油瓶被撞出了水面,落到我身边,身上缠满了鱼线,和鱼捆在一起,瞬间又被拽入水下。

我一下明白了闷油瓶的用意。

他要用鱼线把这条鱼绑起来。这种大鱼在水中非常难以搏斗,只有让它身上所有的地方都缠绕上鱼线了,它才会惊慌失措,越挣扎,线越乱,它越无法挣脱。

此时闷油瓶好像已经得逞,鱼线已经在那条鱼身上绕了好几百圈,但是他自己也和鱼被缠在了一起,要溺死了。

鱼剧烈的挣扎,我抛掉鱼竿,单手拔出手电,和胖子上去,抓住鱼线,鱼线根本拉不动。它只要一挣扎,手指全部拉破。胖子大怒,上去拳打脚踢,我大喊:“把线割了!小哥要挂了!”

胖子拿鱼耙要去割线,忽然我脚下一空,原来已经到了浅滩的边缘,一下摔了下去。

那鱼和闷油瓶一起也摔出浅滩,我手脚乱抓,被鱼线缠住,心中大怒。

三个东西一起沉入漆黑一片的水底。

水底的温度更低,而且有巨大的水流,瞬间我们开始打转,我回身抓住大白狗,就要切断鱼线。我知道鱼线一断,这鱼也可能挣脱,但如果鱼线不断,我们就要死在这里了。

黑暗中看到头顶有光,是胖子举着手电潜水下来救我们,但是他离我们太远了。水流把我们狂带出去几百米远,水下有地下河的暗流,要是带入到地下河里,我们就死定了。

我咬住手电,拔出刀,却被黑暗中的一只手按住了,我看到闷油瓶漂浮在水中,他平静的缠在鱼线中,目光并没有看着鱼,而是看着另外一个方向。

我的手电光滑过一遍黑暗的湖底中的虚空,我看到了一座巨大的被盐花覆盖古楼宇在湖水中若隐若现,横面两边看不到尽头,无数的雕花窗户冻结腐朽,盐花斑驳覆盖着无数的飞檐廊柱。最令人惊讶的是,在盐花中,还能看到无比清晰鲜艳的雕花彩绘梁木和红色大柱。完全没有褪色。

我们漂浮在侧,就像飞在半空看着悬崖上的悬空寺庙。手电射去,不知道激发了什么,楼内竟然开始出现红色如灯笼一样的晕光。哪些灯笼的红光一会亮,一会暗,好似楼中栖息了什么怪物一般。

水流急转,我发现所有的水流,都是围绕着这座巨大的水下建筑在转动,越往下沉,水流越急。

我气马上就要憋不住了,抽烟之后气短了很多,抓住闷油瓶的手,他才割断鱼线,我们两个挣脱出来,那条巨大的鳝鱼也挣脱了出来,迅速往楼中游去。我看到了它的全貌,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也不知道为何它的身上长满了铜钱甲片。在水下看,真如一条小龙一般。

慌乱中抬头,我看到一条鱼线从水面联通下来,直刺入楼内,闷油瓶一手抓住我,一手抓住鱼线,在激流中把我们固定下来,鱼线绷紧,他把我提上来,一点一点,顺着鱼线往水面爬去。

露出水面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条鱼线是雷本昌钓尸的线,鱼线用的是几乎是海钓大鱼的鱼线,非常结实,钢筋也死死的打在堤坝石墙上,我们爬上岸去,给胖子打手电,一边还在浅滩的胖子跑了过来,看到我们没事,才长出了一口气。

浑身湿透,手掌受伤。我们回到营地换了衣服,合计了一下,胖子就说:“这些鱼肯定是修建这里的人放养的,人说千年的黄鳝万年的鳖,也许还不止一条,他妈看来不弄清这是什么地方,咱们这鱼肯定是钓不上来了。”

我回忆着水下,那水下的宫殿楼阁,应该是如悬空寺一样的方式建造在水下的悬崖上的,那些鲜艳的颜色,可能整个是由宝石雕刻而成。水面上的龙王神龛非常普通,看来是两批人所建。那死水龙王,估计是一种古代的鳝。平日里居住在那水下建筑内部。只不过不知道水下建筑中的那些灯笼光,到底是什么?

不过没有鱼饵,也确实不知道怎么再钓上鱼来,而且看到这条鱼的真面目之后,我反而不知道把鱼钓上来能怎么样?

杀了这条鱼么?似乎没有必要,和之前的过程不同,这一次确实我们自己在招惹人家,为何一定要杀掉这条活了那么久的鱼类呢?

就算钓上来,难道还真能做鳝爆面吃么?

但,我已经感觉到,我心中的好奇心,在死去那么多年之后,开始猛烈的膨胀起来。我看着水面发呆,我能离开这里么,这种熟悉的欲罢不能的感觉,让我非常恐惧。我不停的问自己,我能离开这里么,我已经证明了多次,我可以放弃,如果我可以放弃,为什么不在我觉得危险的时候放弃,而不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时候放弃。

我能在进入死水龙宫后,任何一个我觉得应该放弃的时候放弃么?我之所以没有进去,是知道自己进去了就不可能退出吧。

这不是豁达,这是自己骗自己?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什么,在这些时间,我所有屏蔽自己的好奇心和想法之后,连一步都不愿意走进去任何的谜团之后。我忽然意识到有些错误。

“走吧。”我咬牙拍了拍胖子,看了看雷本昌的墓,背起自己的装备。闷油瓶也背了起来。胖子“哎哎”了两声。

“就这么走了?”他道。“龙宫可以不探,但鱼不可以不钓。”

我点上烟说道:“谁说不钓。这条鱼肯定要钓起来,而且,龙宫,我们也要进去看看。”

“那你现在走什么呀,没事,我们等你再肚子疼,肯定能生产出足够的鱼饵。”胖子说道。

我没有回答胖子,而是拉着他继续往回走。

我的脑子竟然想通了一些事情,我还是不知道,闷油瓶想告诉我什么。但至少有一点我明白了。

这条鱼我是肯定要钓起来的,只是不是现在,终有一天,也许是几天后,也许是几年后,我们三个人还会来钓这条鱼,完成雷本昌的这次委托。人生中这一次的冒险,是一次遗憾,我们没有完成,没有知道一切,没有酣畅淋漓。

回去之后每一个午夜梦回,我都会想起这水下的建筑,就像我当年都会想起那座巨门。那十年时间,我所能坚持下来的所有,都因为有一个心中的念想,我的好奇心,我的好胜心,我的承诺。这会让我的生命更有意思。

我不是在村里逃避什么,就如胖子在消化一切的痛苦,我必须学会消化我过去的一切,而不是对一切无感。所以,在村子是我的选择,就算不是在村子里,我也可以自己决定我的进退。

我走完了一个轮回,从毛头小子,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接下来的一步是什么,当我什么都懂的了,什么都了解了之后,我会重新变回当年的那个天真无邪么?有可能么?

是可以的,因为人是螺旋上升的动物,当我意识到自己回到了原地,只是在横向坐标上,纵向上,我的高度已经发生了变化。我已经可以用当年的态度去对待所有人,而不会受到伤害。我可以信任别人,同时保护自己。

我们回到了村子里,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胖子和闷油瓶,也一直在烦恼着我。如今我忽然知道了应该怎么做。

我把我的老装备包拿出来,里面有我当年用的老手机和老号码,我在胖子面前给手机充上电,然后打开了短信。里面有一条最新的短信,是在大年三十发给我的,来自于一个无法识别的号码。

短信就一句话:南京鼓楼东,北极阁气象博物馆221号储物柜,新年快乐。

我有一股强烈的预感,这条短信,来自于我的三叔。

——

已经是本卷最后一篇文章
  1. 回去之后每一个午夜梦回,我都会想起这水下的建筑,就像我当年都会想起那座巨门。那十年时间,我所能坚持下来的所有,都因为有一个心中的念想,我的好奇心,我的好胜心,我的承诺。这会让我的生命更有意思。

  2. 所谓坑中坑、坑上坑、坑套坑也不过如此了吧!我们和天真又有什么差别呢,盗墓笔记写的好情节妙是一大因素,但谁又能说的明白,我们这近十年来追逐着的,不甘心的,正是那些放的下的放不下的故事所牵引着的好奇心。人,是天生具有追逐欲的动物,是螺旋式上升的动物。

  3. 三叔,其实看到这里,我已经和无邪一样释然了,不过心里还有一个疑问,希望三叔可以讲述一下汪藏海千年计划是怎样布置的

  4. yi一首诗表达我的心情名字叫《万年巨坑》 一坑又一坑,坑坑何时了。今又挖新坑,往事知多少。三叔是不会死的,《藏海花》中小花说吴三省用过假死这一招,但前面根本没说,,,小花给吴邪讲了黑瞎子的事后,吴邪呆在北京等一个人的死讯,这死讯不是小花的,所以应该是三叔的假死讯吧!

  5. 三叔,继续写,我不想看到这样的结局,我想看铁三角,闷油瓶,天真无邪和胖子。

  6. 果断的毫不犹豫的又跳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三叔,能把藏海花和沙海先更完再挖坑么?唉……三叔你开心就好

  7. 看完一系列的笔记,我不是腐女,却为三叔所动,佛爷和老狗的缘,最终会如何结束,瓶邪最终如何,不喜欢那些肉肉,喜欢三叔的干净,喜欢那种纯粹,只是喜欢,每个人都那么纯粹,佛爷的傲,五爷的纯,闷油瓶的冷,还有那一个天真无邪!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