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钓王23 死水龙王

2016年3月11日 更新

我翻出自己的装备,这些武器长久都不用了,我收起来之后,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再打开。那些日子,我蒙蔽自己的内心,做出的所有我无法接受的事情,都和这些东西有关,如今却又搬了出来。

不过,也没有那么多纠结了,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谁欠谁的,斗里见过那么多古尸,谁在乎他们的生平。任何恩恩怨怨,过个一百年都失去的感情的因素,毕竟汪藏海这种设计一千年以后的人的行为,还是太难做到了。

重新穿上以前下斗的衣服,我们三个人迎着风走上石墙,风中盐花乱舞,感觉像是走上了大雪中的苏堤。

胖子道:“这几年来杭州,总想咱们三个人在下雪的时候,有机会到处走走,没想到在这里实现了。天真你看这景色,有西湖好么?”

我用矿灯的光照着湖面,这里常年是绝对的黑暗,刚才我们忽然被水中的东西袭击,有可能是因为这忽然出现了光源,如果这条鱼是趋光的鱼种,那就好办了,我们三只矿灯可以玩瘫它。

往前,离开岸边越远,风越加大,我裹紧围巾,这里乏善可陈,没有什么好形容的,盐结在石墙的表面,非常的结实。整条墙顶部的石道大概三人宽,我们排成一字长蛇,以免有东西忽然从水里出来。不过水面离墙的有四米多高,想必跳不到那么高的状态。

想到那鱼的样子,好像蛇一样,白色的堤坝,盐雪花加水里的蛇,感觉是另一种形式的白蛇传,要是写小说的话,我会把这条堤坝石墙写成一条被盐冻结的巨蛇,水中生活的都是她的子孙。不过胖子说的更加精辟。

“哎,你说,咱们这像不像唐僧过流沙河啊。一个老头心怀虔诚,一个窜天猴,一个——”他指了指自己,忽然觉得不合适:“不对,不像西游记,胖爷我这个比喻自己不合算。”

我乐道:“我觉得你比喻得挺好的,爱吃,爱妞,你本色出演啊。我做沙和尚我都不委屈。”

胖子呸了一口:“沙和尚在流沙河里,你他妈最多算是白龙马。”

闷油瓶忽然停住,我以为他有意见,不想当猴子,他用矿灯照了照前面,我们看到前面的石墙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建筑物。

建筑物造在石墙上,两边延伸到湖里的部分,有石柱支撑,也结满了烟花。整个建筑物是一个三层的楼阁,已经被覆盖成了白色。能看得出有柱子塌了,整个建筑物的外形有些变形。

我远远的看着有些觉得这个古楼阁有些奇怪,反应过来才发现这楼阁不是正常的比例,它非常小,大概只有两三个人高,是一个模型,或者是路边土地庙一样的神龛。

我们面面相觑,果然如胖子所说,这石墙是做什么用的,答案就在石墙上。

我们走了过去,我有些胡思乱想,也许是这半年的好日子让我有点怕死起来,我想如果古代人能做地雷,我们盗墓的成功率会下降很多,当然,大部分人不会在自己坟里埋炸弹。

来到古阁楼边上,有一个已经快被盐封闭起来的门,胖子几脚踹开,弯腰走进去,就看到两边延伸到湖上的平台上,有两尊雕像。

雕像弯曲已经变成了奶油糯米滋,看不出是佛像还是三清像。胖子走到面向外湖的雕像边,用地质锤敲了几下盐皮,露出了里面的石头。

我们上去帮忙,一通乱敲,我们看到了一尊从来没有见过的石像。这座石像的身体是人的身体,但是头部,是一个巨大的鱼的头部。

雕工粗糙,不像是熟练的工匠所谓。

我们呆立在雕像边上,久久没有评论,胖子喃喃道:“兄弟们,这是鱼头豆腐汤之神啊。”

我们看向整个湖面,胖子走到边缘用矿灯扫过湖面三下:“难道,这个湖,这就是整整一锅巨大的鱼头豆腐汤。”

“少臭贫。”我心说这要是锅汤还不咸死。就听闷油瓶继续剥掉石像背后的盐皮,说道:“这是一种龙王。”

“龙王?”胖子问道:“那就不是鱼头豆腐汤之神了,必须是佛跳墙之神。”

我让他别闹,问闷油瓶,这是什么龙王,为何会修像在这里。闷油瓶看着水面,忽然转头去看另外一边的石像。我们上前帮他把另一面的也清理出来,那一边也是一个鱼头的石像,只不过是女性体态的。

闷油瓶两边看了看,蹲下来看石像的屁股,我们发现两尊石像的屁股连着地面,是相连在一起的,这不是两尊石像,是尾部相连的一座石像。

“这是。”闷油瓶道:“死水——”

他没有说下去,我觉得他也没有什么把握,胖子摸着下巴抬头看了看:“各位,你们看这里是什么。”说着指了指头顶。

——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上一篇: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