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钓王9

2016年3月11日 更新

流水账2

我犹豫了几分钟,没有去点开那条短信,不是不敢,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开启什么。我之前的人生里大部分时间都在迫不及待的试探各种可能性,其实,可以让自己先做好准备再迎接命运的。

胖子问我怎么了,我笑笑说雷本昌发了祝福短信过来。胖子嗨了一声,说老家伙也怪可怜的。

我把手机翻过来放在灶台上,继续忙碌起来。

有了小花帮忙,我们摆了满满一桌子菜,热气腾腾,充满了油脂的香味。每个菜我都是思考过的,摆盘之后像一朵向日葵,黄的在中间,绿的绕一圈。虽然都是土特产,味道相似,但舟车劳顿加上爬山路,开饭的时候所有人都饿了,一动筷子就吃了起来。

电视里在播放春节联欢晚会,以前在城市里都是爸妈在客厅里看,我去房间里上网挨过鞭炮。这一次不得不当背景音了。

席间,胖子问小花生意的事情,秀秀伺候长辈聊家常,闷油瓶竟然被春节联欢晚会吸引了注意力,又或许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太没关系了,只是对着电视发呆。

他以前的年是怎么过的,还是说,在他生命的漫漫长河中,有着比年更巨大的计数单位,我们的生命走出很大一个格,他的秒针刚刚嘀嗒一响。

如此推测,张家人必然是不过年的?因为年是我们生命往前推进的最大一步,失去了那么大一部分,当然要好好品味,留下印象,而对于他们却没有任何意义。

想着很感慨,但我已经学会不去纠结这些不可改变的部分。

我爸妈开始的时候很沉默,都说一些客套话,作为晚辈,我们都给长辈敬酒,我妈酒稍微喝一点就会进入妇女主任状态,以极其慢的语速,先开始总结自己教育我时候犯的错误,然后慢慢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我二叔很识趣找了一个话题打断了我妈的发言,说他做为长辈是不称职的,上一代人留给我的,都是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最需要说对不起的,都不在了,他只能替着说了。他喝了一杯酒,看着我:“你这么多朋友在,你也说点什么吧。”

所有人都看着我,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看着二叔,心说8岁开始到人前就让我表演个节目,这都快40了还来这一套,我说什么啊我,都熟成这样了,但还是站起来,端起酒,看着房间的横梁说道:“对不起,谢谢。”然后我把酒喝了。

其实我只有这两句想说,也只有这两句,能够代表我所有的想法。小花拍了拍我的腰,表示他明白。

喝完我看着胖子,胖子爬我让他发言,立即站起来抢先道:“今天真是高兴,我给大家唱首歌吧,因为长辈在,我就不唱我的保留曲目了,最近学了首新歌,叫做五环之歌。”

胖子开始唱起来,配着电视机的背景音乐,竟然听着还挺好听。胖子唱完之后,小花起来就开始西皮流水串烧,二叔很快就被圈粉了,秀秀害羞,就是不表演节目,很快,节目轮转就轮转到了闷油瓶这里。

秀秀为了转移注意力,直接指着闷油瓶的位置说:“男生都表演完,才轮到女生。”我转头就发现闷油瓶其实已经不在位置上了,我立即转口看了看门口,发现他果然早去了院子里透气。真是机智的boy。

闹腾到了半夜,村里开始放鞭炮,农村里的鞭炮那叫一个豪,十万响那是入门级别,噼噼叭叭,连绵不绝,中间的二踢脚上天爆炸,胖子在那里耍宝大喊:“前线的枪声已经打响了,兄弟们!把我们的炮仗都拿出来,咱们给隔壁看看什么叫做土制炸弹。把他们家鸡全炸成不孕不育。”

我耳朵已经麻木了,走到院子里,在满天的烟火味中,我点上烟,冰冷的空气伴随着尼古丁抽入肺部。

小花插着口袋站在我的身边,看着路灯下的青石板路。里面打麻将很多人抽烟,他出来松快一下。

“你真的准备一直呆在这里么?”小花忽然问我。

我看着他,不觉得这个是一个问题。用嘴角把烟挂住,我从井里打了一桶水上来,自己洗手。说道:“不知道,我只是现在想呆在这里。”

小花没有追问,搭上我的肩膀,“你只是不想呆在其他地方而已。”

我朝他笑笑,我懂他的意思,但多余讨论,我很知道自己要什么。

我和他往山上走去,小孩子们已经跑出来各地串门,到了一个漆黑一片的地方,那是村子的祠堂外,我们在祠堂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

我们没有再对话,没有再讨论复杂的局面,可能的变化,应对的层次,谈了太多这样的东西,都习惯了,如今不用谈了,我们两个都发现不知道应该和对方聊什么。我递了根烟过去,小花第n次拒绝了我。我们就这么不声不吭的呆着刷朋友圈。手机的光照在我们脸上。冷光,却很安宁。

上一篇:
下一章:
评论
  • 小贝:

    哈哈

    回复
  • 薄:

    五环之歌 小岳岳造吗 三叔

    回复
  • 记忆之歌:

    很安详,很平静的感觉

    回复
  • 暖她:

    好喜欢这样的状态

    回复
  • 帅气的凌临。:

    哈哈哈哈哈。真是个机智boy。笑成傻逼。

    回复
  • 花_么7:

    嘤……真的好怕这样的氛围,感觉好像真的大家一下都老了一样•̥́……•̀ू..

    回复
  • 南凉:

    炸成不孕不育,胖子还是这德行哈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冰兰:

    其实这样就挺好的,安详安宁……

    回复
    • 寻欢:

      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回复
    • 做完爱才安静祥和:

      做完爱才安静祥和

      回复
  • 绚丽多姿:

    他们微信里都有谁啊

    回复
  • 董鑫:

    唉,我们也老了

    回复
  • 无邪:

    很暖

    回复
  • 忧伤童话:

    温馨的不真实

    回复
  • 瓶邪万岁:

    吴邪和小哥不是应该睡在一起么

    回复
  • 阿拉丁·啦梦:

    胖子还是老样子 [呵呵]

    回复
  • 我的男神叫张起灵:

    三叔用语还是这么与时俱进

    回复
  • 闷小瓶:

    闷油瓶,你不带这样的……

    回复
  • 瓶邪: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时时与君好。想到天真老了,小哥又是又是一个人了好伤感

    回复
  • 天涯海角:

    你们不觉得真的很心疼吗?从前的铁三角变成了这样,我也说不清楚就是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特别是小邪现在的他无论是手指上被烟熏的黑黄的那一块,还是不在惧怕那些老狐狸,都彰示着他不再是七星鲁王时的天真。但又和沙海时的疯狂不同,现在的他好像已经不在乎一切,那些谜团信念他都不在追求,逼问。即使一切早已过去他仍然习惯用酒精和尼古丁麻痹自己。 在那样的大年夜,我们期盼了多久。可还是和想象中的差了太多。小哥一个人在院子里干什么呢。盯着一片漆黑发呆,还是望着手中的屏幕。无论在干什么都是心疼的,不习惯那样的氛围,在如此热闹得时候独自慢慢的走出来。最让人难过的还是小花小邪之间打关系吧,在鞭炮声里,两个人坐在黑暗中盯着那方冰冷的荧幕,寂寞凄清。原本的好兄弟,发小在离了那些阴谋之后竟无话可谈。只是冷漠的刷着朋友圈,麻木地点赞不去关注是谁,发了什么。从前发生过惊心动魄的一切,都渐渐地消散在那一个个赞,湮灭在生活的茶盐酱醋柴米油盐中,不见踪迹。我曾试想过十年之后的故事,很多很多但从未想过这一种,不远相信却又现实的让人无力反驳。说到底,累了,老了,无所谓了。

    回复
推荐链接