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钓王21

2016年3月11日 更新

我被惊的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差点就背过气去。往前走了几步,蹲下来看地上的痕迹,那痕迹的宽度和汽车轮胎差不多。

“这他么是蛇么?”我道:“你刚刚是不是看到它了。”

“我没有靠近,不是蛇,是鱼。”闷油瓶看着湖面说:“速度快。”

闷油瓶说话的时候,手扶在腰上,他没有刀,显然有些不习惯。我拔出我的宝贝大白狗腿递给他,他接过去反手把鞘按照他的习惯卡在自己后腰上。我自己也拔出了我的另一把,按照他的样子卡好。

用矿灯继续去照湖面,就看到在我们左边很远的地方,似乎有一道石墙。我们沿着河滩走过去,果然看到一道结满了盐花的石墙,从岸边犹如防洪堤一样延伸到湖面上。一路延伸过去,犹如一条水上的道路,横穿过湖面。

“这他么是苏堤啊。”我道,就差两边杨柳飘飘和几座断桥了。

矿灯扫过去,能看到另一面的湖面,明显比这一面要小一些,这不是我们认为的一个完美的太极,我们还是想的太多了。但这石墙,确实是人造的。不知道是哪朝的高人所谓,意欲为何。

水面上的水流混乱,能看到很多凭空起的大浪,说明水面以下水系混乱冲撞。我来到水边,想掬水,被闷油瓶拉住,他拔出刀沾了一点皮肤。然后甩掉。

“咸水。”他轻声道。

我受过大学教育,知道盐矿伴生很少有有毒的矿物,刚才肚子疼可能是盐里有其他矿物,但不至于死掉,让他放心,舔了一下,吐掉。水确实是咸水,但是没有那么咸,肯定水下有淡水水系冲进来中和盐度。

我回身给胖子的方向也打了灯语,告诉他没事,催促他快点,隔了很久,才看到胖子和老头筋疲力尽的赶过来,胖子指着我就骂:“天真你个兔崽子,你就不应该叫吴邪,你他么就是个臭邪。你跑什么?这老头要是出事,还得我一个人背过来,的亏他还挺硬朗。”

我看着雷本昌,他已经筋疲力尽,但是看到那湖,他还是颤抖的走了过去,我想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真的有朝一日,自己会真的看到这个湖面。

他站在湖边,蹲了下来,老泪纵横,低头默默的哭起来。

胖子上来就要找我算账,我忙赔不是,胖子就轻声对我说道:“这老头这样下去不行了,太激动了,刚才都要抽过去了,不能让他再这么跑着,在这儿出事,咱们麻烦大了。”

我点头,打开水让老头喝几口,此时我们已经连续运动了十几个小时,身体的疲倦因为奔跑终于开始袭来,我觉得也到了时候给致命一击了。

我面对老头坐下来,背对着湖面,就对老头说道:“够意思吧,说到这儿来就到这儿来了。”

他点头:“谢谢谢谢。”

“能说实话了吧?”我看着老头道:“你到底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老头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我。我拍了拍他:“没人骗的了我,我觉得你不算骗我,只是有事情没说,没事,你说出来吧。”

他张嘴刚想说话,我握住他的手:“老人家,我可以接受别人不告诉我,但是只要骗我一次,我不会让你在这里钓鱼的。”

我看着他,眼神中是不允许反驳的光泽,我握紧他的手,用了足够的力气让他无法抽回去,我在用整个状态告诉他,其实我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柔弱。

他的肩膀从紧张缓缓的松了下来,“我——”他顿了顿,说道:“我来找我的儿子。”

我回头看了看胖子,胖子朝我点头。

“我儿子在这个湖底。”老头说道:“我要把杀死他的那条鱼掉上来,我也要把他钓上来。”

我之前的违和感是对的,老头缓缓的告诉,当年在上面深潭钓鱼,被拖入探底的人中,有一个是他的儿子。他儿子是因为他喜欢钓鱼而喜欢上钓鱼的,他和儿子有共同的爱好,也是他觉得面子有光的地方,但是,没有想到,因为这个爱好,他的儿子竟然丧命在一条鱼的手里。

这让老头无比的内疚,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经过了很长时间,老头也无法释怀,他最终选择了面对。他要钓上那条杀死他儿子的鱼。这才是他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的原因。

“老人家,生死有命,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放下了,为何这么执着呢?”胖子道:“也许那条鱼早就死了——我操,当心!”

话音刚落,忽然闷油瓶一下跳过来,抓住我的领子,胖子同时慢一步上来,抓住老头的后脖子,两个人一起发力,把我们拽起来往岸边狂拉,几乎是同时我们身后巨大的水声炸开,巨大的水花扑满我们全身。

“草你妈!”胖子看着我们刚才坐的岸边,我回头看,巨大的水花中,一个影子迅速退回水里。

——

稍微让情节紧张一点。

上一篇:
下一章: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